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大法,罪不容恕

【明慧网2003年10月9日】前些天发现自己竟然有利用大法的罪恶心理,心中震惊。

平时我也在做正法讲真象的事,也在发正念,也学法炼功。但是其基点是利用大法,利用师父得到提高、圆满,而不是维护法,维护师父,证实法救度众生。

师父在《大法不可被利用》一文中讲:“那么就带来一个问题在常人中表现出来,如有一些原来反对大法或对大法不相信的人也来学炼大法了。大法可以度一切众生,我不反对什么人来学,我就是把大法传给众生的,关键是这些人心里并不认为我是他(她)们的真正师父,学大法的目的是利用大法来保护他(她)们自己心里放不下的东西以及宗教中的什么,或他(她)们心中的神。这是窃法行为。想利用大法的本身就是罪不容恕的。但是他们当中有一部分人,人的这一面思想并不十分清楚,所以我一直在看着他(她)们。”

回想起来我原来曾属于那种反对大法的人。早在96年夏天就在一个同学那里看到过师父的炼功图解,当时我不相信气功练几个动作有什么用,又带着人的观点,认为图解印得不好看,在思想业的支配下骂师父。然而师父并没有扔下我不管,97年初我听一个学员讲师父超过了释迦、老子,我才生起敬畏之心。当时看了《转法轮》觉得挺好,但各种执著放不下,权衡得失一个月才开始炼功。有很多根本的执著带进了修炼中,特别是利用大法之心带进来了,但“人的这一面思想并不十分清楚”。师父在99年3月刚发表《大法不可被利用》时,就点给我这个问题,当时我没有收到这篇经文(此前我都是及时收到经文的),一个月后才从同修那里得到。但是当时我想自己心里没有放不下宗教中的什么,或心中的神,自己也确实没有不二法门的问题,所以想来想去不认为自己在利用大法。

“其实也真有这样进来的一部分人,彻底改变了原来的认识,成了坚定的大法实修弟子。但是也确实还有一部分人,他(她)们不想改变,长期以来在大法中混事。为了大法在世间的稳定,我不能再容忍他(她)们继续下去了,那么他(她)们就将真的失去机会。我讲过,表面的改变那是给别人看的,你能不能得度是自心的改变与升华,那里不变就提高不了,什么也得不到。实际上你们由于看了《转法轮》,从而在人体表面上得到一些福分外,其它什么也没得到。抱着这样不好的心,又能得到什么呢。”(《大法不可被利用》)。

除了刚得法的半年时间里,有那种“得者喜之”的喜悦之外,此后的6年里我都修得很苦,心里觉得苦,表现有:长期学法得不到提高,很多时候看完一遍《转法轮》没有任何变化;很多执著想去而长期不去;知道要精进但总不能精进,情绪波动大,很多时候因为心情不好而不能炼功,“长期以来在大法中混事”;心里在和师父讨价还价:“我精进了,或做了大法工作,你就应该给我提高层次等等,我要是不精进了,师父就不会管我了等等”。其外在表现有:同修都认为我很差劲;躺着看书或听法,对法不够尊敬;家人反对大法,反对我学法;“7.20”后遭受了很大魔难,走了很大的弯路。

从99年“7.20”直到2001年底,是我修炼路上最黑暗的日子,一方面是自己只想从大法中得到,而不想付出,师父不好管;一方面是旧势力无情地所谓考验,其间的孤独绝望非人所能想象。旧势力利用我的执著借口毁掉我,给我设置巨难(多次被抓进精神病院、看守所、洗脑班,多次被迫离家出走),都没有让我认清利用大法之心。

从2002年初开始,我比较积极地做证实法的事,发传单、寄邮件等等,情况虽然好多了,但是基点还是在“我要提高、我要修炼”上。这次能够认清利用大法之心,是因为把“我想要提高、我想要修炼”看得淡了一些,平时注意圆容常人这层法,注意做好常人中的事,比较注重向周围人讲真相、揭露邪恶。在经历了6年7个月之后,我终于认清了自己内心深处的利用大法之心。

利用大法之心是罪不容恕的,比如在睡梦中色关没有过或者因为睡过了头而不能炼功,利用大法之心就会怪师父。比如一想到自己将什么也得不到,利用大法之心就会怨师父、怨大法(极易把它和思想业混淆)。“7.20”后电视上铺天盖地地诬蔑师父,认为这只是考验我对大法是否坚定,诬蔑师父的人想毁灭自己就毁灭吧,关我什么事,并没有想到要维护大法、维护师父。有时还会有罪恶一念:如果师父回国来我该如何表现,基点完全站在“我要提高”上,而没有一点维护师父的念头。“关键是这些人心里并不认为我是他(她)们的真正师父”。

利用大法的本身和旧势力的表现很相似,旧势力也对师父佩服得五体投地,师父也给它们讲了很多法,但它们“心里并不认为我是他(她)们的真正师父”,而是利用师父和大法达到它们的目的。下面两段文字我觉得也涉及到了这个问题。

“旧宇宙的生命在坏灭时期仍然有佛性,然而大穹的解体是其中任何生命都不可逃脱的,是在劫难逃。因而对旧宇宙生命的佛性而言,不可能带来其生命自我延续的希望。……是师父带来了旧宇宙生命的生之希望,是师父赋予了旧宇宙生命进入到和其自身历史没有任何关系的未来以可能。”,“因而旧宇宙的生命、旧的宇宙所形成的这个势力,以其狭隘、变异了的智慧和思维,在衡量着师父和大法,始终摆不正和师父、正法、大法、大法修炼者的关系,甚至于左右师父、严重阻碍正法,要强加给全新的大法它们所想要的。”(明慧网文章《赞颂师父和大法》)

“再有一个问题,就是在个别学员中最近出现了一些不正确的状态,问题也是很严重的。也是因为多种原因造成的。其中有一个主要原因,大家层次提高了,师父讲了你们将要成就的果位,胆气也壮起来了,觉得自己硬实起来了,我只能用人这很低下的语言形容,因为没有恰当的语言去形容。所以有的人就提出:我们不用尊重师父了,我们只要遵照法就行了,以法为师。”“我今天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所要的一切,说白了就是未来宇宙的选择,就是未来宇宙的需要。(鼓掌)作为旧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这件事情上、在我的选择中,所有的生命都来按照我所选择的来圆容它,把你们最好的办法拿出来,不是为改动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说的去圆容它,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鼓掌)可是旧势力不是这样干的,它们是把它们的选择作为根本的,而把我所做的一切作为为它们所要的那一切圆容,整个反过来了。我不想给它们定太大的罪,此时我不想说出什么罪名来。但那是绝对错的,绝对不能够那样的。”(《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就我的情况而言,是因为放不下“我要提高、我要修炼”这颗私心而利用大法的。“我要提高、我要修炼”是非常隐蔽的执著,是新宇宙所不能允许存在的私心,需要细心体悟才能分清,比如家人在我学法时要我去做事,“我要提高、我要修炼”就会不高兴了,但它不是真正的自我不高兴。比如时不时会担心“610”会来抓我,其实是“我要提高、我要修炼”在担心,担心承受不了会被转化,从而前功尽弃。

认识到上述的情况后,怕心少了许多,周围的形势也在发生好的变化,家人也不那么反对我学法了,这几天讲真相效果比较好,几个比较顽固的人的思想也转变过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