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2003年2月1日】我出生在一极普通的人家,不到45岁就退休回家,是一个没能耐的老实人。闲暇之余常想:人生苦短,奋斗一生究竟为了什么?我找寻着……,迷茫中遇到一位老人,有幸走入大法修炼中来。那些日子我捧起书来就泪流满面,明白了做人的目的是修炼返本归真。

99年7月20日邪恶势力开始迫害大法,抓捕大法弟子,使人民蒙受欺骗,看不到真理,我是一名大法弟子,亲身受益于大法之中,应该向政府说句公道话。99年10月下旬我一人进京上访,早上走在公安部左侧附近被两名武警拦住问:“是修炼人吗”?呼啦上来两名警察把我拖上车,带到派出所。一阵功夫抓来几十人,有偏远山区的农民、学生、新婚旅游的、老人、妈妈和孩子、残疾人、孕妇,挨个登记审问。我被驻京办接去关在走廊里,每天都有几十人被关进来。刚进那里警察挺凶的不准炼功,警察通过向学员了解情况,让我们炼功了。负责人还到处说我也要炼法轮功。10月30日我被派出所带回关押在大连开发区,那里没有女犯人,30多名大法弟子被关在两个房间,全体学员集体绝食四天,关押第45天派出所带我回家又叫单位保卫科看管。晚上全处机关工作人员女的轮流上我家看管。他们谩骂、逼我写保证不准进京。折腾一个多月,又恐吓我兄妹母亲说我坚持下去要送马三家,逼我81岁的母亲跪下,我清醒的认识到不能被亲情带动,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给人类开创了一切,维护真理就是对人民负责,怎能为个人的亲情放弃真理呢?世人会有明白的那一天。

他们利用单位和家人把我骗进一部队精神病院,医院不讲医德,第二天就有人叫我吃药,我拒绝,说找你们领导。他们来了5、6个人把我按在床上,捏着我的鼻子,用钢板撬我的牙,前两颗门牙当时就松动,满嘴吐出血肉。憋得我喘不过气来,每天两粒增加到12粒,一天两次,每天打一针身体明显迟钝发肿。我想不能这样下去,我找到主任医生让家里人来向家人讲被迫害的真相,在精神病院25天家人接我回家。我50多岁的人了,忠诚老实一辈子,想不到为向政府说句真话竟这么难。这更让我看清邪恶的本质,也更使我对坚持真理的追求,坚定了我助师正法的伟大使命,扬善抑恶,匡扶正义。

2001年5月12日进京请愿,制止这场对大法的诬陷,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在火车上又被绑架下车。同时有十几个进京请愿的被抓,在那里大家向工作人员讲真相,有的工作人员说:“看您们这样都是些好人,怎么都炼法轮功。”很多人被蒙骗,不知法轮功是什么。在车站有一个人高呼法轮大法好!整个车站响起法轮大法好!

我又被绑架到戒毒所,在戒毒所搜身,一女警摸到我身上有东西,我告诉她善恶有报,她说谁信,便使劲往外拖我,我当时想这横幅决不能让她拿走,她松开了我,叫来一头目说我身上有东西。我稳了一下情绪,冷静地说:你们这样是违法的,他说你先回屋,后来此事再没找过我。因为是第2次被绑架到戒毒所,一般人都认识我,这次进来看见我都挺客气的,我片警来了,我告诉他你来执行任务我什么都不配合。他见我不回答问题就走了。第2天晚上在同修们的带动下,把横幅“法轮大法是正法”贴在楼门口,我们共同走出魔窟。

