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屈的灵魂 浴血的黑土地(一)

黑龙江省迫害法轮功纪实综合报导


【明慧网2003年12月2日】[按] 本报导旨在真实、客观和尽可能全面地报道自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发生在黑龙江省的迫害事实,以使公众对迫害真相有所了解,用良知和正义之心共同帮助制止这场残酷迫害。

本文内容:
* 全国之首——黑龙江省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132人
* “六. 二零虐杀惨案”震惊中外
* 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遗体器官被割除
* 恐怖迫害对残疾人也不例外 双城公安害死张生范
* 密山市惊爆全国首起公安枪击法轮功学员事件
* 夜幕下的哈尔滨
* 大庆——国家恐怖主义光顾的石油城
* 非法绑架关押、刑讯毒打、经济勒索、精神迫害和致死人命恶性案件遍布全省
* 谎言、伪案与欺骗宣传
* 善恶有报,迫害法轮功遭报事例大量出现
* 迫害法轮功给黑龙江人民带来的巨大灾难
* 不屈的灵魂 冲破黑暗的光明

* * * * * *

西方伟人拿破仑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中国——这东方睡狮一旦醒来,整个世界会为之颤抖!公元一千九百九十二年春,法轮大法在中国诞生,确确实实象这位伟人所说的那样,引起了整个世界的震惊!在短短七年的时间里,法轮大法就从中国走向世界,传播到全球五大洲几十个国家和地区,《转法轮》一书被翻译成二十几种外文出版,并震动全世界。中国本土的大法修炼人发展到了一亿多人。其传播速度之快,修炼人数之多,影响面之广,功效之奇特都是空前绝后,亘古未有的。洪传之处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民体康健,国泰民安。

高精度图片
(法轮功因其健康身心的显著效果,很快在东三省深入人心,上图摄于1999年,黑龙江)

高精度图片
(上图:万名大庆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1998年,大庆,黑龙江)

然而,1999年7月20日,江XX出于极端的个人权力欲和妒嫉,一手发动了以谎言欺骗为基础的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动用全部国家机器,以“真善忍”为敌,以上亿的法轮功修炼人为敌。霎时间黑云压城,血雨腥风,对法轮功群众的血腥迫害发生在中国的三十个省、市、自治区(参见《明慧网》死亡人数的省市分布区域图),江氏集团实行的“名誉搞臭、经济截断、肉体消灭”的灭绝政策,使国家恐怖主义的幽灵被孕育、滋养、膨胀,在中华大地上游荡。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矿,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我的同胞,还有那衰老的爹娘。”这东北蒙难、人民受苦的悲怨之歌,如今被再一次吟唱……。

位于中国东北边疆、面积45.39万平方公里,人口3751万的黑龙江省,全省辖3个地区,11个地级市,18个县级市,49个县,1个自治县,省会哈尔滨。在四年多对法轮功的迫害中,黑龙江省成为迫害的重灾区,黑龙江人民蒙受了深重的灾难。

* 全国之首——因坚持炼功自由,黑龙江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达132人

黑龙江省是全国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省份,截至2003年11月26日,在全国已证实被迫害致死的824名死难者中,有132名黑龙江省籍法轮功学员,占迫害致死总数的16%,居全国之首。其中年纪最轻的是年仅17岁的佳木斯市树人中学高一二班女学生陈英,年纪最大的是68岁的哈尔滨市管理学院教授周景森。省会哈尔滨被迫害致死人数高达27人,大庆市21人居第二,在地级市中榜上有名。

黑龙江省委省政府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官员:

1999年“7.20”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黑龙江省的不法官员紧跟江集团,对善良的法轮功修炼群众实施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拖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使大批信仰“真、善、忍”的炼功群众遭到了空前迫害,它们充当了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

宋法棠:黑龙江省委书记,原黑龙江省长。在任省长期间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在省政法委的会议上污蔑诽谤,布置迫害法轮功的行动。

杨光洪:黑龙江省委副书记,省纪委书记。他在会议上攻击法轮功、指挥销毁法轮功出版物、在反法轮功的展览上污蔑造谣,到迫害最严重的万家劳教所视察并直接参加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

王东华:副省长。黑龙江省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成员(具体职务不详)。主管黑龙江省监狱劳教所工作,主持全省有关法轮功事宜。应对全省性的迫害和发生在监狱劳教所的致残致死案例负责。

唐宪强: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1998年3月-2002年4月? )。曾负责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

