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在学员之上的心 以法为大善待同修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师父好!大家好!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第一件就是学好法、修好自己。经常发现由于自己或其他一些同修自身修炼的不足,使得邪恶势力有机可乘進行考验和干扰,使得许多原本可以做的更好的事情做的没有那么好。只有真正的纯净自己、同化大法,才能使我们对应的天体无数众生得以救度,也才能从根本上破除旧势力的考验和干扰,更好的助师正法。下面在这方面谈谈自己的一点体会。

一、放下「在学员之上」的心、踏踏实实的修自己

听到一些辅导员或项目协调人与其他学员发生矛盾、影响了证实法活动这样的事,在这方面我做的也不好。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事件」之前的个人修炼时期,相对来说比较平静,有考验、过关,但还是比较容易对照法多要求自己。「七•二零事件」之后,自己较早的参加了一些证实法的工作,后来又担任了一些协调工作,就开始觉的好象有了一点什么资本似的,不知不觉滋长着自己「在学员之上」的心,明知道自己法学的并不好,但有时说起话来就觉着自己更对。有时并不是在法上以理服人,而是以自己是辅导员或项目协调人去压别人。一段时期还有一个想法:「正法时期与正常修炼时期不同,重要的是把事情先做了,态度不好一点是可以原谅的。」正是在这种错误思想的指导下,自己遇到问题不容易向内找了,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

有一段时间,炼功点上很多同修对我意见很大,认为我说话做事都是一副当官的样子,自以为说的头头是道的话,可同修议论说我是在拿架子、讲大话。一个说,两个说,最后发现很多人都这么说。开始时心里不平:「我有吗?我哪句话、哪个动作象当官的了吗?都是为了他好啊、为了集体好啊。」心头的血着实汹涌了一阵子。可冷静下来想想,回顾自己说话、做事的心态、方式和态度,不仅有,而且还很严重。「自己是老学员」这个念头、「在学员之上」这个心埋藏的很隐蔽,正是这个心使自己日积月累、不知不觉中长了许多官架子、官脾气,到最后别人给指出了,还不能立刻察觉,正如太太指出的:「你哪能感觉的到?你当官都当到细胞里了。」

师父说:「负责人无论肩负的工作有多大、多了不起,也不能忘了修自己。你做的工作再多,你应该是大法弟子在做大法的工作,而不是常人在做大法的工作,所以一定要学法。负责人实际上也是普通弟子。每个人,无论做什么,都要把自己摆在弟子当中,一定要把自己摆在弟子当中。」(《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转法轮》中早就讲过:「進门不分先后都是弟子。」「你不修了,你挂那个名有什么用?什么一期学员、二期学员」。

「在学员之上」的心与自己的求名之心是紧密相连的。在这几年的证实法中,同修们充份利用自己的天赋、专长做着各方面讲清真相的工作,但也因此暴露了我原本以为修干净了的求名之心:谁在哪方面有什么特长啦,谁是什么大学毕业的啦,谁在常人中是什么头衔啦,等等。一方面是为大法中人才济济而高兴,但另一方面潜藏着自己对常人中名的看重,一旦时机成熟、自己也有了哪方面与众不同之处,就容易生出骄傲之心、「在学员之上」的心。

跟那些有所谓「地位」的学员在一起时我会克制情绪、说话婉转、甚至虚心请教,而对另一些学员就容易急躁、使态度、埋怨别人,即便是很在法理上的话也是打折扣的听。其实每个弟子都同样被师父寄予了无限的期望、赋予了伟大的使命,也同样沐浴着师父无尽的慈悲。没有薄,也没有厚。挖到底,是心中那常人的等级观念和世俗的势利心理。

正是由于这些不纯的心,使得在一些关键时刻不能完全站在法上与同修平等、客观的商量,有时有一种心态,觉的自己说话是应该更有份量一些的,不虚心。而另一方面,对平时比较尊敬的同修过于言听计从。这些都使得事情做的不能更好,尤其是在这次十月份活动中有多次反映。

