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屈的灵魂 浴血的黑土地(三)

黑龙江省迫害法轮功纪实综合报导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四日】“据不完全统计,仅在哈尔滨市这几所迫害场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就达几千人,并且均遭受了严酷的肉体折磨和精神迫害。有评论家指出,二次大战时期纳粹希特勒主要是对犹太人进行肉体消灭,而发生在中国大陆的这场对于法轮功精神信仰的灭绝运动,则是以酷刑、杀戮和洗脑的方式消灭人的精神,让人作为行尸走肉活着,以便受江泽民为首的贪官污吏们随意摆布,这是对作为万物之灵而生而存的人类的邪恶污辱与否定。从这个意义上说,虽然法轮功学员的死亡人数比不了希特勒的大屠杀,但是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法轮功运动,其残酷和邪恶程度,远远地超过了二次大战时期纳粹对犹太人的灭绝运动。”——作者
* * * * *

(接前文)

* 夜幕下的哈尔滨

省会哈尔滨是黑龙江全省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地区,到目前为止,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共27人,占全省迫害致死132人的20%。

哈尔滨市包括七个区:道里区、道外区、南岗区、香坊区、平房区、太平区、动力区和市辖的十二个县(市):五常市、双城市、阿城市、尚志市、巴彦县、宾县、依兰县、延寿县、木兰县、通河县、方正县、呼兰县。

被《明慧网》大量报道的哈尔滨市的迫害案例,很多发生在哈尔滨市七所迫害法轮功的监狱、劳教所和洗脑中心里。

值得注意的是,这七个迫害场所有着同样的因迫害法轮功而发迹的经历。江XX集团为了迫害修炼法轮功的普通群众,不惜动用巨大的国家资财,向这些迫害“集中营”不断大规模拨款,为它们经济充血。

一个由第三方国际正义人士组成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2003年3月20日向媒体曝光了江集团动用中国经济资源的四分之一迫害法轮功的事实。比如2001年12月,江泽民一次性投入42亿元人民币建立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中心或基地;动用大量资金扩建劳教所;用金钱刺激和奖励参与迫害法轮功人员,数额每年可高达上千亿元人民币……

哈尔滨的七个迫害场所在1999年7.20之前普遍面临资金匮乏、人员不足、设施老旧的现状,有的几乎面临破产和倒闭。然而1999年7.20日以后,这些地方开始不断得到巨额拨款,万家劳教所、长林子劳动教养管理所、哈尔滨监狱、黑龙江省戒毒中心等都纷纷修整和扩建监舍、改善和增加设施、提高人员待遇……为实施迫害创造条件。其中,黑龙江省戒毒中心仅在2000年初就被一次性拨款2亿元人民币。与此同时,警察不仅在江XX的迫害政策下放手大干,以各种闻所未闻的残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还通过非法敲诈勒索手段榨取法轮功学员钱财,在个人利益上大发横财。

若说江XX对法轮功的迫害激发和释放了人性中原始的兽性并不过分,在这个过程中,残忍败坏的人性暴露无遗,贪婪、残暴、阴狠、凶毒、掠夺……,无一不备,国家恐怖主义也因此得到了更加充分的演绎。

* 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和万家劳教所医院

以“六.二零虐杀惨案”而恶名昭著的万家劳教所,关押着哈尔滨市七个区和市辖的十二个县(市)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女学员,省内其它市县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女学员也有一部分被非法关押在此,同时还关押有被劳教的不同男犯。仅2001年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女学员人数超过了500人,达到了高峰。

* 关押区的监舍和看守岗楼

万家劳教所同时驻扎有哈尔滨市劳教集训大队,哈尔滨市所有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男学员在送往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关押之前,都要先送往劳教集训大队进行为期15天至3个月不等的集训迫害,集训迫害期间不妥协、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大多无限期集训迫害。

* 万家劳教所医院


万家劳教所医院楼在2001年年末竣工,以前为平房。(正面白色建筑)

哈尔滨市各区看守所、长林子劳教所、万家劳教所、哈尔滨监狱和其它监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奄奄一息以后,在违反国家有关规定,不允许保外就医治疗的情况下被送到万家劳教所医院,在“治疗”的幌子下继续进行迫害,并以索取医疗费为由,敲诈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钱财;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后,万家劳教所医院成了出具各类与实不符的“死亡证明”、掩盖迫害罪行的“合理”机构。

