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以我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


【明慧网2003年4月19日】我是一名女大学生。在12岁时,由于妈妈患心脏病住院,请名医,找专家,花了三万余元,病却继续加重,就在这种情况下,有人给妈妈请来宝书《转法轮》,妈妈学法轮功不到两个月,不但妈妈的心脏病好了,连其它的病如:高血压、气管炎、胃炎等十余种疑难病症也奇迹般一扫而光,更神奇的是满头白发变成了黑发。我明白大法不一般,我感到师父太神了,从此我和妈妈一起学法。全家人担心妈妈的病久治不愈的愁容不见了,全家幸福美满,欢乐一片,我知道这是大法给带来的。

99年7•20,邪恶的江XX开始对法轮功疯狂镇压,我的家由祥和美满变得阴沉凄惨,七零八落。妈妈无辜被关六次,被抄家四次,强行勒索加上扣发工资款额达三万七千余元,恶警象阴鬼一样明闯暗探到我家骚扰达四十余人次,同时数不清的大法弟子遭到了更残酷的迫害,有的被判刑,有的被劳教,有的被逼得流离失所,丢下家里的幼子老人无人照管,甚至很多人被活活打死……首恶逞凶、恶徒横行,上亿人面临迫害,文明的中国大地简直成了人间地狱。

在这次正邪的较量中,我为了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曾三次进京,两次走上天安门。第一次正法是4-25,那次是为了要求释放无辜被捕的45名天津法轮功学员。当天下午4点40分至五点左右,在西边的大法弟子看到了天上出现了大小法轮,大的象伞,小的象球,五颜六色,满天飞舞,整整显现了20余分钟,同修们有的合十,有的流下了激动的泪水……连警察和清洁工都在向着法轮不停的喊:“快看、快看!”同时掌声四起。夜里九点,听说放了人,我们便当天返回来了。

第二次是2001年元旦,到京后便被便衣骗到黑店,进店前他们说不要身份证,每人每夜10元,一进店他们立即强行每人要100元。全店布满了便衣特务,我姨不说地址,被打得血顺口流出。我和妈妈被带进一个房间,他们问我的姓名,妈妈制止我说:“没必要告诉他们。”妈妈说这是黑店,我们不住了,拉着我就要走。后来一个人进来拦住我们不让走,100元又给退了20元,说你俩共收80元,一人40元。(其他人强要100元后也没让住)

第二天八点多,我们来到天安门,一眼就看到一条巨型红色横幅。我们赶到跟前时,听说这个横幅有99米长,警察半天也夺不走,后来用刀一段段地割开了。那天早上不知拉走多少车大法弟子。这时又见一位坐着轮椅的老人高喊“法轮大法好”,从西南方向进来,紧接着我看见有一位父亲抱着3、4岁的小男孩口里不停的喊着“法轮大法好”,双手把“还师父清白”的横幅举过头顶。有时在同一个地点,突然有3、4个人齐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有时在不同的地点同时打出数个不同字样的五彩横幅。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高喊着:“真善忍是教人向善的,师父是救人的,镇压是错误的。”也被几个恶警抬上警车,在车内她还继续喊着……我看到年轻的弟子举着横幅喊着:“法轮大法好”绕着广场周围跑;我看到年迈的弟子横幅还没打出就被恶警打得头破血流;还有一个警车拉满了大法弟子,一个6、7岁的小女孩领着全车的人喊着大法口号……全场便衣密布,举横幅喊口号也此起彼伏。下午又打出一条100米长的横幅……

由于妈妈那天要找一位同修,从广场三进三出,结果同修没找到(后来才知道,在我们没进广场时那位同修就被恶警带走了)。我和妈妈带的横幅也没打出,为此我后悔、我自责、我流泪、我的心在滴血,我好象长大了(当时17岁)。我看清了邪恶的卑鄙,我看到了法的伟大,我为同修的壮举感到自豪,我明白师父的事没白做。

