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辽宁大地上被掩盖的民族浩劫(三)

辽宁省迫害法轮功情况专题报导概述

【明慧网2003年12月27日】(明慧记者林展翔综合报道)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江泽民一手发动的镇压和迫害法轮功政治运动来势汹汹,在全国各地铺天盖地而来,也强烈地冲击着修炼法轮功人数众多的辽宁大地,一时间无数遵循“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被无辜抓捕,投进劳教所和监狱。

东北是一块肥沃的土地,辽宁是一个老工业基地,但是辽宁少数当权者不思为民谋福利,而是利欲熏心,为了捞取政治资本,积极成为江泽民的打手和帮凶,把精力和巨额资金用于迫害无辜法轮功炼功群众,使得辽宁省的经济发展和人均收入在全国的地位明显下降,大批工人失业,贪污腐败现象蔓延,社会风气败坏,治安状况恶化,黑社会势力猖獗。

辽宁省是积极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少数几个省之一,位于沈阳市郊的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更是以酷刑在国际上臭名昭著。四年多来,辽宁省有无数普通修炼者经受了巨大的魔难,到2003年11月为止,至少92人因坚持信仰失去了生命,在全国排第四。辽宁省司法厅高级官员曾经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解教大会上说:“对付法轮功的财政投入已超过了一场战争的经费。”

江泽民心胸狭窄,妒嫉心强烈,把倡导“真善忍”的法轮功视为自己最大的敌人,命令610办公室对法轮功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的个人战争,是一场见不得人的、劳民伤财的、把中国推向深渊的民族浩劫。

* * * * * * *

(接上文)

四、人民的灾难

迫害法轮功不仅劳民伤财,而且严重威胁练功群众的生命安全,严重破坏社会安宁,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灾难,这是一场真正被掩盖的民族浩劫。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中国经济资源的四分之一被用于迫害法轮功,2001年2月27日,江泽民曾一次性拨发40亿元人民币在建筑物大厦安装大型的监视仪器监控法轮功学员;2001年12月,江泽民一次性投入42亿元人民币建立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中心或基地;仅天安门一地,搜捕法轮功学员的开销就达每天1百70万到2百50万人民币,即每年6亿2千万到9亿1千万;从城市到边远的农村,地方警察,公安局,以及“610办公室”的官员到处搜捕法轮功学员,江为其迫害法轮功估计至少雇佣了数百万人为其效力,这些人的工资,奖金,加班费,补贴等加一块,这笔帐可达每年上千亿元人民币。

在辽宁省,为了加强对法轮功的迫害,光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就花了5亿元盖了许多新楼,把大北监狱和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合在了一起。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女二所的所长苏境,由于迫害法轮功有“功”,曾得奖金5万元。仅在2001年年底,龙山教养院由于迫害法轮功有“功”,得了40万元奖金,张士教养院得了50万。这些数字只是冰山一角,至于“超过了一场战争的经费”的真实数据仍然被掩盖着。大量的人民血汗钱不用于发展国民经济和解决无数下岗工人等劣势群体的生活困难,而是用于镇压和迫害遵循“真善忍”的无辜民众!

至于610不法官员和公安警察们,更像家常便饭一样地随时随地任意闯进法轮功学员家绑架、抄家、抢劫财物、骚扰、恐吓、罚款、代写保证、严密监视、强迫交人等等,法轮功学员家属也都生活在恐惧之中,连邻居也被公安警察骚扰得不得安宁。正像龙山教养院二大队的大队长唐玉宝称自己:脱了这身皮(指警服)就是流氓。但是江泽民集团就是爱用这些穿着警服的流氓来打击和骚扰普通炼功老百姓,同时也导致社会黑、恶、邪等势力严重泛滥,社会道德沦陷,已经危害到了每一个民众的切身利益。就拿辽宁来说,沈阳等地的黑社会猖獗在全国是有名的,这和江泽民集团和在辽宁的帮凶打击善良、怂恿邪恶有直接关系。

在这场浩劫中,所有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时刻都在受着威胁、随时都有被非法无故抓走的危险,多少法轮功学员被洗劫一空,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下面仅举两个例子。