徐有芳:1997年至2003年任黑龙江省委书记。2003年3月31日,被中央免去黑龙江省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据说是调北京,另有任用。自此消失。1999年镇压刚开始就积极表态支持并亲自布置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黑龙江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绝大部分死于他的任期内,徐对黑龙江省严重迫害法轮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明慧网》2001年1月23日消息:“不久前,黑龙江省委书记徐有芳,亲自去北京向"江中央"保证:在春节期间,保证哈尔滨市不会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去天安门护法。徐有芳回来后,在全市展开了全面的迫害大法弟子的行动。它们层层下达文件给各个部门单位,强迫所有曾经炼过法轮功的学员必须签写三书(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如果下属单位在春节期间有一名法轮功学员进京证实法轮大法好,这个单位的各级主管领导立即就地免职!同时命令各辖区的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全部停止春节公休,24小时处于待命状态--不惜任何代价随时镇压进京的学员。最近几日,各区派出所警察连同居委会人员不分昼夜,跑到学员家中威胁逼迫学员写三书,如果不写,立刻送去劳教。”

*黑龙江省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机构:

黑龙江省委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及其常设办事机构“610办公室”(有些地方仍保留早期的名称“615办公室”)是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机构,它直接接受中央“610办公室”的领导管辖,在全省具体实施迫害。

《明慧网》2002年4月28日消息: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的罗干近日到黑龙江,给黑龙江政法系统直接下达命令,下令在三个月内要抓捕6000名法轮功学员。

据了解,罗干这次给黑龙江省政法系统直接下达的指标是:四月抓2000人,五月抓2000人,六月抓2000人,他命令公安部门要专抓法轮功,杀人放火及刑事犯罪都可不管。致使黑龙江省各地区均传出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的消息,所有抓捕行动均无任何法律程序,许多当地监狱已不敷使用。

据悉,黑龙江所积极实施的抓捕6000人指标,被认为是自2002年3月5日长春电视网插播法轮功真相片后,江泽民下达对法轮功学员杀无赦的命令,在东北三省大规模抓捕计划中的一部份。

明慧同日消息披露,很多法轮功学员都被迫离家出走,因为所有保外就医、绝食抗议后被释放出来、不写保证书及曾经上访的学员都成了重新被抓捕的对象。消息形容,警察以查户口的名义逐家搜捕,如果碰到不给开门的住家,就强行撬门,或用吊车机械、消防车等破窗而入。目击者指出,警察闯入民宅后先搜家,如果没翻出法轮功资料就问炼不炼法轮功,说炼就抓人。”

“六. 二零虐杀惨案”震惊中外

2001年6月,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发生特大惨案,15位法轮功学员险些同时失去生命,国际社会为之震惊,残酷的迫害引起海外关注,万家劳教所从此恶名远扬。

“非是战场,这里却弥漫着硝烟,非是黎明前的渣子洞,这里却有人被吊和经受着电棍折磨,也有人因拒绝在“保证书”上签字被吊在小号的铁门上边,这虽不是战争年代,可到处是血迹狼烟……这就是2001年6月的万家劳教所。”(目击者)

公元2001年6月18日,万家劳教所非法给法轮功学员“加期大会”在九队食堂召开。所长卢振山在会上说:“‘转化’了也得‘转化’,不‘转化’也得‘转化’,强行‘转化’。” “不放弃修炼也得放弃修炼,与法轮功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较量。”会场上近三百名男女防暴警察,他们头戴钢盔、手持电棍、手铐、腰系武装带,会场气氛令人窒息。七大队、十二大队共二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加期一年,而加期的真正原因是她们虽然大都已被非法监禁二十个月左右,但仍拒绝接受洗脑。二十名法轮功学员被从后背捆绑双手,一男一女两警察相挟,仿若押赴刑场。

一场强制大法学员放弃修炼“真善忍”的邪恶之风,在万家大院掀起。

从6月19日中午开始,先后15名法轮功学员被男女狱警残酷殴打,多次被电棍击打心脏,被“飞机式绑吊”、脚跟离地,不许穿鞋,随着时间的推移,人被绑得越来越紧,越吊越高,两臂钻心疼痛,不许睡觉、不许说话、不许大小便,有的实在难忍,便在了裤子里。学员的鼻子、脸上鲜血直流,又用胶带封嘴,令人惨不忍睹。卢振山指使狱警三、四次不但给她们不断高吊,口中污言秽语,并揪学员杨秀丽头发往监墙上猛撞。杨多次要求方便不许,坚持不住尿到地上,狱警还拿起沾满尿水的拖布往杨秀丽脸上、嘴上抹,口里还不停的骂。此时的杨秀丽被放倒在水泥地上已休克过去。另一学员被恶警当众侮辱摸其乳房,并数其肋骨,抓痒胸部取乐!