2002年9月30日下午发真相材料出一楼门口,被来势凶猛2男警绑架到派出所。晚上4、5个人轮流问我姓名,后来有人认出我,找到派出所抄了我的家,全部的大法书,还有真相材料都搜走了,我出来后才知道的。第2天有一男警拖我上楼,我坚决抵制,他拖我手铐把手划伤了,我猛跑到对面的大房间,他拳打脚踢,把我踢坐在地,猛打我的头,我的心不稳,请师父加持定住此人。他停下来擦地上的血,有人路过,他说我打伤他,把我铐在小屋的铁凳子上,我告诉所长你们警察打人,他说谁看见了,转身就走掉了。下午把我绑架到看守所,在那里送我的警察就是抄我家的警察。叫我按个手印,我拒绝,看守所的人问我姓名,我同样拒绝回答。因我不按手印,他们找来女犯硬搬我的手指,一女警打我的头,我坚决抵制决不配合。就把我拖到监室,手脚全铐上,便所不让去,让同室的人接,挑起大家对我谩骂,第三天铁链又缩短,双手被铐,插鼻管带着直到下午鼻管自己掉下来,后来给拿掉了。大约铐了不到十天,一天所长突然宣布说:考虑我57岁的人年岁大,把刑具拿下来。实际我55岁,那段日子我随时都默念正法口诀,不管我有没有能力我都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决不配合邪恶不消极承受,绝食抗争,逐渐心态稳定下来,坚定正念清除邪恶之徒背后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定住他们不让他们的阴谋得逞,他们就打不进去。

每天他们找3、4个男犯按住我,我看到有的男犯眼圈红了,有一男犯说;整人家法轮功干什么!有一男犯对我说;要研究法轮功怎么这么大威力,此人的言行我也很尊重。有人问我为什么要绝食,我说: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回家。他说:这样做回家是不可能的。每天都有人用各种语言妄想动摇我的意志。11月1日早上所长突然宣布我回家,大家都很惊讶!我欢喜心起来但又想是真是假还难说呢,在走廊有两位同修带着被子我问到底去哪?她说:坚定正念回家,我意识到自己的正念不坚定。有人找我签名说是劳教,我很平静地回答:不签。又有人让我在释放书上签字,我告诉他我没犯什么错把我关在这里,进来我没签字释放我也不签。就是要堂堂正正地回家。事后有点后怕不签字他们不放我,但马上想到他们说了不算,坚定正念一定能回家。

他们找来医警给我量血压,了解情况问我:进来之前有病吗?没病,炼功7年多没吃过药。绝食一个月,从第三天开始插鼻管灌食一次,打过两次吊针,灌的是苞米面糊。后期灌食回来胃部反应很难受,难忍的口渴头昏,我想这是邪恶的迫害,坚决地清除,很快此状态就消失,那几天每次回来都这样。

在车上女司机说:我要一个月不吃饭不知成啥样呢,看来我也得炼法轮功。来到分局,派出所打我最凶的那人说:走哇,带你回家。我没有表示,他说要我扶你吗?我笑笑说谢谢。又带我到派出所,抄我家的警察出来,他两人把我扶上楼。他们的态度完全变了,晚上回家后片警又派两名女的来家看管。我想起在派出所心不稳定盼家里人来,怕出问题。空间场没清除干净,旧势力又钻了空子,又安排上这些事情。我马上跟片警讲:如果这样我继续绝食。当晚我哥把两人打发走,第二天派出所的指导员等成帮上我家,居委会书记一天三趟,治保的两趟,还有我没见过的,见机我就讲真相。告诉他们成为朋友上我家欢迎,你们来执行错误决定我不欢迎。第二天来人少了,逐渐没人来了,后来电话也没了,回家后我坚持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在家出现呕吐现象,开始认识不清认为把灌的脏物吐出来好轻松些。结果越吐越厉害,吐血了,异味更加难闻,人说的胃插坏很难恢复的真的反应出来了,肺部也疼。我正念意识到这又是邪恶的安排不能上当。此状态很快消失了,也没人干扰了,第37天我吃饭了,几天我的身体就恢复状态。

在正法的进程中每一步都在师父的呵护下啊!我就是那种“步姗姗”的,不能严格要求自己。此经历本应早写出来的,在安逸之心带动下摆脱不了种种干扰,在同修的一再鼓励下,才横下心来把我的经历写出来向世人揭露邪恶,展现大法的威严。个人所悟,望与同修交流共同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