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观自己正法修炼的基点 才能提高交流切磋的效果


【明慧网2003年12月27日】最近明慧网上连续发表了几篇有关正法修炼基点的文章,读后深有同感,本地区制作的《明慧文摘》是以《明慧周刊》为基础,结合本地区的具体情况,有针对性地摘录一些文章制作成专题形式的专辑,并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专辑中穿插一些当地协调人与同修交流的想法和建议及同修们反映的问题,这样的交流取得了一些比较好的效果。[编者注:请同修标明这是本地区的交流,并非引自明慧网,另外如果交流的问题有普遍性,请向明慧投稿]下面是最近一期《明慧文摘》中我们在专辑中的文稿,里面所提到的一些情况,带有普遍性,希望全世界的大法弟子能够与我们交流,促进我们共同提高。

一、与同修切磋的基点:

最近我们听到一些同修的建议和观点,有些建议是老同修或者协调人提出来的,有些观点是一些游离于正法整体之外最近才靠拢过来的学员的认识。

为了更好地跟上正法的进程,促进青海地区大法弟子的整体心性的提高,揭露邪恶,救度世人,我们特意将《明慧周刊》100期和101期合编为三本专辑——正念篇、正行篇和揭露篇,以利于同修们交流及切磋。

本地区的洪法和讲清真相虽然一直不曾中断过,但离正法的要求还差得不少。我们不能强调本地区得法晚,大法弟子少,精进的同修少,这些都不应该成为真修弟子的借口。

从大法上认识,每一个地区都遍布着各个空间的神和大穹中的主,大法都会滴水不漏地安排救度这些众生的大法弟子与他们结缘,并且有足够数量的大法弟子在正法时期给他们讲清真相;在大法的安排下,在得法的前后,大法弟子具备了某些在正法时期所应有的人世间的某些技能或者拥有掌握某些技能的基础;大法是圆容的,不会落下某一地区,不会漏掉该救度的一个众生;因而每一个地区就不会不具有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所需的人才、技术和设备甚至资源;在7.20以来的四年多时间里,大法的神奇已经证实了,法轮会巧妙地旋转,纠正一切不正确的状态,无碍地协调各地区的联系,使大法粒子能够及时地填补一些地区出现的空档,保证正法的步伐整体一致协同前进;每一个地区都具备建立资料点并保证其持续不断运行的条件,每一个地区都会有精进的同修,修得好的大法弟子,每一个地区都不会因为前辅导站站长或者协调人的被抓、失落,而使那一地区的众生得不到救度。我们应该坚信大法是圆容的、无碍的,大法的圆容是那个自以为最高的旧势力都无法估量的,更是以人及神的观念都无法想象的。

对于大法学员而言,散布于每一地区的粒子,我们在证实大法中,能够感悟到大法的沧海一粟,是因为,我们由着自己的先天本性找到了大法,将自己能够毫无保留地容于正法的洪势波澜中,同时我们是大法选中的粒子,师尊选择了我们并通过我们将大法的惠泽恩露传递给众生;在正法遍布于各地的各个关窍点中,位于其中的同修不必自感“关键”,想一想大法所要达到的无脉无穴的境界,以及师尊所讲的不等、不靠,没有站长人人都是辅导员的法,是否该到了顺应正法洪势的要求,重新确认自己修炼的基点,从整体来认识来提高。

有些做得不够的同修,往往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这是为什么?有一点,我们应该清醒,邪恶的迫害、旧势力的干扰在哪里,我们瞩目大法弟子被关押的地方,注意邪恶猖狂蒙蔽众生的焦点,但是我们警觉一下,将注意力扫视我们自己的周围,我们可以发现,邪恶旧势力利用我们自己周围的物件、亲人朋友、单位公司来施加它们对我们的迫害和干扰,其性质和洗脑班劳教所等魔窟一样,只是其表现形式更加隐蔽、花样更多。同修啊,那种邪恶我们可要认清啊,如果不以正法弟子来要求自己,即使精进也难于突破个人修炼的框架从而破除邪恶布下的迷局。