据知情人透漏,万家劳教所管理科开会,欲效仿马三家,强奸意志坚定的法轮功女学员,只是因为外界谴责声高涨才未得全面执行。

当时被吊在小号的法轮功学员共有15人:朱春荣,张春荣,赵雅云,李秀琴,潘宣华,张玉华,孙杰,郝云珠,杨秀丽,高淑彦,王芳,陈亚莉,左秀云,韩少琴,徐丽华。

在迫害期间,所长史英白曾鼓励恶警们说:“好,就这么干!”截止到2001年6月20日上午,法轮功女学员们已被悬吊近40小时,生命垂危……

万家劳教所对外声称,15人是集体自杀,但无法解释在24小时的监控下事件发生的可能性。因为此事件轰动,中央和省市官员已亲临现场巡视。该事件责任人员包括所长史英白、七大队长武金英和十二大队长张波。

有死者家属称,劳教所指派了一个不知详情的“全权代表”,代理一切,并要求家属签署一份“死亡与劳教所无关”的文件。

而一位家属转述劳教所工作人员的话:“按国家条文规定,不予任何赔偿,死了白死,考虑到家属过来一次挺远,报销路费和丧葬费,共给2000元,这还是照顾。”家属并指出,有公安人员公开声称:“愿意上哪告,就上哪告去。”

从事件发生后,有关方面就严密封锁消息,万家劳教所的管教人员不准回家,外面的人不准进入,所有工作人员的手机和传呼机一律上交,劳教所电话多数都打不通。

因劳教所封锁消息,死者姓名难以全知,目前已确认失去生命的有三人:
张玉兰(黑龙江密山市人,56岁)
李秀琴(鸡西粮食局退休职工,61岁)
赵雅云(双城市乐群乡人,党员,54岁)

张玉兰是法轮功学员,在黑龙江省密山市铁西村站点做义务辅导工作,据悉现已被关押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达两年之久。张的家属于6月20日赶赴哈尔滨,直到6月23日火化时才被允许见遗体,见脖子上有深深的勒痕。

高精度图片
张玉兰遗照赵雅云遗照

李秀琴是黑龙江省鸡西市梨树区粮库退休职工,1999年进京上访被捕后,12月26日被非法送入哈尔滨万家劳教所。于6月20日死亡,劳教所在没通知家属的情况下直接火化遗体,家属只领回了骨灰盒。李秀琴的家属引述狱警的话说:“上级有话,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赵雅云是黑龙江双城市乐群满族乡村民,2000年7月份在家中被抓走,一个多月之后被送进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赵雅云于2001年6月20日死亡,6月21日家属见到赵雅云遗体:头发零乱不堪,双眼窝青紫,眼微睁,人中处有手指甲掐痕,牙关紧闭,脸上尚有被打过的五指印,整个脸浮肿,颈上有一轻一重两道勒痕,肩胛青,胳臂有伤,后腰大面积淤紫。万家劳教所对有关死因的回答是:“她们集体上吊自杀。”资料显示,镇压法轮功以来,在押期间死亡的法轮功学员,均被宣称死于“心脏病”或“自杀”。

此间观察家指出,6月以来的高频率高强度施刑是万家劳教所法轮功学员大量死亡的直接原因。据可靠消息说,万家劳教所为追求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使用各种严酷刑具对待法轮功学员,尤以6月为最。

据悉,万家劳教所现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已经刑满超期,但官方宣布不写“决裂书”者不能释放。此次大规模死亡惨案发生后,万家劳教所仍然有计划强行在“7月20日前全部转化”在押的法轮功学员。

消息来源透露,2001年5月24日,万家劳教所以第一所长、史英白所长,十二队张波队长为首, 把被非法关押在十二队的50-60名拒绝写“决裂书”的法轮功女学员非法送入男监进行摧残折磨,昼夜绑着不许睡觉,只要闭上眼睛,就拿电棍电,24小时站在水泥地上,由男狱警和男犯人看管,长达8─9天。

有目击者证实,其间,几个警察强行把一位法轮功女学员抬进男监,三个男犯人轮奸了该女学员。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为加大对法轮功学员的恐怖迫害,按着“上边”秘令,以“整顿”为名,男管教进入非法关押法轮功女学员的监室,折磨凌辱法轮功女学员,完全没有人性,手段令人发指。

有关人士认为,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惨案以及频传法轮功学员死亡案例分析,近期[2001年] 对法轮功的镇压在急剧升级。而另据可靠消息:黑龙江双城市公安部门最近有秘密计划,对拒绝放弃法轮功的学员,为了避免在尸体上留下伤痕、血迹等证据,将使用塑料袋将其鼻子和嘴捂住,令其窒息而死。

“六二零特大惨案”在海外曝光后,引起国际媒体的极大关注,路透社,中央社,美国国家广播公司,CNN,BBC,美国之音,世界日报,澳洲广播公司新闻等均给予报道,人权组织呼吁中国废除其针对法轮功的三百多个劳教所。(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