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德清华人写给校友的信


【明慧网2003年2月10日】记得我和我的先生在2000年回国探亲时见到一对素昧平生的老夫妇,健谈的老人突然问我们:“你们是清华大学毕业的吧?”我们愕然,问她怎么知道的,她指着一直没太说话的老伴说:“他也是清华的,我看你们两个的气质和他很像。就从这股劲儿里我猜你们也是清华的。”我更愕然了,我先生是清华精密仪器系毕业的,的确带着清华人特有的严谨、持重的气质,而我毕业几年来一直认为自己并没有很多清华人的气质,因为我上的系是被清华别的系的学生多多少少视为另类的建筑系,而且我爱画画,喜欢玩儿,好象和那些学理工科的差距不小。

清华人的气质到底是什么样的?当我回到德国后又是一位素昧平生的中国人点醒了我。她说我沉稳,和我在一起觉得特踏实。我不得不承认,就连我这样一个性格外向,活泼的女孩子也被清华五年的苦读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踏实学习的风气从骨子里深深地重塑了。正如清华校训中所说:“严谨、勤奋、求实、创新” ,“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当我1998年9月回国探亲时,我第一次在清华园见到了王为宇,他给我的感觉就是:典型的清华人。他1991年以优异的成绩保送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和我的先生是同班同学。大学五年,在人材荟萃的清华他曾获优良毕业生奖章、优秀学生奖学金、中国仪器仪表特等奖学金(首次授予本科学生)和飞利浦奖学金等多项奖学金,曾担任班长、团支书、科协副主席、精仪系学生团委副书记。由于品学兼优,1996年本科毕业后免试直接攻读精仪系博士研究生,博士导师是著名的光学信息处理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严谨求实的治学态度加上名师指点,王为宇在国内外学术杂志上发表了数篇论文,并获得一项研究专利(申请号:00103362.X专利名称:获得稳定被动调Q激光器的增益预泵浦方法)。

他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也正是他在1998年9月把《转法轮》这本教人向善的宝书送给了我和我先生。在十食堂旁的小树林里,在他一直参加的法轮功炼功点上,从一个和善的女孩子那里我学会了法轮功的五套功法。自此我和我先生开始了我们的修炼。

一别两年,期间风云突变,1999年7月江泽民一伙开始迫害法轮功,电视报纸中的造谣诬蔑铺天盖地而来,我们在互联网上看到很多清华学子和教职工被停课,被抓,被打,被赶出校门送回老家。我们也看到王为宇被抓的消息。当我们再见面时,已是2000年夏天法轮功正被残酷打压的时候,大批法轮功弟子流离失所。我们回到北京探亲,先生的昔日的同学们借此聚会,谁都不知道王为宇是否会来,谁都不知道他在哪儿,只知道他有一段时间没来系馆做他的博士课题了。可当我和别人闲聊时,我突然看到他笑着向我们走来,他的变化非常大,如果说两年前他还是一个做学问的单纯的书生,那么现在他的笑容里又增添了成熟,坚韧和无畏,同时我觉得他变得更加纯净。在我们的聚会上,他第一次告诉我们,也是第一次告诉他的同学们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他和他的妻子(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硕士)曾几次被清华派出所关押。在学校里,学校和系里的领导们和党委的领导们一起找他谈话,面对着一群年龄是他两倍的党龄好几十年的老党员,他问了他们这样一个问题:“我是党员,在党做错的时候,我敢对党说真话,告诉他们是他们做错了,你们谁敢?”老党员们一片沉默,没有一个人敢回答。事后一位领导私下里拍着他的肩头对他说,他很钦佩他,他还告诉他等到法轮功平反了他可以回来把学位读完。

那次见到王为宇时他已经流离失所了,为了不让警察发现,有时他天天都得换住处。他已经读了四年博士学位,只有一年就可以毕业了,却因为炼法轮功修真善忍而被赶出校门,而且他不能在国营企业找工作。一次外资企业面试时,外国老板奇怪地问他为什么不把学位读完。他实话实说了,外国老板很激动,说没想到当今的中国还有如此坚守自己的信仰的人。当场就表示他被录取了。

