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大法的历程(上)


【明慧网2003年12月26日】

一、进京证实大法

我是一名教师。2000年9月下旬,我看到了《江××推卸不了的历史责任》的真象材料,我是大法中的一粒子,面对无端的迫害,不能等闲视之,我要讨个公道,在10月1日那天,我毅然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进京证实大法。

10月2日我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布满了警车,我遇见许多大法弟子,他们告诉我,10月1日那天天安门广场上到处都是大法弟子,大家采取各种方式正法,有打横幅的、有炼功的、有高声背诵《洪吟》《论语》的。武警、警察用大巴士、警车把大法弟子一批批抓走,送到各地关押。我碰到一些陆续进京的同修,大家商量等人更多一些时再上天安门广场,那样能形成更好的氛围,如果人少一下就被抓走了,不能更好的达到证实法的目的。我们风餐露宿的等待时机,饿了吃一点自备的干粮,有的学员没钱买食物,一天只吃一小块地瓜,夜晚就捡一块纸壳或塑料布铺在商店的门口水泥地上及地下通道栖身。正如师父在《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中讲的,“修炼者坚定的正念超越一切人的认识,超越一切人心,是常人永远都无法理解的,同时也无法被常人改变,因为人是改变不了觉者的。”

10月5日,我准备去天安门广场证实法,遗憾的是走在地下通道被警察抓捕,随即被送到派出所,里面已经关了很多大法弟子,大家齐声背诵《洪吟》《论语》毫无惧色。因为从10月1日开始,北京市各区看守所全部押满了全国各地进京的大法弟子,北京近郊顺义、昌平、大兴、密云等各县看守所也都人满为患,我们被送往怀柔县关押,一路上背诵经文,还向押送我们的士兵洪法,大法弟子的诵经声、正法之声响彻云霄。在顺义的看守所里,我们被迫拍照、编号、被脱光衣服强迫搜身后送到各个牢房,恶警对抵制迫害的学员揪头发拳打脚踢,用电棍猛击,我们面对残酷迫害开始绝食抗议。我们监室内编号303(因大法弟子不报姓名,他们就给编号)和另两名同修被警察和犯人强行拖走,很长时间他们才被送回来,只见她们面庞青紫、肿大,头发凌乱,衣服不但被强行浸水湿淋淋的,还浇上犯人的尿,牢房里一下子充满了尿骚味,我们赶快帮她们换下衣服用冷水冲了冲,放在水泥炕上。邪恶的女警看到后立即冲进来对六十多岁的老人高声谩骂,又是一顿拳脚,还把衣服扔到地上。一位老年同修祥和的说:“姑娘,你不让我们放,我就用身体烘干它。”说完就把一件湿衣服穿在身上,我拿起一条衬裤贴在腿上,大家把所有的湿衣服都穿在身上,女警见此情景灰溜溜的走了。虽然我们不知彼此的姓名,也不知都来自何方,但我们的心是相连的,目的是一致的,我们的心声是:法轮大法好!

几天后我被押回家乡看守所关押,开始了看守所的证实大法的历程。

二、看守所证实大法

走过看守所一道道大铁门,在监号里看到很多因进京证实法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大家面带微笑心态祥和,坦然面对所发生的一切。第一次提审因我怕牵连单位,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被提审时有很多地方不在法上。在学法中,在与同修的交流中我很快认识到了,境界提高了,面对第二次提审我本性的一面出来正法,邪恶及被操纵的人被我的正念所震慑,旁边的一名警察说:“科长,到底是你俩谁审谁呀?”最后给我定了个顽固分子,审我的警察匆匆离去了。我和大家每天开始坚持学法炼功。一天,我想起在火车上听到广播对10月1日大法弟子在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的诬蔑报导,我觉得有责任把自己所看到的、听到的真象写出来让世人知道。我提笔写出了在北京的那几天见闻,其他同修积极配合抄写很多份,准备寄给不同阶层的人,让他们知道真象,因大家在看守所里开创的环境较好,这些信很快的传出去了,包括我的同事、学生都看到了。听外面的同修说,这些信对讲清真象揭露邪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10月下旬看到《窒息邪恶》这篇经文,我们悟到应该紧密配合窒息邪恶。我们决定每天早7点、午12点、晚5点围坐一圈背九遍《窒息邪恶》,我们都盘着腿结印集中精力地背诵。当时我们还不能明确的知道是在发正念,只知道这样做是清除邪恶的一种方式。警察被我们的举动惊呆了,来了好几个人,绕了好几圈离开了。开始时邪恶干扰很严重,大多数人身体出现不舒服状态,有时背法脑子一片空白,我们没有退缩,大家相互鼓励坚持除恶,这些干扰很快被我们坚定的正念消除了,大家感到身体非常轻松,我在梦中看到了我们在另外空间除恶的景象。