我们可以感到,有的同修在刚要突破一个层次,或者要迈出讲清真相的第一步时,或者整体在证实法的行动中有了新的举措时,干扰就骤然降临,头脑中的杂念突起,家庭变得嘈杂,单位事物繁多,某个同修出现差错,对某些作法某些观念出现模糊认识,人的理念与法理混杂,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纠缠,使同修陷在迷中,一方面当然是我们存在有待提高的地方,需要严肃对待;另一方面,我们还应认识到那些有待归正的生命对我们的影响,与我们有业力纠葛的生命对我们的牵绊,更有邪恶旧势力利用这些生命对我们施加的干扰。我们发正念、讲清真相的基点要随着我们面临的局面不断归正,使我们的基点越来越纯,心性越来越高,在我们以正念消除邪恶对我们和其他生命迫害的同时,让我们慈悲的佛性也能够善解及救度那些围绕在我们周围的生命。不要因为感到困难骤然增多,而以为是某种启示,让我们回避困难甚至退缩不前。找不准基点,知难而退后的安逸和顺通,是导致我们悟偏的关键原因,使我们与大法整体越来越远。

二、就同修反馈回的情况进行交流:

1. 有同修认为在《明慧文摘》中不应加入被迫害致死和被残酷折磨的事例,我们有不同的认识。

首先,这个问题在年初的一系列明慧文章中都已谈到过此种认识;

其二,我们认为到现在为止,大法弟子应该从整体出发来考虑,从大法的进程来把握,从正法修炼的角度来认识,而不应该从“照顾”个别尚待提高的学员的怕心来作为编排《明慧文摘》的基点,我们要服从正法大局的步伐和整体大法弟子面临的心性要求,来选取明慧文章,期望能对大法学员真正提高心性有所帮助,并以真相触及那些彷徨学员的心灵,促发那些学员能够真修和出自慈悲自觉地投入到讲清真相的洪势中,而不是连骗带哄地做一些“散发真相资料”的事,这些并不能够达到正法的要求,也难于起到真正救度众生的目的。

我们都明白,这场迫害不是人对我们大法学员的迫害,而是旧势力和邪恶烂鬼对我们的迫害及所谓的“考验”,我们所做的事情,在另外空间旧势力的眼中都看得一清二楚。当我们的心性不够高或者有漏,并且我们正念不强时,它们就以此作为迫害和干扰的理由,所以,我们能够感到邪恶的迫害干扰有些时候常常比我们的步伐快那么一步,使我们要将证实大法的局面上升一个台阶的计划,毁于一些所谓的低级失误上;或者凭空生出许多干扰的事情来,集中压在某个关键点上,使精进的同修感到孤立无援。

提出此建议的同修是担心这些迫害的残酷性会把那些好不容易迈出第一步的学员吓回去,可是,讲清真相不是也应该包括我们的学员吗?如果学员都接受不了真相,那我们能指望什么常人来接受真相呢?我们的用心我们的基点应在哪里,我们需要越来越纯的大法粒子啊。我们不能满足于“我在做讲清真相的事情”,而看不到大法弟子在本地区的责任啊。正法弟子不光是为了得法,也不光是为了自己不被淘汰啊。大法弟子无论在何时何地都不应被黑雾所笼罩,都应该是千万亿众生仰慕期盼的黑夜上空光芒四射的明星啊!

2. 有的同修也在讲真相,但不看《明慧文摘》,这种情况有别于去年。有的同修认为,明慧文章里没有使他认为修得高的,或者没有让他感到激动振奋的。

同修,暂且不论这种言语后是否包含了多少人心,我们想一想,什么是正法,什么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您是否将自己置身于大法弟子之中了,您是否入了旧势力的套被安排在大法之外来评判大法弟子;同时,您是否以个人修炼的眼光来看待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您是否还沉迷在7.20以前开法会时作为老学员看待新学员的那种心态。再者,如果您觉得自己不错,那么请看一看本地区的正法中您能否真正起到带动的作用,而不是观望,大法弟子的慈悲心是不会容忍自己旁观邪恶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以及欺骗众生毁灭生命的;或者您不觉得自己有多高,您有许多的困惑,想通过明慧文章来衡量其他同修的境界,寻找能够有所依靠有所依托的,来加强自己对真理的信仰。那我们想一想啊,您自己的迷是否挡住了您破除迷雾的心眼,就像师尊在《转法轮》中讲的有求之心。我们相信,您只要坚持不带有求之心去看《明慧文摘》,您就能够不受空间阻隔与大法弟子们心心相印,大法洪势的脉搏和步伐您就能够触及得到。

