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城县北屯村谢军校遭恶毒折磨 【明慧网】

栾城县北屯村谢军校遭恶毒折磨

【明慧网2003年12月27日】家住河北省栾城县北屯村的法轮功修炼者谢军校,只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大法,遭受过当地派出所、看守所恶人多次毒打,两次被打得肋骨骨折、脸变形。恶人往他脸上身上撒尿、耳朵里打入藿香正气水,小便处抹风油精、大蒜、小辣椒……各种摧残侮辱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谢军校被非法判刑6年,后确诊被折磨成急性白血病,胆石症。

* * * * *

2001年农历腊月十三晚七点左右,柳林屯派出所把我抓进派出所锁在铁椅子上,因问话回答的少,派出所司机人称老黑对我大打出手,打我耳光三十多个,后被房泽峰制止。第二天九点半左右,房泽峰指使张建立、武梦強用绳索手铐在置留室吊我三个多小时,使我面无血色、心慌恶心、头晕、全身凉透放下后,双手早已失去知觉,全身麻木,他们用棉被给我暖身、暖手,三天后上午九点,把我送到栾城县看守所。在看守所11号监室,被石家庄一个强奸犯把我左肋骨踢骨折,2002年正月初三取保出去。

2002年农历三月初三我正在东柴村村北打地基,被派出所的张建堂、薛秀书等抓进看守所,关押在李君和管的七号监室。没多久,李双辰接管了七号监室。号长是元氏县仝梅吕村的仝海涛,仝海涛使在押人员每天给我洗两次“凉水澡”,就是每次都往我身上浇三四十盆凉水,让人冻得透不过气来,部落营的赵庆洲和石家庄柏林小区的孙月会还分别往我身上撒尿一次。有时脱掉衣服洗完后拳打脚踢,崔家营村的赵玉波用力踏我后背骨。有时穿着衣服洗,洗完后把我拖到电扇下,开电扇吹干。

朱家庄村的朱文革、湖北人许月来、部落营的赵庆洲,经常对我拳打脚踢,一顿毒打,我的头上每天挨多少鞋底子我也记不清了。在号长仝海涛的指使下孙月会和西杨岭村的郝树宾经常打我前胸,小肋骨打折了,疼的我不敢摸前胸。出气急了前胸也疼。仝海涛用香烟插入我右鼻孔烫得鼻子流血不止。仝海涛用毛巾把我捆在墙边的铁架子上,胳膊和腿全部捆紧,使血液无法流通,如此数次。有一次我被捆的面无血色,浑身无力、心慌恶心上吐下泻的感觉,我要求去厕所被拒绝,仝海涛让人在下面铺上报纸,并对李双辰的外甥说,他如果拉屎,你就抹他一嘴。我只好坚持,我实在受不了就用力挣脱。由于心慌躺在水泥地上。仝海涛让李双辰的外甥往我脸上撒尿,尿水都流到嘴里了。王吉勇(北长村人)用藿香正气水的小瓶两瓶水全部打入我右耳内。顾红宾往我耳朵、身上放蚂蚁。

仝海涛让人摁着我用尽全力用鞋底猛打臀部三十多下。用鞋打脸5下,把脸都打变了形。打完后,用毛巾将我胳膊弯曲吊挂在暖气管上。仝海涛还让李双辰的外甥往我小便处抹风油精、大蒜、小辣椒等东西。让郝书宾、谢兴贵托我双脚在地上拖,把人当拖布打扫地面卫生。这样的事至少5次。

以上所讲都是实事,很多细节部分我就不讲了,我是为了坚持信仰,他们就这样对我摧残、折磨,公理何在?一直到判决下来,我被判六年。我于2003年1月16日拖着沉重的病体离开石家庄被送往唐山冀东监狱一支队。由于被折磨得体弱多病患严重贫血。经骨穿检查化验,唐山三家医院最后确诊为:急性白血病,胆石症,现才保外在家养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