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中国打电话(译文)


【明慧网2003年2月10日】法轮功信息中心一月七日呼吁紧急营救河南法轮功学员宋旭。宋旭被关在郑州第一看守所,由于遭受毒打,绝食和强行灌食,他已生命垂危。法轮功信息中心呼吁媒体、政府机构、非政府组织及个人给各地的安全部门、610办公室和党委办公室打电话和发传真,要求立即释放宋旭。

我也决定参加这个营救活动。当我向其他学员请教该如何做时,从一个学员那里我得到了有益的建议。

我给中国打电话,花了许多时间。由于不会说中文,我必须做好特别的准备。我决定无论如何要找到一位会说英语的交谈者。

我将记录着要点的纸条放在我的面前,非常简明、非常清醒。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将保持冷静,我要让在中国的人们知道我们了解中国江氏政府对法轮功学员的所做所为,他们不应该充当帮手,必须停止迫害

我拨了电话,在拨了第四次时才有人接,一个友好的女音。我慢慢地、清晰地说道;“你好!玛丽娜,德国。你会说英语吗?”对方没有回答,然后用中文说了一些什么。我又两次重复我的话,过一段时间后,电话那头传来了另一个女士的声音,我又说了同样的话,我听到断断续续的英语,然后又是中文,很轻很友好,但是无法听明白。我感到了我们之间有一个很大的空间和强烈的沉默。

最后叫来了第三个人。我又重复了我的话,她会说流利的英语。我告诉她,我们在德国听说了宋旭的事,他必须被释放。我告诉她,我们还知道几千件这样的事情,我们知道中国江氏政府的所作所为。她说:她工作的部门是负责发证件的,我应该打总机。我请她给我总机号码,对方沉默。那好,我继续谈迫害的事情。她说,负责此事的部门在另一个楼里。我请她给我电话号码,又是沉默。我又接着谈迫害的事,其不合法性,那么多受迫害的人,那么多欺骗性的宣传。这个过程重复了几次,我没有焦躁,没有提高嗓音,我谈吐自如。我还从未有过象这次打电话时那样的平静和清醒。在我们之间我感到了宇宙的距离,交谈发生在另外的空间,而且有许多听众。我在短时间内讲述了重要的事情。然后我听到来自对方的很细小、轻微的声音:“法轮功在中国是违法的。”我回答:“中国的宪法保障信仰自由。”她说:“我不允许听您的讲话。”我回答:“我当然不想给您带来麻烦,我只有一个请求,请您将我们的谈话告诉您周围所有的人,如同事、朋友、亲戚等。”我向她道了谢,我们互相道别。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