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赵志飞再次被控犯罪(二)

湖北武汉彭亮一家五口被迫害的经历:弟弟和母亲被迫害致死,父亲,妹妹及彭亮本人被非法关押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2003年11月,来自欧洲、北美和澳洲的41名法轮功学员在德国起诉了16名迫害法轮功的中国官员,其中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赵志飞是第二次在海外被法轮功学员起诉,罪名是群体灭绝罪、实施酷刑罪和反人类罪。

有大量事实和文件证明,赵志飞作为湖北省610办公室的主要负责人期间,其610办公室给湖北省所有警察局、看守所、监狱、各部门和单位中管理法轮功的人员下达命令,让他们利用酷刑、恐吓、人情、软硬兼施的方法迫害法轮功学员,不管是酷刑折磨,还是“无微不至的关怀”,其目的都是让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消灭法轮功这个群体。

2001年7月湖北武汉法轮功学员彭亮通过互联网在将省公安厅副厅长、610办公室头目赵志飞告上美国的法庭。2001年12月21日,纽约的美国联邦法院法官对赵志飞进行缺席判决,判定赵对其所辖湖北省的法轮大法修炼者犯有非法致死、酷刑、非法监禁和反人类罪行,并违反了其他国际人权法律,并负有赔偿责任。这是第一个中国迫害法轮功的官员在海外因其对法轮功的镇压而被判有罪的案例。

1.弟弟彭敏-被迫害致死,中央电视台阴谋造谣

* 因炼功被捕,被殴打致残

据明慧网报道,2000年3月彭亮的弟弟彭敏被抓,并关进青菱看守所。在管教朱汉东的指使下,彭敏多次被十五、六个犯人按在木板床上用布鞋的塑料鞋底猛烈击打臀部,后来犯人害怕打死人才停止殴打彭敏,而彭敏因为炼功不知被毒打过多少次。

在2000年8、9月份时,彭敏的臀部中央和左腿长了2个直径13-15厘米的脓包,看守所不但不给予相应的治疗,反而暗示犯人借机“教训”他。10几个犯人将他按倒在木板床上,轮流挤压他身上的脓包,致使他剧痛难忍,全身由于剧痛而抽搐,连续近一月晚上无法入睡,只能蜷缩在门边,这也给彭敏的健康造成了极大的损害。

大量的目击者证实,警察在2001年1月9日毒打彭敏,造成脊椎第五块骨头粉碎性骨折、颈椎压缩骨折,完全瘫痪,其母得知该消息后,将彭敏接回在家。

* 610办公室指使医院继续迫害

正当彭敏精神和身体稍有起色之时,却被市公安局防暴大队派来三十余名警察强行绑架至武汉市第七医院进行所谓的“治疗”。到第七医院之后,警察协同市610特派员将彭敏隔离至该医院住院部二楼骨外科尽头的一间小屋内,外面用屏风挡住,并强迫其母和兄弟(彭亮)昼夜看护,不得离开,名为看护,实为隔离软禁,以免走漏风声。同时将武昌中南街派出所的警察安插在隔壁的房间内24小时监视他们的行动,以防他们同外界接触,同时禁止其家人放大法的音乐及录音带,禁止彭敏学法。在医院期间,院方在610办公室及市公安局的指使下,公然对危在旦夕的彭敏不闻不问。并对其家人宣称,要想出院,除非等彭敏死后,彭敏一天不死就一天不能出院!这时的彭敏头部以下的身体已经完全失去知觉,其背部因在看守所受到的迫害而溃烂了一个大洞!

* 央视造谣,惑乱视听

2001年3月9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摄制组与武汉电视台的人来到医院,对彭敏及其家人进行“采访”,这时院方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面对摄制镜头,一边帮彭敏上药,一边帮他翻身,好让他正面面对镜头,并对采访人员说:他们用最好的医生、最先进的设备、最见成效的药对彭敏进行着治疗!彭敏及其家人当即就揭穿了院方的弥天大谎,同时彭敏还详细叙说了其受伤瘫痪的经过,他反复强调受伤瘫痪不是因为炼功,实为邪恶迫害至此!可中央电视台的采访人员却置之不理,一再问一些套话、空话进行遮掩,他们问彭敏的母亲:“你儿子搞成这样,你后不后悔?”其母义正辞严地回答:“不后悔!”事后其母告诉其他学员:她不后悔的是她的儿子选择了一条正路!