1、夫妻先后被害死 双亲幼女空悲泣

2003年7月3日早6时,抚顺市的31岁法轮功学员黄克被害死在抚顺市第一看守所。黄克生前的工作单位:辽宁抚顺石油化工研究院第10研究室。抚顺石油化工研究院隶属于中国石化股份有限公司。黄克2003年6月底被抚顺市望花区光明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关押在抚顺市第一看守所,仅仅十天时间,7月3日就被迫害致死。


黄克、钟云秀夫妇生前合影

黄克的妻子钟云秀,原为抚顺市清原县北三家镇中学英语教师,她为人善良、乐观开朗,给家带来了许多欢乐,深得二老喜爱。

1999年4月25日以后,为了向国家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黄克和钟云秀曾数次进京上访,为了不给二位老人增加负担,他们一直带着年幼的女儿一同上访,历尽艰难。1999年的7月20日,他们决定连夜进京上访,在目睹了抚顺市政府前那无理对待法轮功学员的一幕之后,他们留下了女儿在家,饱经风霜的老人也不让他们再带孩子去。没想到这一别竟成永诀,年幼的孩子再也见不着妈妈了。

夫妇二人进京向中央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于1999年9月末被非法抓捕遣送回抚顺,火车行至锦州附近,为了摆脱羁押,钟云秀从火车跳下,不幸身亡,年仅27岁。当时他们的女儿不到两岁。黄克是家中的独子,父母都已年迈,母亲还有病,在这样的情况下,抚顺政法委和610办公室惨无人道,仍将黄克非法关押数月之久。

钟云秀被迫害致死后,由于黄克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他的工作单位──抚顺石油化工研究院一直不让他上班。后来,抚顺石化研究院的610工作组又数次联合望花区新民街道和派出所,无故将黄克非法绑架到洗脑班。

2000年末,因为看到迫害愈来愈残暴,黄克再次进京和平上访,在北京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才通知抚顺接回。黄克脱离危险还没完全康复时,又被送到拘留所和教养院迫害。

大约2001年末,抚顺石化研究院的610工作组勾结望花区新民街道,又非法绑架黄克,送到抚顺教养院(吴家堡)迫害,由于他坚决抵制,也是在生命垂危时才被放回,经抢救脱离危险。

2003年3月18日,因向世人讲法轮大法真相,黄克被一个不明真相的老年妇女举报,随即被光明派出所非法绑架,并关进拘留所。仅仅因为他在楼道的墙上印“法轮大法好”标语就被非法判刑七年。黄克坚持绝食抗议非法判刑,警察指使刑事犯强行灌食,也被黄克坚决抵制。后被送医院强迫灌食,遭到黄克抵制,无法灌进,十余天时间,后来在黄克生命垂危的情况下才将他放回,据说经过紧急抢救才脱离了生命危险。

2003年6月底,黄克又被抚顺市望花区光明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关押在抚顺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内,黄克仍然坚持绝食抗议,后几次被强行灌食。仅仅十天时间,于7月3日早6时被迫害致死在看守所。

对黄克被迫害致死案,抚顺第一看守所(413-770-2472)接电话人员一会称“没有这个人”,一会又称“不知道”。黄克的工作单位抚顺石油化工研究院的办公室(6428144)工作人员日前明确表示,黄克是死在看守所里。一名记者向望花区光明派出所(0413-642-9829)调查黄克的死亡原因,一男性警察称“电话里不能讲死亡案子”。

如今黄家只剩下不满6岁的孩子及年迈的父母。老人的好儿媳、孩子的好母亲已经被迫害得永远地离开了他们,在这近四年中,黄克又不断地被骚扰、迫害,现在黄克又被迫害致死。难以想象他那幼小的女儿面对这一切是怎样的反应,这将给孩子的心灵留下怎样的创伤!黄克的父母受到的又是怎样的打击!可怜白发人送黑发人,可怜年幼的孩子痛失父母双亲!这些巨大的痛苦与魔难,都是江泽民强行推行个人意志、迫害法轮功造成的。

2、十九名法轮功学员神奇走出监狱 警察劫持亲属做人质

2002年1月27日早晨8时许,辽宁省鞍山市公安局第三看守所进行交接班时发现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少了19人。鞍山市公安局急忙将此事报告国家公安部,辽宁省委、省政府和公安厅。公安部和辽宁省委、省政府、公安厅马上发布命令:限定鞍山市委市政府、鞍山公安局紧急出动,采取一切手段限期在七天内抓回走出魔窟的19名法轮功学员。并派遣省公安厅副厅长,省“610”办公室主任亲到鞍山督办此事。