2001年7-20,我和一位比我大一岁的同修再一次到北京证实法(去天安门广场贴标语)。一进广场就看到恶警布满了整个广场,五步一哨、三步一岗,有时象梳头一样反复来回跑,还有很多便衣在隐蔽的角落里,象寻找猎物的恶狼一样四处张望,大有乌云压顶天欲坠之势,可我们并没有把它们放在眼里,毅然开始了我们的正法行动,一边在广场各处张贴“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真善忍”、“还师父清白”等真相标语,一边坚定地默念师尊的正法口诀……突然广场中心聚集了很多人,我们跑过去一看,原来是五、六个恶警正对着一个20岁左右的大法弟子连推带搡,恶警们手里还拿着刚刚从这位大法弟子手中抢来的横幅。而这位女弟子始终从容镇静,正义凛然地高声在讲: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就是学法律的,你们这样做是违反宪法、侵犯人权、执法犯法,真正应该受到法律制裁的是你们,而不是以真善忍为准则的这些好人……因为围观的人很多,还有外国人,这些恶警被震慑得狼狈不堪,慌忙把这位女学员推上警车。我从车窗看到恶警们推倒这位大法弟子拳打脚踢,此时我震惊了,这就是所谓的首都警察,它们竟然对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如此残暴,更看到江氏流氓集团卑鄙的邪恶本质!

几分钟后又有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大法弟子站出来了,又一个……他们一个个被残暴的警察推上警车。此刻我落泪了,我为大法弟子的壮举而骄傲,更为中国的无望而痛心!难道这个所谓的首都每天都在重复着这毫无人性的镇压吗?江氏为何要与这上亿的善良百姓公然为敌?难道江一手遮天无视国家法律而永远逍遥法外吗?这时我不由得想起了历史上的昏君为什么会亡国……此时此刻我豁然明白这些伟大的修炼者为什么要坚决这样做,原来他们是要用生命唤醒世人!同修的舍生忘死激励着我,我一口气贴完了所带的五十条左右标语,当往天安门围栏上张贴时,被恶警发现,我并没有害怕,一边继续贴一边发出强大的正念“让恶警定在那里过不来”,它就真的没动,我真的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我们就是正法神,一切邪恶都将在师尊的正法口诀放出的万丈金光中化掉!

师父说:“目前所有对大法犯过罪的恶人,在对大法弟子所谓的邪恶考验中没有利用价值了的已经开始遭恶报,从现在开始会大量出现。……”(《大法坚不可摧》)

为了唤醒和救度所有被电影、电视、报纸等媒体铺天盖地的谎言蒙蔽的世人,我把妈妈给我的每月100元生活费(每月只吃17-60元,我想再苦也比监狱中的大法弟子强得多)和亲朋好友给我的压岁钱节省下来(几年来共攒了2000余元)用于做真相资料,揭露邪恶制止迫害,广泛寄发给各级政府、公安和学校等领导、群众和恶警及610等……政保科科长找到学校要查我的笔迹,让校长拿我的笔记本,校长问我说,你给公安他们寄过法轮功材料没有?他们来调查你。我说那是救他们,我要去给他们洪法,让他们不要再做既害人又害己的事了。校长害怕地说:这样会带来麻烦的。校长拿了其他学员的笔记本给公安看去了。

一天晚上,我去一栋楼里做真相材料,很费劲地摸黑到了顶层,心里想:如能亮点多好啊,突然这一层的灯真的亮了(无声控),当下一层楼时这一层又亮了,一直到底层都是这样,发完材料出来一看六层楼全是漆黑一片,我知道这是大法的神威,是师父鼓励我。

以上我的经历,证实了法的殊胜、伟大,也是我看清了江氏集团的残暴、邪恶,在此把它的罪恶公布于世,以求世人能清醒,免遭毒害,更希望“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尽快调查依法严惩江氏犯罪集团,营救被非法关押的以真善忍为准则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让光明再现人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