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也给了我丈夫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2003年12月31日】1997年8月份的一天,见到好多人在街上炼功,我也被吸引住了,从此开始修炼大法,觉得很好。但由于刚进门再加上开出租车很忙,炼功成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即使这样,我还是得到了无法言表的好处。

我开夏利出租车,在1997年12月份的一天(炼功不到4个月),一青年坐我的车,他让我拉着他转来绕去跑了很多路,当车跑到一土路上时,他突然要我的车,我知道他要劫持我的车。就说:“我兜里还有三、四百元,给你吧。”他不干。我就把车停在路边,那里有灌地的水渠,有些乱泥,我与他搏斗了2-3分钟,他拿出一把刀子约10公分,从我背后捅了一刀子,险些捅着肾,当时我从车里拿下一把钳子,也被他夺去,他一手拿刀子,一手拿钳子,气势凶猛。他用钳子在我头上乱敲,头皮血肿,两眼被打的看不见了,脸上划了三刀子,手被刀子乱穿,他还想把我手腕子的动脉割断,但只划了一条线。我拼命喊:救命啊!但无人管。此时我已使尽了劲,我想起师父了,就喊:师父救救我……我一下子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突然从另一条路上开来一辆机动三轮车,那恶人把我的包和手机拿着跑了。我立即站起来了上了车,当时下车时我把钥匙扔了,现在用腰上配的一把不好使的钥匙,开不开车,(我怕那恶人返回来)我就喊:师父快帮忙救救我!车发动起来了,当时我有一只眼睛还有一点缝,把车开到大半里远的庄头上,有一些人的地方,我的眼一点也看不见了。村里的人看我全身是血,满身是泥,都吓坏了。我告诉他们因由后,他们打电话把110叫来了,后我家人也赶来了,立即把我送到医院,两眼肿的比鼻子还高,也扒不开。医生说:“可能这双眼完了。”两个头角各缝了几针,腰间捅的那一刀的地方也缝了几针,拿了很多药。

回到家,家人见此状都哭了。打了三天针,功友们说:“大法弟子有师父管,不用打针就好了。”我再也没打针。第二天到医院检查腰,医生惊讶地说:“怎么好的这么快,已干巴了。我的两眼肿的睁不开,白眼珠成了紫血块,第七天功友把我领到炼功点炼功,眼睛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了。不久我就恢复了健康,也没有后遗症。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师父给了我这新的生命,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一定不会相信,当时我是实实在在的见证人,还有我家人与好多好多功友亲见。这么伟大慈悲的师父,这么好的功法,被江氏集团造谣、污蔑、栽赃、陷害我能不上访吗?在2000年正月我去北京证实法,被抓被打,被罚款真是天大的冤枉。2001年4月我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由于我学法不深,人心太重。被转化。我对不起师父,内疚极了,不久发了声明。[注]就是这样师父仍然慈悲于我,我丈夫遇险又是师父救了他:请看明慧网12月4日“幸免于难的司机说:我爱人炼法轮功(图)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