《明慧网》2003年8月27日在题为“恶人榜: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幕后黑手──卢振山”一文中报道:万家劳教所先后关押了1000多名法轮功学员,都不同程度受到肉体、精神双重迫害,受严重摧残的法轮功学员有名有姓的189人。这个被称作“万恶之家”的劳教所,在其指挥下成为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恐怖“集中营”。

* 哈尔滨市长林子劳动教养管理所

哈尔滨市长林子劳动教养管理所主要关押被劳教的男犯,哈尔滨市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男学员大多关押在此。

曾以迫害多名法轮功学员致死而臭名昭著的万家劳教所所长史英白,后调任长林子劳教所的“一把手”,副所长石昌敬也在劳教所内唆使纵容管教和犯人采用恶毒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报道,“每批新投到长林子的法轮功学员首先便被送到五队迫害,具体折磨学员的酷刑如下:锁喉(用拳头一阵猛劲打嗓子,直至说不出话来);弹眼睛(当时眼睛便睁不开了);抠锁骨;用双拳猛灌太阳穴;用烟头烫脸,烫手背(曾有一名被上大挂的学员,脸上被烫了数个大坑,一只耳朵的耳坠竟被烫穿了);用打火机烧手,烧阴毛(曾有一名大法弟子的阴毛被全部烧光);上大挂(用手铐将两手分别铐在两张床上,脚刚刚着地,一挂就是三天三夜);排针板(用别针扎后背,直至后背布满了血点子);用针扎手指(曾有一名学员被扎进手指甲的三分之二还多);推排撅(一种折磨人的酷刑,往往让人痛昏过去或是虚脱,走路一瘸一拐的);往小便上浇水,然后用三根电棍一齐往上撮;握阴囊;刨奔儿(用凳子腿儿使劲刨手背)。”

* 哈尔滨监狱(原名哈尔滨第三监狱)

哈尔滨监狱,又称“三监”,集中非法关押了哈尔滨市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男学员。

黑龙江省内其它市、县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男学员也有很多被非法关押在此。同时女监里也关押了一些法轮功女学员。

据2003年10月13日《明慧网》报道,“现在女监成立一个防暴队,其实是施暴队。2003年9月8日至9日,八监区区长郑杰把八监区40多名法轮功女学员拉到男犯锅炉房,用绳子吊起来,一个一个地用“小白龙”(白塑料管)抽打,学员们身上被抽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又用电棍电她们,皮肉被电棍电得发焦直冒烟。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恶警和犯人围成一个大圈,法轮功学员们被用铁链子连在一起让她们跑,谁跑得慢就用电棍电谁,院里广播放着最大声的迪斯科音乐,以免被盖楼的民工和其他人听到叫喊声。这样一直迫害到下午4点左右才停止。回来时有的是被拖回来的,有的拄着棍,有的一瘸一拐的。每个人的脸上都被折磨得又红又肿,青一块紫一块的。恶警折磨八监法轮功学员7天,后来又有6人被关进小号,24小时不许动。八监区迫害完后,又迫害集训监区的学员,也是同样如此。男监那边迫害也是天天如此,9月22日五监区一位法轮功学员被关进小号,大头朝下倒挂,到9月30日已经八天了。据悉被迫害最严重的男学员的睾丸被捏了出来。”

* 哈尔滨市第一、第二、第三看守所

哈尔滨市第一、二看守所通常合称为哈尔滨市看守所(哈尔滨人习惯称其为“鸭子圈”,也称“顾乡看守所”)。据悉,新成立的哈尔滨市第三看守所也在此地。

哈尔滨市第一看守所主要关押哈尔滨市公安局审理并且批准逮捕的等待审判的男女犯。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主要关押哈尔滨市被拘留的女犯。因为哈尔滨市七个区的公安分局看守所都没有女监,所以哈尔滨市在被非法劳教或非法判刑前的法轮功女学员大多与其他女刑事犯关押在二所。2001年元旦和春节期间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女学员人数达到了高峰,大约400人。

* 黑龙江省戒毒中心

黑龙江省戒毒中心(又称黑龙江省戒毒所),除了非法关押省内大庆市、齐齐哈尔市、佳木斯市、牡丹江市等地的法轮功女学员外,同时还关押省内其它劳教所转送来的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哈尔滨铁路局劳教审批委员会非法批准劳教的法轮功女学员也大多关押在此。黑龙江省戒毒中心为迫害法轮功学员专门成立了女子大队。

从装修豪华的监舍不难看到江集团不惜牺牲百姓利益,动用百姓的血汗钱,来非法关押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国家恐怖主义统治手段。