其实,我越来越看到,无论是学法、讲真相、还是发正念、还是精進和付出的成度上,自己跟很多同修都有相当大的差距,很多同修都在默默的做着大量的证实法的工作,自己只有争取迎头赶上,而根本没有任何值得骄傲的,真的要彻底放下所有不纯净的常人心和观念,踏踏实实的修修自己。

二、向内修、整体提高

前些日子去外州参加一些证实法、反迫害的活动的筹备工作,去之前,听说有的学员之间存在一些矛盾。一方面我想去帮忙做证实法的事,但另一方面有一种要去帮助解决问题的微妙的显示心。见面之后看到问题,心里很难过。但难过之余,不能够从法上、以平和的心态与同修交流,更多的是心中的不平与抱怨。

一个学员在一个敏感地区讲真相的过程中某些做法有些过激,另一个学员跟我说起来时言语中充满了严厉指责,觉的他破坏大法形像、会对日后的证实法的活动造成负面影响等等,并且不愿意与对方沟通。我试图从中调解,我跟后一位同修说,师父告诉我们对同修要有洪大的宽容、善意的理解,我们要用慈悲、祥和的心态去讲话。这样的话那几天说了好几遍,可是最后一次,发现我是在电话上带着怒气、怨气、忍着强烈的不耐烦把这几句话说过去的。挂上电话猛然意识到这几句话象面镜子把我自己照个正着:我对这位同修宽容了吗?善意的理解了吗?语气祥和了吗?师父说:「两个人发生矛盾的时候,第三者看见了都得想想自己。」(《法轮佛法(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这时回想起这几天看到的其他同修的问题,样样都在自己身上或自己地区存在,只是成度不同而已。

不能向内找,就不会虚心,对同修也就不会祥和,因而无论道理说的多么高,效果都很可能不好。所以只有根本上促成一个大家都能向内找的环境、整体在心性上提高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过去常看到这个负责人有这些问题、那个负责人有那些问题,好象自己修的挺好似的。可后来发现当自己开始负起一点儿小责的时候,自己也完全暴露出同样的问题,甚至比他们还严重。因此我深切体会到:看到别人缺点时,一定也要看自己、引以为戒,万不可觉的自己还不错而窃喜,因为那很可能是自己的执著还没有机会表现出来而已。

三、「以法为大」,宽容、理解、善待同修

回顾以前与同修的争执,表面上都是为大法好,但深挖下去都能找到自己不纯的心,只有根本上以法为大,去掉自我,才更能宽容、理解、善待同修,也才能真正为大法好。

我比较不能忍受的是在集体活动时看到散乱的场面,喜欢出来张罗,其中为大法的心固然是好的,但只要有不纯的心效果就不会好。这次在墨西哥APEC(亚太经贸合作组织)会议期间,学员们打横幅、发正念,酷暑之下,一些学员尽量聚集在仅有的几棵树下坐着,场面一时显的不好看。我再三思考,觉的我一定要站出来张罗,对法负责,要让大家表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貌来。我就大声叫一棵树下的几个学员排整齐坐好。一个学员说:「外面很晒,还得坐一下午呢,应该保存些体力。」我说我们是来证实法、反迫害的,中国的弟子步行千里去北京,这点苦算什么。道理虽没错,但心里充满抱怨、语气极不祥和。马上有两位西人学员提醒我「要用心去讲话」。其中一个说,「我不喜欢你这样,象个独裁。」当头一棒敲的我猛醒,羞愧万分,马上回去道歉。是啊,师父早就说过,「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精進要旨》〈清醒〉)。说是为法负责,可在这近距离发正念、并向各国代表展示法轮功的关键时刻,因为自己的态度不好而引起争执、影响情绪,谁最高兴呢?魔最高兴,这能是对法负责吗?同时我也从未想过大家都是自觉自愿的参加这样的活动,而且有些学员已经是连续三、四天昼夜发正念了,要是多想一下别人,自己也不会有那样的态度。