* 彭敏含冤去世,被公安强行秘密火化

2001年4月6日晚6时左右彭敏含冤而死。遗体在2001年4月7日上午10时左右就被公安强行秘密火化,看守所公安非常清楚这是为什么。其间,其父彭惟圣被从何湾劳教所接出来看过彭敏遗体一眼,随后又被投进何湾劳教所,彭敏的妹妹彭燕在牢中,之后很久对彭敏的死讯一无所知!

2.母亲李莹秀

* 被警察打破脑袋,到医院后不治而亡

彭敏去世后,公安就将彭亮及其母亲李莹秀关进红霞洗脑班,单独看守。由于李莹秀痛失爱子,几日未进食,又吃不进洗脑班的带辣椒的菜,再加上盖的单薄,出现发烧症状,被4个警察强行架去医院。当天回来后,李莹秀将针头拔掉,说已好,却被4恶警一阵暴打,强行架走。李莹秀当即责问,说要记下恶人的罪行,随即被恶警将脑袋打破,到医院后不治而亡。2001年4月29日,彭亮的母亲李莹秀在她的儿子彭敏死去22天以后与她的儿子死在同一家医院。

* 警察,央视掩盖罪行

其丈夫彭惟圣从何湾劳教所戴着手铐去七医院看了她的遗体最后一眼,发现李莹秀的头发已剃光,头部有创面,鼻子和口中有淤血,衣服上也有血迹,老彭悲愤的质问在场的公安和医务人员:李莹秀到底是怎么死的?!在场的医生说:李莹秀的死因是因为脑溢血导致死亡,脑袋上的血迹是由于解剖时做脑穿刺时留下的。但老彭知道李莹秀根本没有与脑溢血有关的病史。一个警察告诉他李莹秀的死因是在她儿子死后“讲话太多了”。其后中央电视台为掩盖罪行,称李莹秀死于“突发脑溢血”。

3.彭亮

* 因上访被关押

因1999年进京上访,彭亮于2000年3-8月底被关押在武汉武昌区青菱红霞洗脑班,受尽了折磨。2000年国庆前夕,又无故被拘留15天,据说是怕他又到北京去上访。

彭敏去世前后,彭亮被关在武昌区青菱红霞洗脑班,彭亮在洗脑班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出来,和母亲将彭敏从医院接回。彭敏去世后,公安就将彭亮及其母亲李莹秀又关进红霞洗脑班,单独看守。

弟弟和母亲去世后,由于一连串打击,加上每天有看守人员打彭亮四十耳光,彭亮将撕毁的保证又重写了一份,这样彭亮又被允许在小东门省电力一处门口修车,并找机会上告残害其母、其弟的恶人。

* 上告美国法庭,被恶人继续迫害

由于国内没有说理的地方,在功友的帮助下,彭亮终于在2001年7月通过互联网在将省公安厅副厅长、610办公室头目--赵志飞告上美国的法庭,在这样的情况下,为避免进一步被迫害,彭亮只有先躲避起来。后因叛徒出卖,彭亮于2001年8月被抓,同时好几个帮助彭亮的学员也被抓,如武汉市武昌区中南街大法弟子严志刚,武汉大法弟子刘迅春。

被抓后,彭亮先后被关押在武汉市第二看守所,那里是关押重犯、死刑犯的地方,后又转到武昌青菱看守所,最后被转到武昌区610洗脑班。彭亮一直受到严酷的迫害,公安系统并对外严密封锁彭亮的情况,严格控制不让彭亮靠近关押大法弟子的楼前,不让彭亮和大法弟子接触。有一次有个学员的家属接见,正好彭亮在接见家属的房间里做卫生,工作人员叫彭亮立即离开;还有一次停水了,彭亮提了一桶水想给楼上关押的学员送去,还没走几步,恶警就恶狠狠地叫他把水桶放下,还骂骂咧咧地叫彭亮回到小锅炉房去。