3. 有不少同修对上一期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新闻报导写作要求的专辑有些看法,在这里我们与同修交流切磋。

有同修反映,有人认为新闻写作印得太多,许多同修看不懂或者指出他们并不都去写新闻文章,不用都读这篇文章。我们是这样想的:

第一,正法修炼是全方位的。我们拿出来的每一篇文字材料,不管是揭露迫害的还是当地情况报导,其实都是关于大法真相的新闻。这些文字材料能否很好地达到救度世人的效果,这是我们必须更认真考虑和用心下功夫的,而如果不知道写作的基本常识,就不容易判断自己的文章写作水平如何。文章写作的质量和能否引起读者的阅读兴趣以及阅读效果直接相关,一篇揭露邪恶的文字,你写的再详细,如果没有提供写这类文章应该提供的基本信息,这篇文字材料就成了自说自话,只能给了解情况的人看,却无法引起不了解情况者的共鸣,更谈不上给世人留下深刻印象。

从大法整体来看,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在尽最大可能地提高自己的境界,提升自己的层次和扩大自己心性的容量,《转法轮》中所讲大根器之人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我们作为大法粒子应该拓展讲清真相的方式方法,尝试尝试自以为不会而救度众生需要的知识和技能。

第二,其实大法弟子的写作技能也决不是技巧的问题。为什么有的学员的文章娓娓动人,而有的却简单堆砌?其实是和我们的心有关系啊!当我们都把心放在如何“智慧”地救度众生上,再来看这些写作技巧时,就会吸收到作者为别人着想的心态。作为大法弟子应该了解大法整体的局势,虽然自己可能暂时不会从事文章所指的具体工作,但是我们要举一反三,触类旁通,通过写明慧文章帮助我们开启更多的智慧,增长我们与世人用语言文字沟通的能力。

第三,更为重要的是,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本地区的大法工作需要你的配合,也需要整体上的协调一致,仅仅是在网上发布一则消息,就有获得消息、验证信息、传递信息、书写消息、再次确定消息中的时间地点名称等信息、再以新闻报导的形式写出稿件、传到上网点、在网上发布、再反馈回本地,等十个环节,你说能不需要你及众多同修的协助吗?在这个过程中真正写新闻报导的同修确实不多,但如果每一个环节的同修都了解新闻稿件的写作要求,那么,我们在提供消息时、在传递消息时、在听到消息时,我们不是会用所了解的知识去自觉地验证消息的可靠性并去补充确定所需要的消息内容,使消息更加完整吗,以提高消息发布的速度,使消息更具有时效性和揭露邪恶的准确性。同修,你觉得我们说得有没有道理呀。

4. 有同修对我们揭露邪恶的迫害有顾虑,担心将邪恶之徒在网上发布以后,恶警会追查与它们恶行直接关联的学员;而且,某些离家出走的同修将自己在劳教所所遭受的迫害写出来并将参与迫害的恶警及单位的有关人员予以曝光,这些真相很有针对性,而有些同修经过商议后认为揭露自己所遭受的迫害的同修有私心,没有顾及到邪恶报复对其他同修的压力,这些同修提出他们不去帮助发散这些真相,这一现象是当前本地区突显的一个问题,存在于某一地域的同修之中,虽不是整体现象,但却反映了那一地域同修长期存在的根本性的疑惑。

2002年本地区一位被关在劳教所的大法弟子,绝食抗议邪恶的迫害,并且分别给司法厅、省人大和纪律检查委员会写信反映所遭受到的非法迫害事实,并将一个积极参与迫害的劳教人员也写入信中,这个所谓“班长”看到他写的这段事实时,当时就把信给撕毁了。这位同修坚定正念,再拿起笔,更加详细地揭露邪恶的暴行和花招,将写好的信放在最显眼的地方,那个撕毁信件的劳教人员看完信后,急急忙忙给这位大法弟子松绑,以格外客气和尊敬的口气说:“老师,您看我这个人怎么样?”,以后再不敢助纣为虐了。信发出后不久,劳教所的一位“领导”与这位大法弟子交谈后,惊呼:“你太清醒了!”第二天,便放了这位绝食九十六天的大法弟子。

2003年8月份,我们发布了《青海省追查迫害法轮功证据材料收集组公告》,同修们将公告张贴、发散到派出所、劳教所,甚至送达到公告中被揭露警察的家人、邻居及单位同事的手中。女子劳教所原管理科科长段海容的父亲质疑他的女儿:你到底干了什么,人家叫你“恶警”……,全世界都知道了。

