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万家劳教所惨遭野蛮插管灌食

【明慧网2003年11月30日】我今年55岁。我96年得法,得法前,我身体有多种疾病,低血糖、半身麻木,胃病,心脏也不好,看医生、吃药效果也不好。自从得法后,我处处按《转法轮》的要求去做,时间不长,全身的病全好了,身体轻飘飘的,走起路来,小伙子都跟不上,骑自行车好像有人推,精神也好多了。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不但病好了,道德也回升了。以前在与人处事时我总是先考虑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失。炼功后,我明白了如何做一个好人、乃至更好人的道理,我就处处为别人着想,宁可自己吃亏也不让别人利益受损,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真正成为一个法轮功修炼者,通过自身及身边修炼的人的体会都能证明法轮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是真正的高德大法!然而就是这么好的功法却受到了江泽民集团的迫害。

99年7月20日以后,当地公安局就到我家进行骚扰,逼我放弃自己的信仰,把我带到公安局逼我签保证书,还跟鬼子进村一样进行抄家,我说:“我做好人没有错,你们为什么这么干?”一恶警说:“我拿国家的工资,上面叫我怎么干我就怎么干?”另一个说:“江泽民叫干的,你找江泽民说理去吧!”

99年12月6日,我因到北京上访,被恶警跟踪到天安门,抓回来后送到管局拘留所。恶警到北京抓我回来的一切费用都由我本人负担,勒索人民币5655.50元,又勒索5000元的保证金才肯放回家,回家后不给一点自由,当地公安局派了几个人一天天的轮班监视我。

2000年12月份,我回家看父母,半路就被当地610恶警强行抓了回来,他们说我是上北京上访,不容我分辩,便收走了我随身携带的大法书和2800元钱。我说:“你们这样干是违反法律的,你们侵犯了公民的人身自由,我要告你们。”他们却说:你认为不公,上告也没用,因为上面规定不许受理任何法轮功的案子。随后当地610又把我送到了管局拘留所,这次在拘留所里迫害了我70多天。在拘留所里,因我始终坚定自己的信仰,不放弃修炼,于2001年2月22日被非法劳教一年,被绑架到了万家劳教所,在万家劳教所的这一年里,我更是受到了各种迫害和酷刑

我刚到劳教所,邪恶之徒就对我进行强行洗脑和精神迫害,由队长、管教和犹大对我进行洗脑,几天后他们未能得逞,就把我送到刑事班里强行劳动,一天得完成包450双鞋底的任务,得用17~18个小时才能干完,干不完就不让睡觉,一天下来手累得肿的很大,第二天还得照样干同样强度的活。就是在这种迫害下,我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始终认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我没有罪,我要求无罪释放。恶警就不让睡觉,在太阳底下曝晒,不让上厕所,有时绑成站不能站、蹲不能蹲的姿势,还经常把我吊起来,脚尖离地,以此对不放弃信仰的处罚。有一次一个叫刘德冰的管教和一个刑事犯把我按在桌子上,手反背过去对我拳打脚踢,还打我的脸,再把我吊起来,还用胶带把我的嘴连鼻子一起粘的紧紧的,喘气都非常困难。就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做一个好人,就受到了如此的凌辱迫害,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人权最好时期吗?

在对我的迫害中,强行灌食是最残忍的一种酷刑,给我的身心带来了极大的痛苦。这种强行灌食是很难承受的,有时一天要插管好几次。管教他们将橡胶管或塑料管强行通过鼻子插入喉咙,由于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灌一次得插好几次,一次不行,拔出来再插,还不行,拔出来继续插,经常插伤气管、、肺、食管和胃,满口吐血,管子掉在地上拣起来带着脏东西继续往里插,有时从一个同修鼻子里拔出来带血的管子就给另一个同修插上。给我们灌的是粥、脏水,高浓度盐水等东西,有时还打骂我们。在打的过程中,我说“不许打人,我没有罪。”他们说:你认为没有罪不行,上面说你有罪你就有罪,要不然你找江泽民评理去。

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难道有错吗?要是做好人都有错的话,那人类还有希望吗?希望善良的好人、正义正义之士伸出援手,救救那些还在惨遭迫害的大法弟子,尽快结束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让恶者得到应有的下场。让正义行于世间,永放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