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中正念认识“传销”的变异与败坏


【明慧网2003年12月25日】中国大陆一些地区长期以来存在一种营销形式:传销(现在又有人把它叫做直销)。这是从国外引入的一种营销模式,但在中国尤火。96年底、97年、98年年初曾达高潮,办班、讲座、大报告,甚至有的“上家”被崇拜、被包装,在利益的驱动下人们趋之若鹜,整个报告会场乌烟瘴气。

常人社会中人们都在做出各自的各种选择,那是常人社会的事。这里想做的是,对曾经接触过修炼、或者认为自己现在还在修炼的学员郑重提出:传销这种追名逐利、不劳而获的行径在人间就是不正的行为,就如同炒股票、赌博、诈骗一样。在正法中,这种行径更是邪恶的干扰,干扰大法弟子修炼,更干扰大法弟子救度众生。大法弟子不求世间的任何名利,做生计也都是采取正当的职业形式,因此是严禁涉入这种组织及其行为的,明慧上其实也不止一次提到过修炼人严禁参与传销这个大方向。

传销98年被政府全面取缔,然而相当一段时间以来政府却突然默许,据说现在还准备“立法”,使之“合法化”,并从中抽税。假如只是常人牟利倒也罢了,一切都会在法正人间时期归正。然而,应引起我们立即警惕的是:这支庞大的逐利队伍正不遗余力地向大法学员伸出魔掌,不遗余力地拉拢、游说、劝诱法轮功学员和以前学过但后来接触了洗脑的人加入他们的其中,尤其是一些刚从魔窟写悔过出来的、心态不稳的、主意识不清的、出现较大魔难长期闯不过去关的、以及一些刚有机会接触大法的新学员,更是他们狂热拉拢的对象。

因为笔者也是被“传销主力”重点游说的对象,通过大量交谈及本人的多渠道调查,更主要是通过与大法的严谨对照,已对这项活动的实质有了较清醒的认识。我的看法很简单:当前中国大陆那些刻意拉拢法轮功学员的传销组织,实质上是另外空间邪魔烂鬼想彻底毁掉那些有机会接触大法、却长期不知道珍惜、对学法没有正念的人。传销在种情况下不过是610和特务们使用的消磨人的意志、转变人的注意力、耗费人们时间的一种特殊手段而已。

正是传销的营销模式,掩盖了另外空间邪恶生命利用其所要达到的真正目的,一些学法不深执著较重的学员就以为“不过是一份常人中的工作”,受身边“前学员”的游说,以“解决生计问题”为目的加入其中,追求利益,逐渐不能自拔,直至背弃大法。有乐此不疲的人自称“我并没有放弃法啊”,但却没有想想,一个真正的修炼人,会那样热衷所谓传销这种现代社会的变异产物吗?那种乐此不疲的心态本身,就已经是落入泥潭的表现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救度众生争分夺秒,因为这时间是师父给我们开创的,完全是为了我们在法上走向成熟、通过修炼更彻底地从旧宇宙中脱胎出来而开创的。把这么珍贵的时间拿去发不义之财,无论如何也是和修炼人的心性要求背道而驰的。

至于传销者那些混淆视听的“理论”,我想简要地说,其一,常人中的任何学说都是常人的东西,无法使人产生在修炼中能够发生的本质上的变化——从心性到本体的内在变化,直到全部转变,成为高级生命。其二,真正的修炼是讲放弃世间一切执著的,大法修炼更是如此,讲放下对世间一切名利的执著;而传销组织的一切理论和指导思想都是围绕着挣钱和达到社会上的什么目的,与修炼没有任何类似或者相同之处。

更主要的是,很多积极拉拢法轮功学员的传销组织,其头目都是国安、公安、610背景的,都是和劳教所串通好的,伪善的笑容背后有着阴暗、邪恶的目的。

* 以下从几个方面具体揭露这类传销组织的本质。

第一,没有其他任何一种营销模式如此强调精神上的网络性和纽结性,并把这种精神网络上升到“信仰”的高度,并宣称这种“信仰”能够为人类寻求出路;然而,这种精神网络却是建立在物质利益基础上的。试想,假如“人间最后的净土”是一个营利团体,那么人类就真的到了该销毁的时候了!以营利为目的的“善”和“改正缺点”,是真正的善和觉醒吗?有一天不能营利了是不是就善念无存了呢?一个满脑子恶念的人为了钱完全可以做到在客户面前表现的善良体贴,不抽烟不喝酒并举止大方,但那是发自内心的道德升华吗?还有的人竟然被“我愿意为了他人的幸福舍弃生命”之类的鬼话感动地热泪涟连——但你们应该知道啊,当初说这些话的那伙人,不也发誓“如果我背叛大法就请师尊让我形神全灭”、而后来邪变后“揭批”地比谁都恶毒吗?你不用让他奉献生命,你买他一批货不给钱看看他什么反应?

我们知道,只有大法能从本质上改变人心,因为真善忍是造就宇宙的法,造就了一切的宇宙众生与无限繁荣的时空及对应生命的生存方式,“佛法是宇宙的特性,是造就物质本源的因素,是宇宙产生的原因所在。”(《精進要旨》《证实》)因此,只有大法在人间的粒子——大法弟子通过学法、实修和证实大法所构成的正的环境、正念之场,才是人间真正的净土,而“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除此之外,就连曾在历史上为指导人们的个人修炼、为维系人类道德起到重要作用的一些正教,如基督教、佛教等都走向末法而“无力回天”——“大家看到了,宗教在当人类道德走向没落的时候,在社会上起到的作用是什么。它度不了人还败坏着人的正信”(《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更何况这个建立在牟利基础上而否定大法的邪恶怪异的团伙,怎么可能是象他们宣扬的“将来真正挽救人类文化”呢?这不明显是被邪恶生命控制说的魔话吗?

