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人学员:在法中精进

【明慧网2003年2月10日】我叫卢。我在意大利度过自己的青少年时代。1981年我移居美国,去学习东方医学。我不断地寻找生命的意义,直到1996年得法,我的寻找终于有了答案。

有一次,在参加老师的9天讲法班时,我没有翻译器,只能听师父的华文讲法。当我闭上眼睛聆听师父讲法时,我感到了法的巨大力量。我进入入定状态并看到一个巨大的法轮。这让我想起了很多年前,还是在意大利的时候,有一次当我看完一本讲述五行学说和中国哲学的书后,我在天目中看到过和这个法轮一模一样的东西。就在这一时刻,我知道我和大法有缘。

得法的那一年,我参加了美国德克萨斯州休斯顿的法会,那时我第一次见到了师父。在那期间我无法止住我的泪水,我为每一个在苦难中挣扎的生命难过。在师父讲法过程中,我多次感到师父为我灌顶。

不久以后我在生活中经历了许多人与人之间的难题。我花了较长的时间才把这些事看淡。虽然我知道每一关都是我修炼中的考验,但是开始时我看不清自己的所作所为。

我以前的工作是用按摩、脚底按摩、气功治理和烹饪治疗等等。那时一天平均有五个顾客来找我治疗,我开始向病人介绍大法,并建议他们炼功来祛病健身。起初我觉得我应该保留这个职业,因为每天我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向许多人介绍大法。但是事实上没有太多人愿意听我讲,而且更少有人来学炼。我觉得我的层次很低,所以我无法说服别人。

后来我认识到:在治病时,我用德与别人交换业力。我想马上换工作。但是我为什么会害怕呢?恐惧也是执著心!在1999年芝加哥法会的集体炼功场上,李老师为我纠正第三套功法的动作时碰到了我的双手。我想:他肯定已经为我治好了我的手,在我找到别的工作之前,继续我的工作应该没问题。

同一年,我的一个朋友来找我学习按摩治病。我告诉他这不好,并向他介绍了法轮大法。他的工作是装修售卖房屋。我们成了好的合作伙伴,一起投资房地产生意。自从有了新的工作之后,我的身体经历了彻底的净化。我想这是师父安排的。

在修炼的这些年中,师父一直慈悲地看护着我,我体会到了大法的无边的威力。1999年在加拿大多伦多的心得交流会上,我亲眼看到师父非常慈悲地与报社记者谈话。有些报纸曾经刚刚在几个星期前发表过诋毁大法的文章。当时,师父从椅子上站起来,那么耐心,那么关切地针对在场记者的误解而谈,我非常感动。突然,我看见红色和金色的光照耀着整个大厅。而与此同时,在另一个空间,我看到了师父和其他所有学员都穿着古代的袍子,组成许多个圆圈,浮在空中。师父在中间,每个人都欢喜地聆听师父讲法,为师父的来临而惊喜不已。我觉得:我们表面上看起来是人,其实都像佛一样,期待着全面地理解大法,依照法理去实践。这确实是真的呀:当师父讲法时,他同时也在许多不同空间讲法。

正法经历

1999年7月,邪恶势力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我非常清楚:宇宙的大法受到迫害,谁违背真善忍,谁就是邪恶。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江集团是邪恶的。

在波士顿,我们向人们讲真相,告诉他们中国正在发生的真实情况。我们那儿没有中国大使馆,因此我们去了中国城。另外,我们在波士顿和剑桥的主要街道上举行了游行。我们还在城里许多地方举行烛光守夜活动。有很多次,中国的代表团来到位于剑桥市的著名的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参观,我们便去那里讲清真相。

2001年7月,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在剑桥的Brattle广场上进行绝食请愿。由于没有在那里过夜的许可证,我每天早上7点到达,夜里1点回家。几天后,许多当地的同修走出来在公众面前支持我。这次活动进行了12天,我们收集到了几千个签名。当地的民众看到我们的宣传海报十分感动。然而,有些路过的中国游客对我们视而不见,而我得开口对他们讲真相,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由此我也对中国人心怀慈悲。

早上,我开始清洗铺在广场四周的美丽的大理石。那一天,有几百人坐在广场上休息并观看我们炼功。一位衣冠楚楚的绅士停下来问我,是不是剑桥市雇我做清洗工作。我说不是,我是自愿的。他非常惊讶,并说:“我要告诉市长你们炼法轮功的人是好的。谢谢你!我当然支持你们,请给我资料。”

一个星期后,剑桥市的这次活动结束了。有一天我路过那个广场时,有人认出了我,说:“很遗憾你们走了。现在广场又被肮脏的金钱,科技和电脑占领了。你们在这里时,我可以感到你们的善心。很祥和。我们好想念你们!”

在德国发正念

2002年春天,我去了德国的柏林和其他城市洪法。第一天,我们在树上高高地挂了一些黄色的气球,十分醒目。第二天,德国警察禁止我们挂黄气球和使用扩音器。第三天,我们被告知不可以穿黄色的衣服或打黄色的横幅。

我们意识到是江XX向德国政府要求,不要让他看到法轮功学员。邪恶实际上害怕法轮大法修炼者。一架直升机在天上盘旋随时准备帮助江逃离。整整一个星期,警察们不让我们靠近江,可是他躲不掉。我们跟着他到了几个城市,组织了游行和功法演示。只要邪恶前往一个地方,那里的天气就变冷,又刮风又下雨。

一天夜里,我通过了中国的保安,进入了江XX住的酒店。我坐下来好象在等人。我决定就在大厅里发正念。我的双手感到一股强大的能量好象要把我的手指弄弯似的。我距离邪恶非常靠近。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去消除那邪恶的能量。我意识到:不管邪恶看起来多强大,我都要以坚定的正念去面对它。邪恶实际上非常虚弱,害怕修炼人的正念。

过了两天,我们跟着江到了另一个城市。一天晚上,我们在江住的酒店的送货入口处发正念。几十个工人通过一个小房间进进出出。我们三个炼功人坐在地上立掌发正念。没有人管我们。两个警察进来了,看看我们,一句话没说就走了。过了一个小时,一个警察进来很友好地问我们:完了吗?我们说:好了,便站起来离开了酒店。

第四部分 我现在的认识

从德国回来后,我又去了意大利,加拿大的多伦多,中国,香港,华盛顿,费城,芝加哥,休斯顿,又来到了新加坡。

我每到一处,都参与那里的洪法活动。我非常高兴能参与新加坡这里的活动。我觉得活动组织得非常好,效率很高。

在不同的修炼环境中,我好象在用放大镜看自己一样。我也更清楚地意识到我自己的心性也会影响到他人。通过以平静的心态来学法,我能够保持清醒,并且能够控制自己的各种常人观念和执著心。

师父在经文“什么是功能”中说:“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已经充分发挥着功能的作用。比如在正法中正念很纯时功能运用得很全面,而且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随心所用,几乎是用什么有什么。”

我希望每个人都在法中精进,并意识到自己的强大的能力,以便早日把三界内的邪恶除尽。同时,让我们继续证实大法,揭露邪恶,救度众生,开创美好光明的未来。

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