另一方面,宽容、理解、以法为大也体现在同修指出自己的问题但态度不好的时候。一次一位同修非常严厉的批评了我和另外几位筹备一些重要活动的同修,指出我们工作没有计划、考虑不周全、做事不抓重点等等。明知他说的都对,但就是不喜欢他那态度,产生抵触情绪,造成不能心平气和的商量、把一些事情做的更好。回想起来还是因为触及了自己的「要面子」的心,所想所说都是出于强烈的、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心,而不能以宽容、理解的心对待同修没修好的那一面,不能放下自我、真正以法为大,没有看对方说的是否真的是对大法有利。

邪恶势力利用同修间不和谐進行干扰,不小心就会落入圈套,而如果严格要求自己,则不难破除。近来注意这个问题之后,有几次碰到同修态度不好,若是象以前那样守不住心性,肯定会出现争执,那干扰也就成了必然,但这几次,当我立刻从对方的角度考虑、多去想对方好的地方,头脑中那些负面的东西瞬间就消失了,原本可能发生的争执避免了,邪恶安排的干扰也就自然被破除了,要做的事情也没有受到损失。

师父说:「他们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办法的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他的结果达到的,真的能够达到要达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这样想的」(《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我曾经想,那么如果觉的对方的意见达不到我要达到的效果,那怎么办呢?现在我认识到,跟同修意见不同而争执时,往往都是抓住对方不对的部份、强调自己对的部份,就觉的他从自己的执著出发,甚至加上自己的猜测和想象。而其实每个人说的话都有对的和不对的成份,如果倒过来,能尽量看对方对的部份、找自己不对的部份,多想想他为大法的那颗赤诚的心,那么就能在祥和的气氛中取长补短、找出最好的办法。当要出现什么僵局时,想一下:如果这样,那是佛高兴了、师父高兴了呢,还是魔高兴了?在为一些小事过不去时,想一下肩负的伟大的大法弟子的使命,想一下一个木屑和一炉钢水,想一下一粒尘埃与大穹天体。

四、平时严格要求,从小事上修起

在一些证实法的活动的筹备过程中我体会到,越是正法中的大事,越是干扰多、魔难大,而邪魔都是找学员的有漏、冲着学员的心下手的,当一个或多个学员在某方面没有修好、陷入冲突当中、生不出正念时,旁人虽然看的清楚,但有时束手无策。而事情发生起来一个接一个,都是刻不容缓的需要解决,一难过不去,下一难接着上来。真是:没有一个扎实的修炼基础,关键时就根本念不出佛号来。而扎实的基础就是平时点点滴滴的功夫,就得一点小事都不放过的去修。小测验不重视、考不好,大的考试又怎能考好呢?

我感觉最近两年里的确不如五、六年前得法之初对自己要求的严格。举个例子,当初很少议论别人的不足、尽量修口,可近两年里,除了有时为大法工作需要而谈论同修的一些情况之外,也有一些时候,尤其是碰到矛盾的时候,是在背后议论是非,感觉不以为然,很多时候并不是平静、客观的、从为别人好的角度去说,而是带着各种埋怨、发泄不满等复杂的负面心理。读到《转法轮》「修口」一节时经常想:「唉,我真差!师父说的这几条又是大部份没做到。」可下一次还是没有足够的意志力把握自己的嘴。明慧上有篇文章「一个女大学生的证实法之路」,其中一句话给我印象特别深刻:「我们每个人的任务之一就是起『粘合剂』的作用,把粒子与粒子之间的裂痕除掉,使我们成为金刚不破的粒子团。」我们说的话都是有能量的,连思维都是物质的,平时不修口,那哪是「粘合剂」的作用呢?

在其它一些事上也是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看上去这些都是自身修炼的小事,不象许多正法活动那样轰轰烈烈,可是正如师父说的:「你们只要有常人心在,那就是魔所能利用的东西,自己不注意随时都可以被利用。」(《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小事上不修,日积月累,关键时候就会直接的、严重的影响到正法活动的大事,要想从根本上更好的破除邪恶势力的干扰和破坏,那么就必须平时在坚定的发正念的同时,严格的修好自己,从小事上修起。

以上只是近来的点滴粗浅体会,要修的地方还太多,同样的问题有时还反复,如有不当之处,或在今后修炼中有问题,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