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再认识


【明慧网2003年12月6日】师父对“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评注自发表到现在已经有半个多月了。近期明慧网上同修们谈论这一方面的文章似乎也很多,但我注意到大多都是在讲事情的做法,而对这件事的本身在法理上如何认识却少有人谈。所以我想结合我们地区近期所做的工作,简单地谈谈我目前对这件事的一些粗浅认识。

一个多月前,我们就开始向本地区的同修们发出了搜集有关本地恶人信息的书面倡议。但时至今日,我们所收到的反馈材料却微微了了,少得可怜。开始的一段时间里我并未对此现象引起重视。直到最近,当我发现我先前委托的几个同修调查邪恶之徒的信息的事情拖了很长时间仍没有什么进展时,我才开始感到了“揭露当地邪恶”这件事情绝非简单。交流中我越来越明晰的感到,如何使同修们在法上认识这件事情,是我们真正做好此事、跟上正法进程的当务之急。

师父在评注的最后“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当我第一遍读到这里时,头脑中印象最深刻的两个词就是 “全体”和“新学员”。我感到了这件事情比我当初所能想到的还要重要和重大。但到底有多重要?有多重大?

我们在法中都知道正法已经走到了最后,邪恶的迫害在中国大陆也正在走向失败。那么“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这件事情,从正法的角度讲,从正法的全过程中看,应该是在正法的洪势来到最表面的瞬前,大法弟子由被动全面转向主动,将邪恶分而化之,向残余邪恶所发出的最后、最全面、最有力的致命一击,是正法在世间的转折点。而这一过程,也是大法弟子们更全面深入细致的讲清真象,大面积救度众生的过程,同时也在为法正人间时惩办恶人作铺垫。从修炼的角度看,这也是对每个大陆大法弟子(包括新学员)能否在最后的正法中突破人的表面,真正放弃自我,溶入整体,溶于法中的考验。因此,这件事情,是在正法结束前对我们全体大陆大法弟子整体的一次最严密、最完整无漏的检验;从另一面讲,这也是在加速推动我们的整体提高。

工作中,我深刻的感受到,“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这件事我们能够做到什么样的程度,实质上是这一地区大法弟子整体修炼水平的反映。因此,如何让更多或所有的同修理解师父这一讲法中更深刻的内涵,真正清晰的认识这件事非同寻常的意义所在,就成了能否做好此事的关键点。目前交流是最直接有效的一个办法。

在对这件事情的具体实施中,我们最初遇到的最多最经常的麻烦和阻碍,就是搜集恶人的信息很难。我想这种阻碍不单单是在做这方面工作的同修本身对此事的认识不足造成的,师父在讲法中曾多次强调当初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是一亿人,而且这一亿人还是师父“一定要要的”。法中的内涵不是我们一时就能悟得透的,但我想,既然师父当初定下了这“一定要要的”一亿大法弟子,那么也就一定安排了这一亿中的每个粒子在今天的正法中要来发挥他应该发挥的作用。大法弟子身在常人社会中的各个阶层、各个领域、各个岗位,从事着各种职业,生活在各种环境中。旧的势力当初为了左右正法,达到在正法中“考验”大法弟子从而破坏正法的目的,它们为每一个得了法的弟子做了细密而又邪恶的安排。也就是说,每一个大法弟子的身边都有它们安排的邪恶因素在。反过来讲,每个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它的生存环境周围也一定有熟知它的大法弟子在。那么要得到恶人的信息,其实应该是很容易的,只要那个相关的大法弟子就能做得到了。但为什么会阻碍重重呢?如果那个最掌握邪恶之徒的情况的大法弟子至今还不能走出来证实法,或者还不能在法上真正认识到自己所肩负的责任和使命,或者不能认识到今天这件事情意义的重大,而本应该由他来完成的这一工作,却因其自身的障碍,而不得不由别人来做的话,那就会有一定的难度。虽然即使这样我们也一定能做得到,但是这却不是师父想要的最好结果,因为师父不想落下当初这一亿中的每一个弟子,即使到了这最后的最后,还在慈悲的为我们每个人以至新学员开创机会。

最近,我们地区的大法弟子在全力追查、揭露当地邪恶,向民众讲清真象的同时,为了让在法上认识不足的同修尽快认识到,让那些走不出来的人和新学员参与进来,不错过这亘古未有的正法机缘中最后的瞬间,越来越多的同修开始行动起来,走出来参与交流,溶入整体,共同提高。我觉得这是我们为做好“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这件事一定要做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