为了永久的记忆


【明慧网2003年12月24日】在修炼的道路中,我见到过许多同修,有的朝夕相处一段日子,有的仅一面之交,但他(她)们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回忆。他们的故事感动着我,激励着我,使我这个一写东西就有畏难情绪的人也不由自主地拿起了笔。

* 读书

兰阿姨(化名),女,50多岁,开封大法弟子。在拘留所里,她给我讲了她自己的修炼故事:开始修炼后,天天去炼功点炼功,功友告诉她,修炼,不但炼功,还要读《转法轮》。她不识字,天天拿着书到炼功点看书,功友念着,她认真地看着,功友读完了一页,她才看了半页,听见翻书声了,才发现自己看慢了。虽然这样,但她严格要求自己,每天都坚持读书,回家也看。看着看着,奇迹发生了,每当在家看书时,她的耳边就响起了炼功点上功友读书的声音,时间不长,她就会读《转法轮》了。

有一天她在自家院子里读《转法轮》,她的儿女看到了说:“妈,你不识字,在院子里拿这么厚的书读,给谁看呢?”她说:“你别小看我,我会读这本书,不信,我念给你听听。”说着就念了几段,儿女很吃惊,“你几时学识字的,我怎么不知道?”她笑了:“你不修炼,怎么能知道这其中的奥妙呢!”

* 进京证实大法

李阿姨(化名),女,60多岁,开封市大法弟子。老太太不识几个字,但修炼很精进,特别在读书方面,那更是不愿落后,很多不认识的字她就抄到小本上,见人就问,用同音字标在小条上或画个画,就这样,李老太太很快就会读《转法轮》和所有的大法书籍。2000年12月底,老太太进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被无辜抓走,送到派出所、看守所,恶警让她说名字、地址,她不告诉他们。恶警就让她围着柱子赤足在雪地里走,围着三个柱子转了很多圈,她也不说姓名。恶警急了就拿电棒电她,不起作用,就换了一个高压的电棒电她的肩、颈部,颈部被电了一个很大的疮,但不长时间就下去了。最后,老太太说:我姓李,叫李平,其实我不叫李平,意思就是来评理的。这智慧的回答让恶警都佩服,在以后被非法关押的日子,都是叫她:“李平,评理。”

当时来北京的大法弟子太多了,北京的派出所、看守所都满了,老太太被拉走的那天,就有48辆乘有大法弟子的公共汽车被拉走。她被带到绵州的一个看守所,让她们穿号衣,老太太号里的六个大法弟子没有一个穿的,警察也不着急,说你们不穿,到吃饭时,谁不穿号衣,就让狗咬。大法弟子们说狗不会咬的。到吃饭时,结果六个没穿号衣的大法弟子去吃饭时,狗也没咬她们。后来自焚栽赃案发生了,老太太想回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报了姓名地址,被当地公安接回开封,后来在看守所里,她绝过食、住过小号、戴过手铐、脚镣、进过洗脑班,受尽了折磨,最后,堂堂正正回了家。

* 天安门广场的一幕

我与王大姐2001年元旦过后来到北京。这一次我深切体会到师尊的慈悲呵护,见证了大法修炼者对法的坚定,不折不扣的按照师尊所说的去做,也见到目无法纪的恶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劣行。

我们进入广场后,有一个中年女人走到我们身边,背着师父的诗,然后说:计划是从几点开始?……我看了看她,一眼就识破她不是大法弟子,说的话也不像啊,我们从未有过什么计划,只是表达一下心声:法轮大法好。我们没有理会她,继续走。那天在天安门广场上,除了有很少的民众,大部分是大法弟子,也有一些便衣和不知从哪里找来的地痞流氓。我看到一个、两个、三个……前仆后继的大法弟子高昂的声音此起彼伏,这个喊:法轮大法好!那个喊:还我师父清白!声音连绵不断。在我们的远处,大概在纪念碑附近,我们在升国旗的附近,我看到一家三口,年轻的母亲一手抱着襁褓中的婴儿,一手散发真象传单,那名父亲便喊“法轮大法好”,便散发真象资料。这时,几个便衣就拽住年轻的男子打,一个年轻力壮的便衣很快的冲过去,一脚就把年轻的妈妈踢倒在地,而这位妈妈用她纤细的身躯(虽然已是冬季,穿的也很厚,我仍可感到她的美丽与瘦弱)护着襁褓中的婴儿,任由那毫无人性的脚无情地踢到她的身上。我的眼睛湿润了,……。就这样,那一幕幕的大法弟子站出来证实大法的场面还在发生着,那光天化日之下恶警便衣的暴行在进行着,直到有一个人到我们身边盘问我们,我们机智地回答了他们的问题后就离开了天安门广场。

已经到了晚上,我与王大姐没有带身份证,也不知该去哪里,我们坐上出租车也不知该去哪里,司机拉我们到一家电影院门口,下车后,司机把他车里的东西翻了个底朝天,可能怕我们放真象资料,那时不明真象的人还不少,翻了大半天也没翻出什么,看了看我们就走了。我们就坐公交车去车站,在车上,我们俩都睡着了,等醒了一问,坐的方向不对,我们只好下车,也不知是什么地方,路很宽,街上的人很稀少。这时,在远处,只有两位中年妇女,我当时有一个很强烈的感觉:她们俩是大法弟子!我毫不犹豫地先走过去,她们也感觉到了我们也是大法弟子,当时我觉得在心里我们都已经交流过了,果然,正如所想。我们都觉得蹊跷,是师尊安排了我们的一切,呵护着我们,看护着我们。其实她们俩也是刚刚认识的,一个是长春的,一个是重庆的,在天安门证实大法时被抓到派出所,当天晚上她们俩被放出来后认识的。这样我们四个人为了同一个心愿走到了一起。第二天早上,我们就分手了,在去天安门的路上,我们等公交车时,我看见从半空中一簇簇的象灰尘一样的东西纷纷下落,又有大批的邪恶物质被销毁了。

* 一念使她脱离生命危险

张阿姨(化名),开封大法弟子,女,50多岁。修炼之后,她的身体很好,可有一天,感觉肚子特别疼,简直不行了。她的儿子不修炼,把她拉到医院,医生说马上住院开刀。上了手术台,医生开刀一看,胃穿孔,满肚子流的都是饭,医生把饭清理完就把刀口缝合了。过了一段时间,肚子还是很疼,又做了一次手术,这次打开一看,满肚子流的都是脓,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那赶快准备后事吧。张阿姨从早晨六点开始就有一口气没一口气的,看着简直就快不行了,儿子守在身边,很悲伤。但是到了下午六点,她突然清醒过来,并很快就康复了。

她给我讲了从早上六点到下午六点看到的事情:早上六点她就去了一个地方,那是个泥土造人的地方,有很多的泥人,有高有低,有胖有瘦,有大有小,样子和我们人一样,但他们是泥人,可是那儿的泥土非常干净。她看啊看啊,正看得起劲的时候,突然从左边出来一个白胡子老头,对她说:跟我走吧,做我的徒弟。她还没回答呢,从右边又出来一个白胡子老头说:不要跟她走,跟我走吧,做我的徒弟。她想,那我到底跟谁走呢?忽然想到了师父,就对他俩说:我不能跟你们走,我有师父,李老师就是我的师父!这时,正好是下午六点,这一念使她醒了过来,使她康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