4.妹妹彭燕

* 被非法逮捕,两次被上“板子镣“(一种专用于死刑犯的刑具)

彭燕2000年3月因为打印《转法轮》而被非法抓捕,关入武汉第一女子看守所,后迁往东西湖吴家山二支沟。这是她第二次被非法抓捕,同时被抓的还有她的哥哥彭敏和一叶姓外地大法弟子。不久他们便被所谓的“批捕”。在中国,“逮捕”便意味着可以“合法地”被长期关押。

彭燕刚被抓入“一所”时,由于不肯脱衣服搜身,被打得很厉害,很多监号的人都听到了。后又因为不肯保证在监内不炼功,两次被上“板子镣”。(“板子镣”是一种97年已被废止的,专用于死刑犯的刑具:让人呈十字形躺在木板上,手脚用铁件固定死,臀部下面挖一个洞,大小便就从洞中排下。前后共39天。第二次上镣时,有一次,朱××、海××(女子看守所的男所长)等三个所长巡监到她们监号,劝彭燕写“保证”便可下镣,因彭燕态度很坚决,所长朱××便令她们监号一个刑事犯用拖鞋底抽打彭燕的脸,那个刑事犯不愿意,朱××就威胁:“你不打她,我就要‘外劳’打你。”那个刑事犯被逼哭了,彭燕看不过,就对她说:“你打吧,我不怪你。”那个刑事犯边哭边打,所长还在旁边不断地吼叫,直到抽打了几十下,所长才罢休。

因为拒绝穿牢服、拒绝背监规,多次被恶警刘连珍上铐子、罚站、殴打,(此恶警一向对大法弟子莫名的仇视,总是变着法整大法弟子,并挑动刑事犯仇视大法弟子)。“五一”时彭燕正被上铐子,所里来了大批的活(书页子),恶警刘连珍竟让彭燕一个人干全监号的活(几千张书页子),

* “上面”命令:软硬兼施,不择手段施行转化

彭燕2000年3月被非法关进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判了三年,当时22岁。2001年7月底转到武汉市女子监狱喷织中队,由于她哥哥彭敏和母亲李莹秀被湖北武汉恶警迫害致死之事在国际上已经曝光,邪恶政治集团为掩盖罪行,切断国际法庭证据来源,不择手段千方百计要转化彭燕,据狱警说,上面有命令一定要在短期内“转化”彭燕。

彭燕从看守所到监狱近三年受尽折磨,吃了无数苦,始终不妥协,体罚对她已不起作用了,监狱专门针对她组织了一个所谓“学习班”,包下了犯人聚餐、住宿的一栋楼。从各中队抽调出迫害大法弟子有经验的狱警,主要是指导员和队长一级的,有男有女,共十几名,加上包夹犯人近二十名。在这个所谓的学习班里,恶警完全用另一副伪善的面孔,他们与彭燕同吃同住,每天吃好的,还要睡好,生活上还“无微不至”把彭燕当成小孩哄,从监狱一把手到各部门负责轮流做工作“攻坚”,监狱政委韩汉云还假惺惺地把彭燕认作干女儿,在录像里面公开搂着彭燕说“这是我最不听话的女儿”。并许诺给她解决家庭困难,出狱后帮她找工,另外还把武汉“610”和一批犹大弄进监狱,内外勾结全力对付彭燕。最阴毒的一招是,上面命令彭燕不“转化”,所有参与的狱警都不许回家,就这样搞了二十多天,利用彭燕的善良造成巨大精神压力。当彭燕妥协时,这些警察个个激动得抱在一起哭成一团,丑态百出,然后摄下录像到处宣传,欺骗世人。

5.父亲彭惟圣

彭惟圣1999年因二次进京上访被劳教一年半,被关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二大队。彭惟圣本是2001年4月28日到期,然而因不放弃法轮功被延期6个月。6个月又满,仍不放人,再延期3个月。2002年元月直接转到武汉市武昌区余家头江堤旁的武汉市武昌区610洗脑班,那里的领导公开宣布:“不妥协,无限期关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