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京护法行


【明慧网2003年12月28日】2000年底,我们当地的部分大法弟子商定:12月30日齐聚北京,共同到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因突发事件我与另一位同修提前十天进京。(当地警察和我们单位都在抓我,而且市委副书记下令要不惜一切代价要抓到我。同修是因拒绝进洗脑班而流离失所。)

12月30日上午我和同修来到约好的地方,等了一上午也没见到家乡的同修前来,我俩就一同来到天安门广场继续寻找。(事后得知,因电话被监控导致家乡部分同修还没来得及出家门就被警察绑架。)从中午到日落也没找到家乡的同修。天安门广场到处是国安、公安、武警和各类怀揣对讲机的便衣以及来去匆匆的多辆警车。我们亲眼目睹了大法弟子因炼功、举横幅、散发真相传单、喊法轮大法好被打被抓的情景。有一些同修还没行动就被便衣怀疑盯上了,以检查身份证为借口强逼回答诬蔑大法言词,拒不回答就被强行抓上警车。一位中年大法弟子高举起“法轮大法好”的横幅,似一尊雕像在落日的余辉下巍然耸立。没听她喊什么口号,但她用自己那躯体的语言,无声的呐喊出想要表述的一切及内涵。那一刻人们的心灵被震撼了!虽然她那感人的举动仅仅持续了半分多钟,就被急速赶来的便衣给打破,可那一幕已定格于我心灵深处,至今难以忘怀。我们见证了大法弟子们一幕幕舍生忘死、义无反顾、可歌可泣的正法历程,兑现着各自的史前大愿。

31日,也就是即将逝去的二十世纪最后一天的上午,我和同修再次步入天安门广场。在旗杆下我凝视一下天空,对师父默念道:“师父!弟子来了,请您加持弟子!”这时和我同来的同修从袖筒里抽出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我早就瞄好旗杆护栏东侧那群(50余人)正在以天安门城楼为背景集体留影的外国游客,于是疾步来到他们面前,迅速展开“真善忍”横幅,用尽全力高呼:法轮大法万古奇冤!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还没等我将第三句喊完,就觉头部挨了几下,头一沉就栽倒昏厥过去。等我清醒过来时,几个便衣正对我连踢带踹,我睁开眼见那群惊魂未定的外国游客们正叽哩呱啦的在说些什么。两个便衣拽着我的衣领把我拖向十几米以外的警车。这时我才发现右脚上的鞋已被打丢了。心想:连死都不在乎了还在乎一只鞋干嘛!可刚到车上,身后就跑来一女同胞将我丢的鞋给送来了。警察让我坐下后,我解开防寒服帽子摸了摸头上已肿起了三个包,额头上还在流血。这还是隔着帽子打的,用了多大劲哪!但浑身上下一点也不感觉疼痛,我知道是师父在呵护着我。

抓满一车大法弟子后警车就直驶天安门公安分局。到分局里如实报出姓名和单位或籍贯的同修就被转走了。不报姓名的同修们全关进分局东侧狭长的院子里。当我进到院子里时,立刻被一种非常祥和且殊胜的气氛所感染。先到的同修们在齐声背诵《洪吟》,每进来一个或一批大法弟子,大家就热烈鼓掌欢迎。押进来的大法弟子就像见到久别的亲人一样。双手合十激动得热泪盈眶。我用目光找到了与我同来的大法弟子,我俩点头互致问候。这时从我后边进来一位50多岁的男大法弟子。他告诉我他已来这儿三次了。

过了中午,通向外面的院门打开了,男大法弟子先被押上外面的警车,当轮到我出院门时,我转身向和我一起来的女同修挥手致意告别,突然全体女大法弟子用热烈掌声对我的举动以回敬和送行。当时我激动的泪水再也无法止住。我们目光交汇,一切尽在不言中。我被警察强行押上警车。车启动后,看到一位20多岁的同修,一个警察问了句:你炼多长时间了?同修很干脆的说:真修一个月!短短的五个字,引得全车厢的人都投去敬佩的目光。

十几辆满载大法弟子的警车汇集到某公安分局后,把我们全分散到各派出所。我和另外四名男同修被拉到郊区派出所,关进了冰冷的留置室。我们带着不同方言的五个人,(北京门头沟、江苏、山东、山西、河北)进行了切磋和交流。大家在法上互谈认识,共同提高。并相互勉励。北京同修认为应实报姓名地址,为的是使他们地区的同修都走出来证实大法。我们四人均认为不能配合警察。对我们逐个进行提审时,我们都用正念抵制了邪恶。派出所警察吃完晚饭后,把北京大法弟子叫出去,一会儿来辆车就把他接走了。一个多小时后,把我们四个也叫了出去,退还给我们刚来时从身上搜去的钱和物品,让我们上了警车。也没告诉我们去哪儿,就开车猛跑一段后拐上了京沈高速公路,向北京相反的方向跑。我悄悄的从衣袋里掏出那张差一点暴露我身份的家乡车站至北京站的列车时刻表,塞进了车座套里。过了一会儿,车停了下来,警察让我们下车,我们发现这里不是高墙电网,而是河北境内三河县一个乡镇。警察说你们不能再进京了,从这里找车各自回家。说完丢下我们开车走了。我们找了个小饭馆吃完饭,已是深夜11点多钟了。我们四人顺着坐车来的方向开始了步行进京的跋涉。起初是沿着公路走,后来发现走公路绕远,不如铁路直线,于是我们又拐上了铁道线。在阴霾的夜空下,笔直的铁轨遥无尽头的伸向远方,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北京走去。我感慨道:看来我们只有在这步行进京的路途上冲破黎明前的黑暗,迎接新世纪的第一缕曙光了。意义非凡哪!

直到东方有些发亮,我们才走到北京市区边缘有客运汽车的地方。好不容易才找到去天安门广场的汽车,上车一问已是元旦早晨六点多钟了。下车后见天安门广场已戒严,正在举行升旗仪式,我们根本进不去。我们只好来到北京站,资助了没钱的同修,各自乘车返乡,投入到证实大法的洪流。

回首三年前的这次不平凡的进京历程,心情久久难以平静,天安门广场上此起彼伏的“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惊天动地的声音仍在耳边回响,大法弟子们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伟大壮举再现眼前。而且时刻激励着我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正法实践中牢记使命,正念正行,去兑现那神圣的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