这里还常常作为省内各市、县机关及事业单位强制举办各种洗脑班的所在地。2000年到2001年初,这里被非法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人数达到了高峰,达到近500人。

黑龙江省戒毒中心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程度及手段,不亚于万家劳教所。据司法系统内部人员透漏,黑龙江省戒毒中心的所谓“转化率”比万家劳教所等还要高。与法轮功为敌的恶人何祚庥曾经到此督阵。

从内部透露的消息得知,法轮功学员每天被进行强迫洗脑,不给吃饱饭、不让睡觉,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更加凶残。把法轮功学员双腿绑在床上,双手吊起来;被带到地下室、扒光衣服逼迫坐进盛有水的水桶中。先用盆往身体上浇凉水,然后把金属盆扣在头上,再把电棍插入水中,每插一下,头被震得象爆炸了似的,胳膊和腿全部被电得麻木了,痛苦难当。

有的学员被折磨得神经错乱了,全身和面部浮肿,大小便失禁。鹤岗市法轮功学员李淑芬于2002年5月14日在家无故被不法人员非法绑架。后送到戒毒所被长期迫害,至今已被迫害得瘫痪了。

据不完全统计,仅在哈尔滨市这几所迫害场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就达几千人,并且均遭受了严酷的肉体折磨和精神迫害。有评论家指出,二次大战时期纳粹希特勒主要是对犹太人进行肉体消灭,而发生在中国大陆的这场对于法轮功精神信仰的灭绝运动,则是以酷刑、杀戮和洗脑的方式消灭人的精神,让人作为行尸走肉活着,以便受江泽民为首的贪官污吏们随意摆布,这是对作为万物之灵而生而存的人类的邪恶污辱与否定。从这个意义上说,虽然法轮功学员的死亡人数比不了希特勒的大屠杀,但是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法轮功运动,其残酷和邪恶程度,远远地超过了二次大战时期纳粹对犹太人的灭绝运动。

* 大庆——国家恐怖主义光顾的石油城

大庆这个因铁人王进喜而在全国响亮的名字,不幸在四年多迫害法轮功的恐怖运动中,因严重迫害法轮功学员而在地级市中榜上有名,国家恐怖主义的幽灵也光顾了这座著名的石油城。

自99年7月20日法轮功开始受到迫害到目前为止,仅大庆市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的就有上千人次,非法劳教几百人,非法判刑几十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达21人,其中大庆两大石油企业有11人。

请看以下的分析数字:截止到2003年11月5日透过层层封锁能够核实的有名有姓有据可查的在大庆市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至少21人,占黑龙江省被迫害致死总数132人的16%;其中大庆石油管理局原职工被迫害致死5人,占大庆市总数的23.8%;大庆油田公司原职工被迫害致死6人,占大庆市总数的28.6%;二者共迫害致死11人,占大庆市总数的52.4%,占黑龙江省总数的8.4%。

大庆石油管理局和大庆油田公司是国有特大型中直石油企业,其中的一些不法官员为了捞取政治资本,不顾法轮功修炼群众的基本人权正在遭受践踏的事实,他们纠集了一些不务正业的打手,层层成立了非法组织610办公室,对各个单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他们伙同大庆市政府,成立了大庆红卫星洗脑班,对不放弃“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性洗脑;对本单位大批法轮功学员不经任何法律程序便非法绑架、判刑、劳教、拘留、酷刑折磨、精神恐吓,使法轮功学员失去工作和家庭等。一时间大庆血雨腥风,酷刑泛滥,整死人不负刑责,江氏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种种酷刑被发挥到了极致:烧活人、性虐待、穿恐怖约束衣、钉竹签、强行注射破坏神经的药物、刑罚株连……

大庆石油管理局共有5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卢丙森,男,39岁。大庆石油管理局消防支队职工。家住大庆市让胡路区菜库楼区。2002年10月,因卢丙森粘贴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抓走,判劳教二年。在大庆市劳教所被恶警张明柱关入小号进行折磨,直至死亡。

崔晓娟,女,40岁,大庆人民警察学校教师。1999年7月22日进京上访后,在天安门广场被捕,在关押一个月后,被大庆公安人员带回大庆拘留。由于坚决不写不炼功的保证书,一直在单位被非法关押,直至1999年12月30日,被迫害致死(她的丈夫戴着手铐和脚镣从看守所被带到火葬场参加了她的葬礼)。