短暂一面之后我们就又各奔东西了。随着迫害的升级,国内传来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消息越来越多,他们的照片登了出来,从8个月的婴儿到70几岁的老人,什么年龄,什么职业的都有。凶手的姓名,电话和罪行也被陆续地在网上曝光。我们看到袁江,一名于1995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专业的学生在兰州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在www.rescuetsinghua.org 的网站上可以看到多位清华学子被判刑的消息。在这期间我和先生不时还能收到王为宇的电子邮件,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他还是个自由之身的信号,直到一次很久他都没给我们写EMAIL。不久以后在明慧网上我们看到了他被绑架的消息。至今我们不知他的下落。

我们无从知道王为宇和他的妻子的近况如何,然而另外一名清华人,我的好朋友赵明告诉了我他的经历。赵明是清华大学计算机系88级的学生。毕业后曾任清华大学紫光集团计算机网络中心项目经理。1999年3月进入爱尔兰都柏林三圣学院电脑系攻读硕士学位,同年圣诞节期间返回中国大陆,希望中国政府停止对法轮功的无理镇压,但却遭非法拘押。2000年5月被囚禁在北京大兴县团河劳教所,期满后又被非法延期10个月。2002年3月12日,在爱尔兰政府,欧盟,国际大赦组织,爱尔兰三圣学院,爱尔兰民众和西方各国政府和媒体的强大的呼吁声中他被释放了。他在团河劳教所的22个月的日子里,曾被五六个警察拿六七个三万伏高压的电棍电击,十几天不让他睡觉,管教人员唆使犯人毒打他,然后又把他手脚并在一处地塞到床底下,还被逼从事强体力劳动。他还在逼迫下一天24小时地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劳教所就是用这种方式强迫他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

当我第一次在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呼吁释放赵明的游行的队伍中看到他的大幅照片时,他给我的印象是理性,沉静,还有点儿文弱。在清华园的三教前,每天早上上课前的快速向前滚动的自行车大洪流中,这将是一张极普通的脸。然而真善忍赋予了他强大的精神力量,使他在经历了22个月的魔难出狱以后仍然努力地向各国人民呼吁帮助停止发生在中国的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

我不知道那个教我炼功的和善的女孩子叫什么,是哪个系的,现在身在何处。我听说清华园中有300多名学生及教职员工被开除,关押,软禁,送劳教,甚至被判刑。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在其中。1998年,镇压以前我在清华小树林的炼功点上见到的那一张张容光焕发,善良的面孔呢?他们今天在哪里?为了他们的对真善忍的信仰他们是不是也付出了很多,承受了很多?他们的家人是不是因为独裁者对他们的迫害而同时承受了巨大的痛苦?这一切我都无从知道,然而我知道发生在我身边的王为宇的故事。在我的母校,这个水清木华的灵秀之地,是不应该有这样的悲剧发生的,在“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清华人身上,是不该打下这种伤痛的烙印的!

清华人的自豪与骄傲在哪里?如果清华人的骄傲仅仅在于严谨治学,广出科技人才的话,那么我觉得这还不够,清华人的骄傲还应该在于他们的正气与赤子之心!朱自清,闻一多……清华的历史是这样一些人写下的,他们不止治学严谨求实,更有做人的高风亮节,不为外在的威逼利诱所动。而有着如此的尊严,坚韧与崇高的道德修养的人材才真正是神州大地的栋梁。

我为那些用他们所拥有的一切坚守真善忍信仰的清华人自豪!他们是清华人的脊梁!我将和全世界的清华人一起为他们呼吁,直至他们能够重新在自由的天地之间行使他们的信仰真善忍的权利。

请你,与王为宇同享清华人的称号的校友,加入我们的行列,以你的正义的呼声给予这些可敬的清华人一份道义上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