师父在《理性》一文中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我们面对管教,向她洪法,讲清真象。我们还给我们的亲属、同事、政府有关领导写了很多封信,通过各种渠道送出去使更多的人明白法轮大法好的真象,对揭露邪恶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外面的同修运用一切智慧把新经文和明慧文章送到我们手中,我们整体配合不断的破除邪恶势力的安排,为此有位同修画了一幅“外面的心”与“狱中的心”紧相通的画。

一天深夜,突然又有几十名同修被抓进看守所,原因是各个派出所警察拿着师父的照片到各个大法弟子家让踩师父的照片、骂师父、往照片上吐口水才不抓,否则一律抓进看守所他们才能安心过年,大法弟子绝不配合邪恶,有的只穿着衬衣,有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用大被裹着强行扔上车,有的被拖出家门。几十人被抓上警车,邪恶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心如磐石,各个监号都有大法弟子证实大法,犯人们也都知道了大法“真、善、忍”。

三、劳教所证实大法

1、狱中背法

由于我进京证实大法,坚定修炼,被非法判劳教二年。刚进劳教所,她们便对我进行疯狂洗脑,由于心里有执著,多日不让睡觉,使我精神恍惚,被邪恶钻了空子,我从一个非常坚定的大法弟子走向了邪悟。后来看到经文《建议》,我认识到了自己的严重错误,给自己给大法带来了很大的损失,我便和一大批走过弯路的同修在劳教所发表声明:顺从邪恶所写的材料一律作废,重新回到正法中。她们便对我进行严管,我被送入由很坏的刑事犯做包夹的严管班,这里的一切都是全封闭的,大小便全在屋里,门被挡上了布帘,饭量也被限制,最初饭菜由误入歧途者和刑事犯抬上来,后来坚定的大法学员越来越多,她们只好让我们坚定的大法弟子先去吃饭,不许我们和误入歧途者或动摇者接触,邪恶之徒密切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我们的一个眼神,一个举拳都令邪恶胆寒(注:举拳是我们狱中大法弟子相互鼓励对方的一种手势)。

大法是指导我们提高的唯一保证,我们只有多背法才能识破一切邪恶的阴谋诡计,否定邪恶势力的安排。我们凭借着记忆相互背法听。我们的屋四面都有监控,还有几名包夹时刻在看着我们,在这样的环境中最初大家学法受到很大限制,不是被报告就是警察来干扰,大家配合一致开创环境。无论多难我们都要用法来改变这一切,有时同修传来的经文我们就分别背诵,开始背法很慢,我记得师父在《再认识》中说:“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法指导我调整心态,我有了很大的突破,杂念干扰少了,去掉了急心,背法快了。有的同修识字少,年龄大,背法慢,我就主动教她们一句一句的背,我很注意自己的语气、善心与耐心,鼓励她们背法,在这么邪恶的环境中,我们坚持正信的难度是可想而知的。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的正念场越强邪恶才不敢侵犯。尽管邪恶极力的封锁,总是以安检为借口无理搜查我们的衣物,其目的就是搜查经文,我们总是在师父的保护下得到新经文。

如果大家一齐背就面临着没等背下来经文就被收走的局面,因为我年轻大家就推荐我先背,等我背会了再教她们背,在微弱的灯光下,我常常是一只眼闭着一只眼睁着才能看清。警察巡视时,我要保持沉稳的心态。在背《大法坚不可摧》时,不断的巡视,我才背了一点,大半宿了,眼看快天亮了,拿着手里热乎乎的经文,我很希望快点背下来,但我知道不能执著。突然,经文上的几句法打入了我的脑中,我一下就记住了,我流泪了。我感到是法背后的佛道神看到了我们要学法的心,是师父看到了我们学法的心,在帮我快点记住啊。我背法的速度越来越快,我知道是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同时也需要我做更多的事。白天背法我早已突破,晚上背法干扰还很大。一天晚上我正背得很投入时,忽听床头有脚步声,心里一惊,马上抬头看看,没有人巡视,我意识到这是另外空间魔的干扰,我想:有师父保护,不怕,谁也干扰不了我背大法,我继续背法,同时用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我背得很入神,感觉不到它的干扰,两晚上后,这种现象消失了。《北美巡回讲法》这部法很长,同修分部传给我们屋,可是背这部法时,邪恶干扰很大,我全身发烧,恶心难受,我用正念清除,心想决不能让它影响我背法的速度,很快我就把这部法背下来了,流利地给大家背法听。

不断的背法,认识也不断的提高,在那样邪恶的环境我已经会背一百多篇经文了,就是这伟大的佛法指导我们冲破一道又一道魔关。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