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转化就火化”──图牧吉劳教所暴行


【明慧网2003年12月25日】我今年48岁,家住辽宁省锦州市。2001年6月,因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赤峰松山区公安局判非法劳教三年,送到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在那里所见证的一幕幕大法弟子遭受的残忍折磨,真是说也说不完。

图牧吉劳教所劳教所当时大约被关押的大法弟子有80左右,全是女法轮功学员。

大法弟子纪云芝因说句公道话,“我们是好人,不应该受到非人的对待”,就遭恶警拳打脚踢,并拉到恶警室用电棍击打,满脸红肿,全是水泡,心脏受到严重刺激,四肢无力,走路都得人扶。恶警尹桂娟还骂她是装的,并逼她出工劳动。叫两个犯人拖着她出工。那里是北大荒,冬天特别冷,由于她双腿有伤,站不起来,根本不能劳动,就叫她在冰冷的地上坐着,结果被冻得几天不能下床,有时身体哆嗦、手不好使、牙关紧闭(抽风)。就是这样,恶警周丽萍也不放过她,还用电棍电她。看她真的没有知觉,已昏死过去,才罢休。后保外就医被家人接回。

2001年1月24日,大法弟子马秀琴,因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两个恶警将她打倒在地,拳打脚踢,把门牙打活动了,并拽着她的腿在凹凸不平(砖头瓦块都有)的地上拖出去七、八十米远,把衣服都拖坏了,并把她关进了严管室,逼她认错。她说:“我们是被迫害的,我们都是好人,没有错。”然后把她绑到警车上,拉到了一间破房子里,白天黑夜罚她站着,不允许她睡觉,强迫她放弃信仰。不转化就又给她上绳(将双手倒背用绳子捆绑,再将绳子从脖子绕一圈,然后向上提,使双脚离地),昏死了四次。后来还用高压电棍击打她的头部,致使心脏受到严重的刺激,双臂半年抬不起来。当时共5个男恶警折磨她,其中有科长张玉喜和图牧吉劳教所劳教科长李某。整整折磨了她9天。真是吃尽了人间地狱之苦。

大法弟子付桂英,因要求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被恶警罗进芳、那丽花等4人残酷折磨,并将她两手分开,用手铐铐在暖气管子上,同时两个高压电棍一起电铐子,浑身通电,足足折磨她半天时间。从此卧床不起,后被家人接回。

2002年5月份,江××下密令强行转化,恶警尹桂娟乐得合不上嘴,并去外地学了几天怎样整人的招术,回来后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辛秀英因坚定修炼,开始被体罚,逼她站着、蹲着、蹶着,几天折磨得面黄肌瘦,头发白了许多,仍不放过她。一天恶警尹叫两个犯人把辛秀英的裤子扒下,往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掐拧,把她折磨得死去活来。见人已没有挣脱的能力时,就把他们写好的“三书”拿来,叫犯人抓着手强行按手印。

大法弟子王素琴,因在恶警尹桂娟的威逼高压下,承受不住违心地写下了“保证书”,每天都看到她生不如死的样子,特别难过。有一天终于找到了机会,王素琴走出了劳教所的大门。可是由于劳教所座落在荒郊野外,几十里内荒无人烟。结果被恶警抓回,并加期三个月。邪恶之徒在地上泼水,用高压电棍击打她,直到电棍的电用完才算罢休,把她迫害得脸红肿、青紫。后来走路困难,心脏受到很大刺激。原来160多斤的体重,后来只剩下100斤左右。

2002年6月8日他们强迫我在“转化书”上按手印。2002年6月17日,因当时是强迫我按的手印,我不承认,所以声明作废,他们就毒打我。恶警尹桂娟用皮带沾水抽打我的脸,抓头发往墙上撞,头发被拽下一绺,并威胁我说:“不转化就火化!”。并叫来两个犯人,一个叫宝希,一个叫徐秀娟,硬把我两手戴上手铐,往起吊我,当时我心一横,心想我是修正法的,不能叫他们随意迫害,于是坚决抵制并向警察队长劝善。她不听我说,就用毛巾沾脏水将我的嘴堵上。企图把我吊起来,可是4、5个人折腾了半天,把我的衣服扣都扯掉了,内衣也扯坏了,累得呼呼直喘,也没吊上去。当时撞得我满头大包,脸青紫,肿得眼睛都看不着东西。两天汤水未进,二十多天不能干活。

大法弟子孟胡仑,被邪恶之徒尹桂娟、李晓东等三人把她叫到恶警室,逼她写“三书”,她不写就三人一起上,足足打了4个小时,用毛巾沾水往脸上抽,皮带沾水打,把她打得遍体鳞伤,睡觉不能躺着,只能趴着。后来她月经不止,恶警把她送进医院,经检查说是子宫瘤。孟胡仑说:“我来的时候身体很健康,今天你们把我迫害成这个样子,你们谁敢保证我不出现生命危险?”恶徒害怕了,就打电话叫她家人把她接回去了。

在劳教期间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非人的虐待,每天24小时被监控,不许与别人说话,坐着不允许盘腿,不许闭眼睛,连上厕所都得被人跟着。还时常把大法弟子的衣服扒光搜经文,遭恶警辱骂。

通过这些坚定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不断地讲真相,使这些恶警人本性的一面受到了触动,一次尹桂娟对我们说“没办法,我也不愿意这样对待你们,因为咱们一无仇、二无冤,我们也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是江泽民打击面迈得太大了。因为我们是吃这碗饭的,如果我转化不了你们,我就得下岗,那我怎么生活啊。……”

在那里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实,几天几夜我也说不完,这些也只是我所亲身经历的和我所亲眼见到的,我没见到的还不知有多少。

我修炼前,身体虽然大病没有,可小病不断,止痛药天天吃,少吃一顿都不行,而且脾气很坏,总跟丈夫吵架,总觉得活着没意思。自从96年得法修炼法轮功后,不久各种疾病不翼而飞,身体健康了,由于学了大法,明白了人活在世上的真正意义和做好人的道理。我脾气也变好了,丈夫也修炼了,家庭从此和睦,小日子也越过越红火。可是自从江泽民一伙无理打压法轮功,我家就没有平静过。我被劳教时,丈夫也被他们抓走,非法判刑三年,现仍被关在监狱,家中只剩下一个孩子。

善良的人们,请伸出你们的援手,支持正义,呵护善良,早日结束这场邪恶的迫害。

图牧吉劳教所门卫电话:0482-6710035或者6719038,最邪的大队长周国玲、中队长尹桂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