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尊的呵护下证实大法


【明慧网2003年12月31日】我是九九年二、三月份有幸得法的大法弟子。九九年七.二零进京上访被半路截回后,每天看到、听到的都是电视、报纸、收音机的污蔑宣传,曾经彷徨,常常打开师父的法像沉默良久,然后哭着问师父:“师父,这是真的吗?”师父总是慈善微笑的看着我。后来遇到一位坚定的大法同修,切磋后我想起了师父的讲法:“特别是在大气候下,都说大法好,从社会上层到一般百姓都说好,有的政府也说好,大家也都跟着说好,那么哪些是真心的呢?哪些是随和的呢?哪些嘴上说好,实质在破坏的呢?我们把常人社会的形势改变一下,大气候反过来的形势下,看谁还说大法好,看谁的心态在变化,这一下子不就表现得淋漓尽致了吗?”(《大曝光》),我终于坚定了修炼到底的信心。

在以后的正法修炼中有几件亲身经历想写出来与同修切磋,以便更好的助师正法,共同提高。望同修指正。

广场证实法

2000年5月13日,是师尊传法8周年纪念日。为了庆祝这个节日,一批大法弟子决定去火车站广场集体炼功。在当时邪恶的环境下,我明白去就意味着开除公职,就意味着被抓、判刑。丈夫失业,一家人依靠我的工资过着贫穷的生活,父母年老多病,一旦被判能不能顶住别人的冷嘲热讽、社会各方面的压力,毕竟他们都不是修炼的人,各种人心不断往外涌。这时师父的教诲在耳边响起,我毅然决定去。第二天我按时来到火车站广场,有许多大法弟子已等候在那里。伴随着和谐的炼功音乐,我们炼完一、三、四套功法,在炼第二套功法时,警察把我们围起来,在外面围了许多晨练的群众,真是水泄不通。我只有一念“为了真理,为了正义愿献出我的一切”,没有一丝害怕的感觉。当炼完功后,只听警察们喊:“谁也不许动”。我心想:“我没有违法,没有犯罪,我就走!”我迈着坚毅的步伐走出了火车站广场,没有人阻挡。当时有许多同修被抓,后来有的被非法判刑。

化险为夷

2001年盛夏的一天正午,我和一同修去讲清真象、救度众生。我正在公路两边贴不干胶时,突然从拖拉机上跳下一伙人,他们抢走了我的包,非要把我抬上拖拉机送派出所不可。我坐在地上,他们有拽胳膊的,有拽辫子的,有抬身子的。我心中只有一念:“我做的是最伟大的最神圣的事,你们谁也动不了我”。我不停地一遍又一遍地念师父赐予弟子们的正法口诀。果然他们谁也没动了我,都撒开了手,我站起拔腿跑到棉花地里,我仰望天空大声喊:“师父啊!弟子遇难了,请帮助我。各个层次的护法神帮忙啊!”然后坐在地上盘腿发正念,铲除这伙人背后的另外空间的邪恶。不一会他们说:“过来,给你包”。我睁眼一看他们每人拿了一张真象卡片在看呢!我说:“你们走,我就去拿包”。果然这伙人开着拖拉机走了,我也拿着包安全返回了家。

携女救人

2002年5月3日,我的女儿降生于世,我也成了唯一照顾女儿的人,但我始终没有忘记作为一名正法弟子肩负的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利用孩子白天睡觉的时间去搜集同学、朋友等各种人的地址发信,利用早晨、晚上丈夫在家的时间出去发真相资料、光盘和不干胶,救度世人。我时刻牢记师父的教诲:“所以大法弟子的责任哪,不是为了个人圆满,而是在证实法中救度众生,那才是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那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的伟大之所在。”等到孩子十个多月能坐稳自行车的小椅子的时候,我就开始带着孩子利用节假日和周末歇班的时间带上水和蛋糕去几十里外的农村讲真相。有时出发时天空晴朗,回来时大雨倾盆,孩子冻得脸发青,嘴唇发紫,全身发抖;有时特别炎热,地里没有干活的农民,孩子热得满身痱子。我推着孩子背着师父的讲法:“我们就是能在艰苦的环境中救度众生,把自己修炼出来;在这个修炼过程中不断地使自己锤炼得越来越纯清,越来越能够达到更高的标准要求”(《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走向一群群的农民,向他们讲清真相揭露邪恶。看到一个个生命了解了真相产生了正念而得救,我感觉非常欣慰。

有一次我们走到一家砖瓦厂边,看到有许多外地民工,慈悲心油然而生,于是每人给了一份真相资料和光盘,正准备走,一位保安过来抢走了我的包说:“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吧!一个电话就把你们抓走。”我一边发正念一边跟他要包。一会儿一个厂长过来说:“把包还给她让她走吧。”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又一次脱了险。更可喜的是又有一些生命有救了。

现在我一如既往的用心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在面对面讲真相、发光盘揭露邪恶、救度世人的过程中遇到过很多次的有惊无险的经历。师父时刻都在看护着我们。同时我也体会到师父对所有众生的慈悲。我只能用人的语言向师父道一声:“师父好,师父辛苦了,我一定紧跟师父坚修到底。走好正法修炼的每一步,完成我们肩负的历史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