在9、10月间我们的公告起到了相当大的震慑作用。在此之前,经常接触大法弟子的警察感受到法轮功的纯正、神奇,受到同修的影响和感召,很反感那些恶警的行径,甚至有些公安局长在下面给学员说,你们回去尽管在家炼,讲真相时别让抓住,我们也尽可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大法的威力下,在全球大法弟子持续不断正念的激荡中,在同修们的揭露下,在许多现世现报的事实面前,邪恶日益不安,不得不改变了迫害的形式,变换伪善的面孔;并且,将劳教所、监狱的邪恶之徒掉换工作岗位,来了个大换班。将男子劳教所主抓法轮功的副所长马如强调到青海省海西州的格尔木,女子劳教所的中上层干部换了许多,段海容升为副所长作为安慰,调进一位性情强横的离异了的女警作为所长(我们注视她的所为,听其言观其行,再做出相应的举措,毕竟她也是被蒙蔽的需要救度的生命)。

之后,恰逢师尊的批注发表,极大地振奋了同修们的精神,同修们展开了收集邪恶迫害的犯罪事实、整理参与迫害人员的名单及证据的工作。

三、分析本地区的情况,真正学好法,以更加纯正的心性,更加理性智慧地讲清真相。

青海有她的特殊的地方,信佛信神的众生较多,在与人间相近的空间中有些奇特的异灵;经济欠发达,受到唯利是图的影响稍微少些;但是多种宗教多种民族混杂是本地区特别之处,需要大法弟子具备相应的能力和技巧,也要求同修在讲清真相中要有纯正的基点,以平和纯正的心态,面对复杂的局面,尊重各种信仰及各民族的习俗,深刻认识大法中有关人世间这一层次的法理,不偏不倚对待各种生命,只要能够救度他们,不要去纠缠这些观念和信仰及行为方式的高与低、对与错。

1. 中国大陆的江氏集团及610迫害组织散布谎言,毒害参与迫害的各系统的工作人员,它们向公安、武警、国安等部门的人员,散布谎言,诬蔑大法学员反对政府、推翻国家政权、有政治野心和目的,肆意栽赃胡说大法学员破坏民族团结、破坏稳定,甚至弱智地宣称法轮功背后有国际反华势力——理由竟是师父为什么会定居美国。照它们的逻辑,凡定居美国的华人都是与所谓的反华势力有染。而那些长期受到“对敌人要象秋风扫落叶那样残酷无情”训练的充当邪恶破坏工具的年轻武警战士和公安人员,对待大法学员确实是象野兽那样残酷,它们宣称,进了这里,你就不能把自己当作人了,任何的对抗它们都以极端的手段摆平。所以,贺万吉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就被青海省海北州浩门监狱迫害致死。针对青海的情况,我们应有针对性的方法讲清真相,加大对武警和公安部门揭露邪恶的工作力度。并且在讲清真相中一定要把握分寸,清除邪恶的那些谎言。

2. 现在由于大陆文革的后遗症,很多的中国人对没有物质利益的信仰都感到不可思议,如果他们找不到坚持真理的世俗理由或者世俗利益,不论信仰的是否有理,他们就觉得激进、狂热,马上与非理性的偏执联系起来,认为会导致疯狂,从而认为这种坚定会对信仰者和他人造成威胁,你越表现得激烈、不顾身家性命,他们越认为可怕,所以大法弟子一定要呈现出佛性,理性和智慧。面对各种观念的人要有纯粹的正念,学法一定要纯正,保持对大法金刚不动的心的同时,在外在的行为举止、语言态度上,首先要为对方着想,要为大法负责,要对社会负责,要防止不好的人心受到外界的利用和干扰,不论是多么邪恶的人,我们也要怀着真正为它及与它有关生命着想的慈悲,即便由于它的所为它必将会被淘汰,我们也应发自内心的理性、智慧和慈悲看着它为它的所为而遭到的天谴,并慈悲地展示给其他众生,以端正众生的道德。

限于篇幅,我们暂且交流到此,由于层次所限,种种细微的感悟把握不当,期望同修指正,让我们能够在文字内外畅快地交流,共同感悟大法的精深,共同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