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12月25日】我于96年11月29日幸得大法,读完《转法轮》我就从心眼里感到特别好,就向乡亲们宣传大法,使他们也受益。于是有许多人来我家学法炼功,都得到了好处。特别是我姑父,年岁大,浑身毛病,炼功不久全好了,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从此告别了十几味中西药。原先他烟瘾很大,曾三次戒烟戒不掉,当读到《转法轮》第七讲李老师讲的戒烟后,就再也想不起吸烟了。原来有赌博的坏习惯,又劳神,又输钱,家里人都反对就是改不了,学大法后来不去赌博了。亲人和乡亲们都目睹了他的转变,都说“法轮大法就是好”。

99年7.20前两天,恶警绑架走了一些法轮功学员,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竟遭受如此的不公呢?国家不是不干涉炼功吗?4.25以后中央两办还声明:从来没禁止任何一种功法,还说“共产党员、共青团员不准炼法轮功是有人造谣。”我想肯定是有坏人在捣鬼,于是我和几位功友一起上北京问个究竟。一路上恶警到处设卡拦截,我们被公安扣下,当地公安将我们押回。我们一路向公安讲了大法的好处。一公安说,这次你们给我们上了一堂政治课。后来每人被勒索200元。

7月20日,疯狂的镇压开始了,抓人、收缴大法书籍、逼写保证书、拘留、办转化班,我怎么也想不通,我们都是在做好人,有什么错?2000年农历正月19日,我和几个功友再次上访,被遣送回来,关进市看守所。家里人到市里找关系、托熟人,结果谁也不敢管。他们说:“偷了、抢了可以说情,法轮功的事不敢管。”关押了我一个月后,罚了我5000元,连同饭费,家人交出6000元后才被放回。

2000年10月6日,因散发大法真相材料,我被当地派出所关押,所长逼我说出资料来源,逼写保证,我不说也不写。他们再次把我送进市看守所,关押一月多,多次逼问资料来源。他们从我身上搜出师父新经文,一指导员还打我耳光,并罚我站墙根。后来判我一年劳教,送省城劳教所。

劳教所真是人间地狱。在五大队,连上厕所都有人跟踪,学员们炼功,他们就发疯似地挥舞警棍劈头盖脸乱打,五六个队长打三个学员。有一女学员被叫到一屋内,被脱得只剩秋衣,他们几个人一起打。打累了,一个队长无耻的问其他人,你打他没有?回答说没有。挨个问,凶手们都说没打。它说:我们都没打你,回去吧。回监室,脱下衣服一看,屁股都成了青紫色,没有一块好肉,把犯人都吓呆了。一次集体洗澡,它们把两位功友叫到一办公室谈话,说别洗了,水不好,其实是掩盖罪行,怕别人看到她们身上的伤。恶警还教犯人打人时怎样打得狠。

一次在饭厅,大法弟子们高呼:“法轮大法好!”恶警们一拥而上,一顿乱打。并把一大法弟子铐在暖气管上,一直铐了六天六夜。一次叫大法弟子唱歌,谁也不唱。一大法弟子唱法轮大法好,立即就招来一顿毒打。

在四大队,让我们穿劳动服,我们不穿,它们就把我们叫到一僻静的小屋,不穿就用电棍电、警棍打,直到遍体鳞伤。

后来强行转化开始了,恶警硬逼我们看录像,看造假材料,强行洗脑。不转化就一人关在一屋,有两三个犹大监视,不让睡觉,一连三天三夜没让我合眼。软得不行就来硬的,五六个人一起用电棍电我全身,并用警棍打我。并威胁说:不转化就送高阳劳教所,在那里有的是办法制你。那几天,劳教所里经常传来打骂声、惨叫声,阴森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