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迫害动不了大法弟子的心──内蒙古刘占余一家遭遇


【明慧网2003年12月30日】我叫刘占余,家住内蒙古兴安盟突泉县突泉镇西柳乡。一九九七年上半年,我全家人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没修炼大法之前,我妻子身体有多种病,心脏病发作最严重的时候会休克,经常到医院打针吃药也不管用。后来邻居介绍炼法轮功,当时没有书,就有两本炼功带。神奇的是,第一天我和妻子炼完功后,晚上做梦师父教我妻子炼一宿功,炼功第三天全身所有的病全都好了,当时妻子激动的热泪盈眶,说慈悲的师父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九八年正月初七,我和妻子去看同修回来的路上,因开车的人喝了很多洒,车开得挺快,突然车翻了。当时我从车里滚出来了。妻子被砸在车底下,锁骨摔断了,胳膊被砸劈了,柴油机开水流在我妻子的脸上,可是到脸上时开水变成了凉水。然后把车吊起来回到家。我看见法轮从外面飞到我家的屋里。妻子三天后就能炼功了,还能教新学员炼。没到一个月身体的伤就好了。这就是大法的神奇。

九九年七日二十二日,恶人开始了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我正看电视,所有频道电台开始播放诽谤污蔑师父和大法的录像。我惊呆了,全身开始发冷哆嗦起来,我下地对着电视喊;这不是真的,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好的,真善忍好!我的心声喊出来后,我所有的害怕哆嗦全都无影无踪了。但我内心感到了极大的痛苦,想到中国老百姓又要遇到一场新的文化大革命。

后来我们全家人来到了营口鲅鱼圈打工。2001年1月份,我家突然被恶警包围了,大儿子刘福利在亲属掩护下机智地跑到六楼走脱。恶警进屋之后开始抄家。恶警把我家在农业银行6千元的存折抢走,还把不炼功的亲属仅有的700多元钱抢走,还有一部价值900多元的摩托罗拉新手机一部还有600多元的手机卡,还有一台人力三轮车。最后恶警把我亲属一家绑到了鲅鱼圈红海派出所,把我18岁的小外甥女打了几个嘴巴子,把16岁的小外甥毒打了半天,小舅子也挨打半天,让他们交待我们全家的下落,和资料的来源。后来突泉县公安局把在鲅鱼圈打工的三家亲属强行押解回老家,使他们经济和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痛苦和损失。从那以后,我们全家人流离失所。

2001年10月16日上午8点多钟,我在辽宁盖县被绑架到盖县公安局,中午三个恶警开始对我下毒手,用手铐把我扣在床上,揪着头发开始往墙上撞,头发被揪下二绺,问我资料的来源?我坚决抵制迫害。他们把我送到盖县看守所。我向犯人讲真象,犯人们说你们这么好也抓?有几个人说我们出去后也炼法轮功。在盖县看守所关押119天后,内蒙古突泉县以王景华为首的恶警强行判我劳教一年,送往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

在图牧吉劳教所,有两个狱警问我为什么炼法轮功。我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大队长张某说这里不让炼功,我告诉他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我告诉你我们这套功法是法炼人的,我现在跟你说话,功还在炼我呢,你也看不见。张就乐了。我被分到二中队,那里关押很多大法弟子。他们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我也参加了绝食。赤峰大法弟子王海绝食87天,还有几名同修绝食81天,一个月二个月的太多了都没有出现生命危险。狱警说:你们大法弟子真神了。我们知道是师父在保护着我们。

2002年5月至6月,狱警开始实行强制转化,让站排、报数、背狱规,我坚决抵制。一个恶警说:“不信我今天动不了你?”我说:最起码你动不了我这颗心。然后这个恶警和另一个开始用电棍轮班打我的头和身体,当时痛的我撕心裂肺,过一会儿不疼了。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保护着我。他们一直打了我两个多小时,打得我全身青肿,身上打肿了又开始打我双脚。恶警小杨还有几个刑事犯把我胳膊背到身后用绳子绑上,折磨我。我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恶警说这么折磨他还喊,把他吊起来,然后他们把我吊到双人床上,脚尖不让着地约十多分钟。然后把绳子解开一面,两个人抽胳膊,又绑上又抻了四次,恶警小杨把我的胳膊摧残得到现在也伸不直。我坚守自己的信仰,当时我就是一念: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恶警看真的转化不了我,就不管我了。但是给我加期一个月。

还有赤峰市大法弟子王占祥,抵制邪恶之徒的所有要求,被打得两条腿不能走路约二三个月。一天早上他说梦见在大海里游泳,还挺快的游上岸边。我说这是好事啊。起床后他就能走路了。狱警和劳改犯很震惊,都说法轮功真神了,腿说好就好了。

一次一个刑事犯让我背23号令,我告诉他不会。他凶狠的拿起木板立着砍我的胳膊,砍出几个大口子,现在还有疤痕。当时同修们都很担心,当时砍得太深没出血,流出了黄浆。几日后打我的这个地痞嗓子长了东西,说话费力,他这才明白了,说打刘占余,现在自己得报应了。打针吃药许多天之后才好。从此这些劳教犯再也不敢打大法弟子了。

我妻子因讲真象被抓到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还未放。长子刘福利、次子刘福明回突泉发大法真象资料,被恶警非法绑架到突泉看守所,当时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县长和王景华亲自督促恶警酷刑折磨我两个儿子。把手背过身后用手铐扣住大拇指,把许多酒瓶子插在胳膊中间,然后用电棍电,用电棍等物毒打,打昏之后用凉水泼醒继续毒打;昏迷之后再泼醒再毒打。经过许多天的折磨,他们很坚强,什么也不告诉恶警,最后我两个儿子都被判三年,送到内蒙古在保安沼监狱。现仍被关押,详情不知。我三儿子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以上是我们全家在大法被迫害后的遭遇。现在我和小儿子流离失所,妻离子散,身无分文,没有经济来源。

在我修大法之前,为了赚钱,牛、马、羊什么挣钱就杀什么。学大法之后,我再也没有杀过一次生,因为是师父和大法改变了我,使我真正有了慈悲善良的心,珍惜一切生命,而且也做到了不求名利,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仅从我们一家学法前后的改变,真正体现出了法轮大法是一部教人修心向善、使人类道德回升的高德大法。我们大法弟子正在做的,就是要停止江泽民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无理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