还有,大法弟子的善,是发自内心的善,焕发自宇宙真理的善。多少人为了说句真话而家破人亡却无怨无悔,多少人为了世人的得救而流离失所乃至遭受凌虐。而无论环境多么险恶他们从来都是坚持以一颗善心面对世人。比如,2003 年9月5日明慧网《从全面无漏的考验中走过来》(二)一文中所讲的小故事:大法弟子郑毅坚(化名)因所内炼功而被彻夜殴打,然而当队里“改善伙食”分发豆浆、并说不够的可以再盛时,他带头把剩下的豆浆让给不炼功的常人,自己实际上一口也没喝;此外一年到头没有人见他加过一次饭或倒过一次饭……。这种善,是连自己的生命都没有保障时都依然闪烁的善,代表了大法弟子的伟岸。比较之下,“传销骨干”们所自我吹嘘的善,是以营利为前提和目的,是伪善,实质上是邪恶。

第二,它的根本目的是干扰人们的正信,从而迷惑尚未深入学法的学员,破坏大法弟子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它让人做好人,只能在利益的驱使下装扮出外在行为的假象,不能根本上改变人心。然而更严重的是:这些“改变”还是以远离大法为代价的,它使学员放弃大法,有缘人沉浸其中难以接触大法。拉拢大法学员的传销团伙直接攻击大法,明确让人远离大法,可谓邪中之邪,但贪财而又不想踏踏实实劳作的人往往就容易落入这种陷阱。

不用说大法的救度是世人得救的唯一希望,就连单纯意义上的修炼来说,它也使人走入歧途。它的那些说教,能不能带动我们本体与功的演化与提高?它们有哪个天国世界可以度你?那么那些信了它那些美丽却邪恶的说教而逐渐远离大法的人,“它安排的,所以你将来就归它管”(《转法轮》第五讲)。那些破坏大法的特务、610邪恶之徒的唯一归宿就是下无生之门、万劫不复,那么,它会把你带到哪一步上去呢?可不可怕?

第三,他们大搞个人崇拜,疯狂盗用大法词汇,妄图用它们的邪说代替大法在人们心中的正信。“传销骨干”们最喜欢组场搞大报告,如果仅是讲解产品性能和传授保健知识倒也罢了,事实上在上述内容的背后他们大肆灌输所谓的精神信条,表面上是让人做好人,实质上让人背弃法;同时宣扬自己,利用各种手段强化在“下家”心目中的偶像作用。有相当一批“传销骨干”已成为许多老百姓心中的精神支柱,甚至遇到精神问题一概向其倾诉,生活中按照“骨干”们的“指点”去做。而在这批“被崇拜者”中,一部分主体正是原来学过法轮功而后来被洗脑的人,或者装扮成这种情况的人!在“崇拜者”中,竟也有很多被执著驱动、被主意识不清的状态阻碍的人。

极具欺骗性和破坏性的是,“传销骨干”们在拉拢那些接触过法轮功但因为个人的执著放不下而不得要领的人或者被洗脑的人“个别谈话”时,几乎处处盗用大法词汇,却刻意歪曲其本来意思,灌注进它们的邪说。很显然,谁信了它们的,也就是在跟着它们走了,彻底偏离了顺应正法的自救救人之路。

* 除了以上分析,再提醒被迷惑的人思考以下几点:
1 为什么传销几乎成了邪悟者、出卖他人者的“首选”职业?
2 为什么江泽民一伙最忌讳法轮功学员“集中”,而对于这么多人打着法轮功学员名义聚集很多人、还在一起串联一种职业它们就不闻不问?
3 为什么最惧怕过多人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中国政府在98年出于这一原因取缔了传销,现在却突然默认了它的存在甚至要为其立法?
4 为什么在国外传销只不过是一种商业手段,到了中国却披上这么多精神控制色彩,并对法轮功学员这么感兴趣?

最后,我们要正告那些国安、公安和610特务,以及跟着他们疯狂拉学员下水的邪悟者:“如当众宣说,话一出口,罪业即成,重者,深重如山、如天,如何修?如有窜改大法,另搞一套者,其罪大之无边,生命在还恶业时,层层被灭尽的痛苦是永无终尽的。”(《精進要旨》《定论》)

我们还要严正提醒迷惑中的学员:“人修起来难,可是掉下去太易了,一关过不去,或太强的常人的执著放不下就可能走向反面,历史的教训太多了,掉下来时才知道后悔,可是晚了。”(《精進要旨》《大法不可窃》)

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旧势力的黑手已经被销毁得越来越少了,剩下的数量虽少,但本质很恶、很坏,师父在《转法轮》和过去的讲法中预示过的种种魔变、从内部干扰的现象也都一一出现了。在这样的历史关头,每个人如何选择未来,是每个人的自由。但我们希望所有已经有机会学法的人,都冷静地思考一下自己的过去、现在和将来,在理智中确立自己在法正人间时刻到来时的去向。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