1月29日晚8时30分,鞍山市公安局紧急调集了全体干警几千人(除病休,外出人员)对全市城乡进行了恐怖大搜捕,并制定了捉拿悬赏价格,一定要在限期内捉回十九名法轮功学员。对“玩忽职守”的鞍山市公安局第三看守所所长、当值负责人及当值干警等全部停职,等候处理。此事发生前,鞍山市公安局第三看守所曾被省市评为“模范看守所”。

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鞍山市第三看守所的19名法轮功学员神奇地脱离魔窟后,辽宁省公安厅、鞍山市公安局及下属察警将19名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亲属全部强行非法关押,强行威逼家人及亲属交出法轮功学员,如不交人就强行拘留15天甚至1年劳教。一名法轮功学员当中就有几位家属被非法关押(有的甚至4、5位家属被同时关押),其中包括爱人、姐姐、姐夫、娣妹的父亲、母亲,真是天下沾边的亲属都得受到株连。其后,派出所警察强迫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每天早7点到派出所报到,加以威逼、恐吓、不让吃饭;法轮功学员单位的领导也被警察找去“保证”等。家属也被戴上手铐,受到迫害。

江泽民集团每逢节日期间就对法轮功加紧迫害,到处绑架法轮功学员,并时常骚扰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亲属以及左邻右舍,搅得社会鸡犬不宁。

五、逃脱不了历史的惩罚

作为普通百姓的法轮功学员,在这场迫害中被剥夺了所有说话、申诉及向世人澄清事实真相的权利。江泽民集团用古今中外最邪恶的手段,打击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所有迫害法轮功的手段都是违法的,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所以千方百计地采取各种方式封杀迫害真相。

尽管面临高压和酷刑的威胁,法轮功学员仍然冒着生命危险揭露迫害,破除了一个个江泽民集团编造的谎言,使得人们从被蒙骗中清醒过来。当马三家教养院把18名法轮功女学员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的邪恶行为在国际上曝光后,国际社会和舆论纷纷谴责。

通过法轮功学员不停地讲真相,许多人已经觉醒,看清了这场迫害的邪恶和给国家、民族带来的危害。与此同时,这场以谎言为基础的、祸国殃民的迫害也早已露出了败相。在国外,法轮功“真善忍”超越国界、文化和种族,在60多个国家流传,修习者众,江氏的谎言没有了市场。

江泽民本人已经被以酷刑和反人类等罪名告上国外多个国家的法庭。辽宁省副省长夏德仁在任辽宁省副省长期间,自2001年5月以来一直负责在辽宁省贯彻和执行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在2002年访问美国期间和前北京市长、现任北京市党委书记刘淇一起被告上美国法庭,被控犯有折磨、酷刑、非人道及虐待行为、无故监禁、反人权、及剥夺宗教及信仰自由等罪行。在美国旧金山法官爱德华-陈(Edward M. Chen)提交给法庭的报告中,这两人都因监督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而被确认有罪。

善恶必报是天理。迫害法轮功罪业极大,事实上,许多恶人已经遭到报应,在全国各地出现了许多。例如:辽宁省葫芦岛市南票区暖池塘镇党委副书记王晓合(主抓迫害法轮功),长期迫害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2001年4月,突发急病(心肌梗塞)死亡。只是江泽民集团为了让被蒙蔽的人们继续给其卖命,在封锁法轮功真相时,也在极力封锁由于迫害法轮功而遭报应的消息。

国外有一个法网恢恢的恶人榜,收集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到目前为止,全国约有两万五千名不法官员、警察等等恶人上了恶人榜,辽宁省大约有三千恶人在此恶人榜上有名。在不久的将来,这些恶人都将受到应有的惩罚。从本质上来讲,这些受江氏集团驱使的恶人也是这场由江泽民一手导致的民族浩劫中的受害者。

(待续)

参考资料:
1、夫妻先后被害死 双亲幼女空悲泣
2、鞍山十九名法轮功学员神奇走出监狱 震惊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