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妻子的经历:修炼大法家和睦 江氏迫害不安宁


【明慧网2003年12月26日】我是一个大陆警察的妻子。我有一个美好的童年,家境虽不富裕,我却在家人与亲朋好友的宠爱与赞扬中长大。16岁高中毕业后认识了我的丈夫,对我也是百依百顺。可是苦从天降,1994年我下岗了,一帆风顺的我哪能承受这样的打击,祸不单行,最疼爱我的奶奶突然心肌梗塞,生命垂危。就在我最需要安慰和帮助的时候,我发现丈夫有了外遇,那种痛苦使我的精神崩溃了,没有一条生存的路要走。绝望中我的身体完全垮了,头痛、失眠,头发掉光了,戴上了假发,原本漂亮的脸上长满了黑斑,从此我生活在极度痛苦和无助之中。

  就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1997年春节那天婆婆给了我一套师父在济南讲法的录音带,下午我一听就听了两个半小时,当天晚上一直失眠头痛的我很轻松睡着了。是师父把我从痛苦的深渊中救起,从此我学法炼功,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道路,勇猛精进。通过不断地读《转法轮》,我明白了很多法理。我不再怨恨他人,开始重新审视我自己,在世界观改变的同时,我的身体健康了,以往的痛苦消失了。看到大法的神奇,看到我的变化,丈夫感动了,于是他也跟我一起学法炼功,在学法炼功中丈夫的身心健康了,130—190的血压降为正常,不喝酒,不抽烟了,工作兢兢业业,改掉了一切坏习惯,家庭和睦了,我们一家人生活在从来没有过的轻松快乐之中。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一意孤行,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镇压,造谣、抓人,看到这一切,我震惊了,我不明白政府怎么会这样对广大人民不负责任。当天晚上我决定到北京去上访,丈夫也很支持,说:“你把钱都带上吧。”可是在半路上我被阻劫的警察抓住,关在一个巡警大队的院子里,因为上访的人太多,晚上又把我们送到体育馆关着。大哥听到我被抓的消息后就把我接回家,上访不成,早上我就象往常那样出去炼功,我丈夫哭着说:“你不要出去了。”那时我也哭了,但我还是出去了。在邪恶的迫害面前,在压力中我丈夫的心灵又开始扭曲,每次开会听到关于法轮功的问题时,回来后就违心地对我大打出手破口大骂。丈夫为了表白自己不再炼功,他开始喝酒、抽烟、骂人,身体又不行了,我们的家庭又开始不得安宁。看到丈夫的变化,我更加认清了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邪恶本质,我对大法更加坚定。

  2000年7月我又一次来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局为法轮功上访,还没走到门口,就被早已等候在信访局门口两边的警察抓住,揪着我的头发在地上打转。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堂堂的政府信访局门口,警察知法犯法对我这个近四十岁的妇女大打出手,猛击我左胸乳房部位,疼得我几乎窒息,呼吸困难,然后又把我身上带得钱搜光。回来后又被单位关押6天6夜。因为我绝食绝水抵制迫害,才叫家人把我接走。信访既然走不通,我2000年10月27日又来到了天安门广场,打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向善良的人们讲真相。这时混在广场四面八方的人群中的便衣特务都朝这面横幅狂奔而来,一个身穿黄色马夹装扮成清洁工的警察,先跑过来抢横幅,然后又把我拖到警车上。紧接着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也打开了“真善忍”的横幅,被警察连拖带打拽上了警车。一个穿警服的警察一把将老太太打倒在车排位中间,我和一个功友大声喊:“不许打人,打人犯法。”这个警察气急败坏的说:“打人犯法?政府就是叫我打人,××党就是叫我打人。”边说边拿着一根黑色的橡皮警棍朝我头部猛打。下午我们又被拉到北京市西城拘留所。当天晚上,警察就一个个的叫出去酷刑折磨,下半夜我被叫出去用铁链子绑在椅子上,打得我脸部青紫,嘴中流血,我问他:“你是警察吗?”他说:“我是。”我说:“我们是修真善忍的好人。”他说:“这个我不管,来到这儿,这就是我的任务。”然后用高压电棍电击我,我痛苦得大喊,他就拿起放在窗台上的皮带卷起,想塞住我的嘴没成功,就拿皮带抽我。回家后,看到我被折磨的样子,大哥大姐弟弟都哭了,丈夫看到我身上被皮带抽的黑印也哭了。

2001年9月9日,我因到功友家送经文,被早已在那里的警察抓住,送到开发区派出所,把我锁在铁椅子上整整14个小时,不能动,不让我上厕所,又把我绑架到了洗脑班,一张白条要了我家2000元钱。为了抵制关押迫害,我绝食绝水,第十一天那天,我呼吸困难。他们开始给我量血压,三次都量不着血压,他们不顾我的生命安全,叫来了七八个人,从床上拖到椅子上,又从椅子上拖到床上,压住我的腿,按着我的胳膊,摁着我的头强行给我灌食。因我十一天没吃没喝,食道已经干了,灌食的橡皮管根本就插不到胃里,就这样一次次的从鼻子里插进去,又从鼻子抽出来,我的鼻子被磨出了血。这时我痛苦地大叫一声,本能地从他们的摁压中蹦起。我被非法关押迫害47天后,他们看到我还是那样对大法坚定,就开始了更恶毒的折磨。他们排上班轮着看着我不让我睡觉。3天3夜后,我的思维开始混乱,神志不清的时候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当我清醒过来后,更加认清了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邪恶和卑鄙,于是我严正声明在神志不清时所写的一切作废,坚定修炼,重新回到了正法的进程中。

  2003年1月28日,我向世人讲清真相,被派出所的恶警绑架到了看守所,关押了1个月,但是恶警不通知我的家人。那时正好是春节期间,近70岁的老父亲急得象疯了一样,大哥每天都要找到深夜,21天后家里才知道我的下落。2月28日我丈夫拿上1万元钱后,才被取保出来。江泽民不仅是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同时也给我们的家庭带来了重大的伤害。法轮大法使我们破碎的家庭和睦,而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使我们的家庭不得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