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真的发自内心去对别人好的时候


【明慧网2003年2月1日】当我真的发自内心去对别人好的时候,我就突破了自我,我就是在法上的状态了,这时再来体悟师父讲的“洪大的宽容”的内涵才更是真切的。

当我真的发自内心去对别人好的时候,我那瞬间的感受是:太伟大了,太美妙、太轻松祥和了,同时也是自在如意的状态,这时的我会笑自己昔日有为的死死固守自我观念的一切所为,真是发自内心的感到想笑,在笑着的理解和宽慰中告别过去的不悟。

当我真的做到用心去对别人好的时候,我已经就跳出了人的时空限定,虽然身体还在人中体现但我的思想却已经是不在人的各种放不下的杂念和观念的束缚与拖累之中了,已经不再被其控制了,我此时是归真的,溶于无量无际善的法理之中的,在这样的纯正、归真的状态中,再来学习师父讲的法,再来发正念除恶,再来讲真相救度众生与在人的状态中抱着人的观念死死不放,拼命捆绑自己时所谈的学法、发正念、救度众生的效果是不一样的,是有着非常非常之大的差别的。

在这种纯正的状态中时,我对法是百分之百的无一点疑义的,我的每一个细胞都溶于法中,师父法中的真正内涵也真实的打进我的大脑里,刻进我的心中,使我真实的体悟到这法的精深、玄妙、圆融。

当我真的发自内心去对别人好的时候,我才是真正做到了听师父的话,才真正体会到师父讲“洪大的宽容”的内涵,在这样的状态下,我才看到任何矛盾都会在这样的宽容与善的力量下而解体掉与不复存在。同时在这样的状态下我才冲出各种邪恶旧势力的假象束缚,没有怕的感觉,没有旧势力低下的各种邪恶安排的概念,我想不起来它们安排的怕与各种低能观念,不是真想不起来,而是我感到我作为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太纯正了,太圣洁了,太伟大了,它那肮脏、低能、变异的物质对我无法形成任何负重,也根本不配我来想起它,我也真的犯不上来想它。

旧势力千方百计的最大限度的限制我们的能力,把我们限定局限在它那种模式和框框中,就是怕我们纯正出来,嫉妒我们伟大起来,怕我们觉悟起来,即便它所谓的帮我们“提高”也是在它那种阴险的妒忌本性下的一种虚假的表演与造势罢了,它为了达到它那不可告人的目的才是真的。而且是不择手段的不惜毁掉它自身以外一切生命为代价的。

看透了它们的本质,看清了它们的一切邪恶与变异我毫不犹豫的彻底放弃它们的所强加给我的一切安排,我就是要纯正起来,我就是要觉悟出来,我就是冲破你旧势力的束缚释放发挥我纯正本性的威力与能力,我就要用那颗真心用纯善来宽待、容忍别人,包容一切,用“真、善、忍”的力量来善待一切。

当我真的发自内心去对别人好的时候,我是真正幸福的,我是溶于无限永恒之中的,我是真正融入了大法的美好之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