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劳教所的罪恶


【明慧网2003年12月9日】2002年10月万家劳教所放假过后,小号全亮灯,电棍声叫个不停。半夜里,一名男管教和一女管教在谈:“还有吗?”“还吊着一个呢。我看见了,真吓人,脸都黄了。”“危险吗?”“没事。”每当法轮功学员一被带进小号,恶警就叫:“打!往死里打!打死也不负责任!”

* 惨无人道的强制“转化”

在万家劳教所里,法轮功学员时时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强制与迫害。

2002年8月28日,男警进入大队,关押女法轮功学员的七大队上下一片恐怖。三楼以赵余庆为首(恶警科长),姚福昌及刑事犯白雪莲等人对刚被关押进来的大法弟子进行残酷的迫害,强制蹲着,从早晨5点一直到晚上12点,不许动,否则又踢又电。半个月后仍坚持信仰大法,就上大挂,用手铐挂起来,用电棍电眼、脸、脖子、脚心等处,而且用那种大的电棍,有时几个干警一起上。

很多法轮功学员都是在强制吊打中写的“三书”。近期被关押劳教的几名大法弟子,已经几个星期不见踪影,有人看见她们正在被吊打,折磨得不成样子。最近被非法劳教的省电视台杨月(节目主持人)被吊打了四天四夜。

有记者来时,恶警们就找几个高压下妥协了的人去回答问题。但有一次问到大法弟子戴蕤(女大学生)时,她一五一十地反映了这里强行转化及各种乱收费等真实情况。记者走了,她却又受到严重的体罚。

二楼七大队也极为邪恶,男警每班三、四个,严码(整天坐小板凳不许动),训队列,而后是蹲小号,吊打。申淑芳被打得吐了血,衣服上都是血,昏死过去,那些没有人性的恶警还提起来往墙上撞(刘涛、孙庆等男恶警所为)。而后让刑事犯给她洗衣服,不让其他法轮功学员知道。

罗红艳在小号被吊打,十来个电棍同时用,一圈带着墨镜的男恶警失去理智般地对她疯狂殴打。

七大队恶警所宣称所谓100%的“转化率”,暴露给人们的是罪恶。

* 可耻的“宣誓”

三楼集训队、七大队都强行逼迫学员“宣誓”,内容是谩骂与决裂法轮功的话,很多大法弟子抵制,因此被折磨得痛不欲生。62岁的刘秀花连续几天,一天几次被送进小号又吊又打。才20岁的李群也被送进小号。在西方社会,沉默是人的最基本权利,可是,在这里被残酷地践踏着。邪教的基本特征是诱骗、威胁、恐吓、强迫,用来形容这些江集团打手再合适不过了。

师父说:“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谁善谁恶还用多说吗?法轮功学员们在和平抵抗,在付出。强制永远也改变不了人心,只能进一步暴露迫害者自身的胆怯与罪恶。

* 虚伪的掩盖

七队大队长张波在电视上说:“我们对法轮功学员不打不骂”。可事实呢?这是公然地欺骗民众。有上级部门来检查时,管教就找几个人告诉她们如何说。其实在这里,不但不发放任何日用品,夏天买苍蝇药的钱都是各班收费。名卡、床卡都得自己花钱;交20元教育费,而纸张却让自己买。劳动上,从早5点到晚10、11、12点。来活就急要,总骂干得慢,不干完不让上楼睡觉。不管身体好不好,60多岁的老太太也不放过,活也安排得紧紧的。

还有,队里管教自己开口找人要锦旗,不给就视为“思想抵触”。当人们看到那锦旗,觉得既可笑又可耻。

无论劳教所怎么掩饰,恶警们干的坏事都会被揭露出来。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们知道了法轮功无辜遭受迫害的真象,法轮功学员会更加加大力度地给恶者曝光,在不久的将来把参与迫害者推上审判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