华海玉,男,59岁。大庆石油管理局物资装备总公司银浪库职工。由于他不放弃信仰,先后被关押在大庆市龙凤看守所、大庆市萨区看守所,后又送往独立屯,独立屯看他身体被折磨得快不行了,怕承担责任,拒收。2002年12月6日华海玉被放回家中,2003年5月5日终因身心受到巨大伤害,被迫害致死。

刘同铃,女,53岁,大庆石油管理局萨南实业公司职工。于2003年9月9日被保安伙同警察绑架,一直绝食抗议迫害,后被关押到哈尔滨戒毒所。由于她拒绝“转化”,不放弃“真善忍”信仰,并一直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戒毒所把她关入小号进行折磨,身体很快呈心脏病、脉管炎等症状。家人几经周才到见到刘同铃,看她身体极度消瘦、虚弱,明确提出要给她办保外就医,但戒毒所的恶徒说:得生命有危险时才可以办“病保”。历时短短一个月,刘同铃于2003年10月12日被迫害致死。

王克民,男,38岁,大庆第六十五中学教师。自1999年7月20日以后,多次遭到单位、教师培训中心、八百垧警察及610组织等严重迫害。2000年9月27日被非法劳教一年。2003年5月7日在大庆让胡路区西苑小区居民住宅,不法人员破门而入,王克民连同其他三位法轮功学员一同被绑架,当天晚上他被迫害致死。

大庆油田公司共有6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王斌,男,47岁,大庆油田研究院计算机工程师,国家科技二等奖获得者。1999年12月因在“法轮大法好”旗上签名,被关押一百多天,2000年4月因与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吃饭,被拘押45天,2000年5月末因进京上访被判劳教,于2000年10月4日晚被大庆劳教所毒打致死。

叶秀凤,女,65岁,大庆油田第一采油厂管理站家属。2000年12月中旬,因进京上访被关进萨区拘留所,并切断了这位孤寡老人每月的生活费,超期关押与折磨,使得老人胸部一直疼痛难忍,不能进食,瘦骨嶙峋,体力不支,于2001年3月18日晚7点多,被虐待致死。

牛怀义,男,大庆油田第六采油厂职工。2000年8月被非法劳教,2001年4月生命已处于危险边缘,到家里后不到一个月就离开人世。

陈秋兰,女,家在大庆油田第三采油厂。2001年7月,因散发真相传单,被关进了大庆市看守所,于2001年8月24日被虐待致死。

吕秀云,女,53岁,大庆油田采油二厂机修厂退休办。绝食五十多天抗议非法关押,被大庆市看守所粗暴灌食导致植物人状态,于2002年3月7日晚9点被迫害致死。

何华江,男,42岁,大庆第六采油厂四矿采油工。2002年9月16日被大庆市让胡路区庆新派出所的恶警强行从工作岗位抓捕,并被抄家、拘留,关押三个多月后于12月23日被劫持到大庆市劳教所,并于当日晚上12点左右在二大队洗漱间被虐杀。

* 精神迫害的黑窝——大庆红卫星洗脑班

钳制人的思想、扼杀人的精神、毁灭人的信仰是江××集团实施国家恐怖主义迫害法轮功的最大目的。残酷的肉体折磨是在摧毁意志的前提下让人在自己的信仰和生命中做出选择;而野蛮的洗脑则是另一种手段的精神迫害。

大庆红卫星洗脑班位于红卫星楼区内1-9号楼楼头,原油建化建公司内,是由大庆市政府、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和大庆石油管理局三家联合非法主办的。对外叫“法制教育学校”,实际就是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的法西斯洗脑班。由大庆石油管理局和石油公司总计投资200多万元,买了大量设备,如汽车、电子监视器等,室内各屋都装有监控器。由大庆石油管理局610办公室副主任张国军任校长,由大庆劳教所副政委王仙阁、采油四厂纪检书记唐××任副校长,共有40多名人员。从大庆市劳教所抽调15名警员,从各二级单位抽调一些工作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迫害。每名被抓去的学员单位要出5000元管理费,学员个人被迫交纳1200元伙食费,如不交就从工资中扣除。每期2个月,每名学员由单位派一人陪吃陪住,24小时跟随,一周一换,必须是党员或单位书记。洗脑班室内电灯长明,夜间不许关灯。法轮功学员一被抓去就开始遭受强制洗脑,强迫接受污蔑诽谤和把法轮功妖魔化了的宣传材料,如不配合就关小号、长期体罚、面墙站着、剥夺睡眠……,如长期绝食就进行强制性野蛮灌食,摧残身体,同时利用被转化的人配合恶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和迫害。

四年多来被劫持、强迫送到大庆红卫星洗脑班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不计其数。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