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我丈夫自由 还我生存权


【明慧网2003年12月20日】以我和我的丈夫三次被绑架迫害的亲身经历揭露江集团及其帮凶的恶行——

我和丈夫于1998年春有幸得大法。得法前,我是一个疾病缠身、对生活失去信心的人;每日靠打麻将过日子,既抽烟,有时也喝酒。我不知道我能在世的时日还有多少,能活一天算一天,为此,我们夫妻经常吵架,最后闹到要离婚的地步。幸运的是我在无意中得了大法,走上了修炼“真善忍”这条路。十几天下来,我的病竟然全好了!是大法救了我,是师父救了我,也救了我们全家!几近破裂的家庭又重新恢复了正常生活;也找到了我们人生的目标,那就是修炼“真善忍”

然而,江泽民这个人间首恶无视法律,竟然以小人之心对法轮功发动了全面血腥镇压。从此我们失去了人身自由,自2001年12月份至2003年6月期间,三次被本县“执法”部门和恶警绑架到看守所迫害,目前我的丈夫被非法劳教3年,家庭经济来源断绝,无力缴纳孩子上学费用,我们被迫害得失去了最基本的生存保障。今天我要以亲身经历揭露江集团及其帮凶的恶行。

2001年12月份某日下午4点多钟,本县派出所所长领几个人去我家抓人,是从大门上边爬进来的,当时我们没有开门,他们硬是把门拽坏了闯进屋里,在无任何理由和合法手续的情况下,把我的丈夫非法绑架到公安局,后又关进了看守所。第二天我到派出所要抓人的证据,他们拿不出来,所长不允许我看,让我去找公安局,我随后去公安局找到了政保科科长,他告诉我说等调查后给答复,可是第2天他们却提出条件:交1千元钱和保证书就放人,我没有答应,就这样我丈夫被非法关押了7天。

2002年4月18日上午9点多钟,镇政府两人来到我家,要我丈夫写保证,我丈夫没有写,恶徒就给派出所打电话,随即来了一帮恶警,问我们炼不炼?我们说炼,就这样把我们夫妻俩绑架到公安局,还把大法书和师父法像也抢走,当天晚上我被放回,丈夫被非法拘留了15天。

2003年6月3日凌晨4点多钟,政保科几个恶警闯入我家,也是没有任何合法手续而进行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和师父的相片,把我们强行拉上车,连衣服和鞋都不让我丈夫穿,恶警还动手打我未成年的孩子,最后我们都被关进看守所。这期间我的孩子无人管也没地方吃饭,为此我的精神受到严重的打击,使身体日渐消瘦,最后生活已不能自理,但公安局也不放人。他们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把我丈夫非法判了3年劳教。我绝食抗议,闯出了看守所。

在这几年里,我们时常被不法官员和恶警们骚扰,他们还派坏人监视我们,使我们失去了人身自由,我已无法在本村里继续生活,最后不得不搬走……可是镇政府的恶徒还不放过,到我的亲属家进行骚扰和恐吓。现在因丈夫被非法劳教而家里无任何经济来源,我连最基本的生活权利都失去了。这一切都是江集团及其帮凶对我们的无端迫害所造成的。

我强烈要求: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弟子的迫害,还我的丈夫自由,还我的正常生活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