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母亲得法的故事


【明慧网2003年2月14日】我的妈妈今年七十九岁了,年前独自一人从大陆来到澳洲。她不顾旅途疲劳,第二天就问我要《转法轮》看。我拿出那本专门给她准备的大字的书,她就如饥似渴地读了起来。看她一天到晚坐在桌边,戴着老花镜看书的专心样子,我很少打扰她,只是告诉她有不认识的字可以问我。过了几天,我看了一下,发现她已经开始读第二遍了,我感到非常惊讶,因为我并没告诉她要一遍一遍地看,她却不停地接着看了下去。我问她能看懂吗?她淡淡地说,都是用白话写的,怎么看不懂;问她字都认识吗?她说都认识。妈妈没有文化,一辈子在为家庭操劳,从未见她摸过书本,我感觉她只是认识一些常用字罢了。现在她却在不到一星期的这么短时间内能把一本书看完,我真是想不到。问她几遍,她总是一样的回答,我实在是放心不下,就提出我们一起学法,念一念,这样有念错的,我就可以给她纠正。她同意了,随后的几天我们每天花些时间一起学法。妈妈除了念得慢些,偶尔有些字因为方言念得不准外,很少有不认识的字。我这才放了心。

此后,妈妈一直在不停地看书,在五个星期内,连着看了四遍《转法轮》。因为她看书很慢,所以几乎是一睁眼开始,从早到晚都在看,也很少让我带她出去游玩。有时带她到图书馆看常人报纸,她翻了两下,就说不想看了,还不如回去看大法书。妈妈总说自己年龄大了,记不住,所以就拚命地读,每天把《洪吟》朗读好几遍,还学着抄写下来以加深记忆。

看到妈妈又写又念的这么精进,我在感到高兴的同时,也为自己感到惭愧,学法确实不如一位老人啊。有一次早上五点起来,我问妈妈起来不,因为时间还早,她说不起来,我就又回去睡了。后来被一阵读书声惊醒,睁眼一看妈妈在念书呢,已经七点了。我说去炼功晚了,为什么不叫我?妈妈赶快放下书就走。看着妈妈的背影,我感到很内疚,妈妈读了近两小时的书,口一定很渴了,也没喝口水润润嗓子,就去炼功,我还埋怨她。我醒了见她不起来,就又去睡了,可妈妈起来等我时,却在学法,这其中的差距多大呀。

妈妈学法这么用心,是我始料未及的,因为她得法的经历,还有一段曲折的故事呢。几年前我得法时,妈妈并未反对,可是迫害开始后,妈妈就开始为我担心了。她的恐惧在江氏集团炮制了天安门自焚案时达到了极点。那段时间每当我给家里打电话时,她总要劝我放弃修炼,说国内的镇压是多么的严厉,那些自焚的人是多么的可怕,她甚至听信了江氏流氓集团的谎言,害怕我也会象那些人一样,甚至问我会不会杀她们。告诉她真相,她不敢听也根本听不进去。有一次,我和妈妈通电话,刚提到法轮功,电话里立即传来一片杂音,好长时间才听到妈妈说听不见我的话,我明白这是江氏的电话监控系统在起作用,就挂断了电话。通过电话线,我都能感到江氏布下的那张恐怖的大网笼罩着我的家人。那时我的爸爸病在床上,妈妈就是怕我回去被抓,所以一直瞒着我,直到爸爸去世我也没能见他一面,给我留下了长时间的心痛。这也是江氏集团谎言欺骗和毒害人民的一个见证。

既然妈妈这么害怕和反对,我也就不再提起法轮功了。后来,是我的一个亲戚改变了她。我向亲戚讲真相时,她很快就明白过来,还找机会去告诉了妈妈。由她说的话,妈妈都能接受,慢慢地改变了对法轮功的态度,在我打电话时,也不再反对我炼了。后来,亲戚开始看书了,也想炼动作。因为我是在国外得法的,不认识国内的同修,就请刚从我的家乡来的一位澳洲同修帮忙。这位同修联系了国内的同修,去和我的亲戚见了面,带去了许多录像带和磁带,以及一本《转法轮》,所以亲戚把我留下的那本书给了妈妈。这位国内同修正在被监视,所以和我亲戚的见面也是冒着危险的。妈妈拿到书后,很长时间没看,家里其他人打电话时告诉我说,“你听妈妈说也要学,她是逗你高兴,她才不学呢。”经过亲戚的劝说,妈妈终于拿起了书,可在那个恐怖下,又怎么敢光明正大地去学呢。打电话时,妈妈告诉我,她在看书呢,见有人来了,问她怎么看这书,她就赶紧说是学认字呢。连自己的亲人都不敢告诉是在看书,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所制造的恐怖之巨由此可见一斑。

妈妈在国内断断续续地看着书。拿到了来澳洲的签证后,我让她早些过来,就是为了能让她早日堂堂正正地修大法。妈妈来了后告诉我,她来之前,家里有人和她大闹了一场。现在看来都是干扰,每个人的得法都是多不容易啊。妈妈不善言词,我也很少和她交流思想。现在短短几个星期说的话,比我们生活了几十年说的话都要多。我才发现自己是那么不了解自己的母亲,也明白了师父早就在管着每个有缘的弟子。妈妈告诉我她生活中经历了多少大风大浪,都是以前我从未听过的。妈妈以前也算是大家小姐呢,可为了我们一大家子人吃了一辈子的苦。我总以为她是小时跟着舅舅们在私塾认得字,可现在才知道她是成年后一边工作一边上夜校才扫盲的。妈妈告诉我,她上夜校时学过一点化学,知道分子结构之类的。我说,那就够用了。她看完第四遍《转法轮》后,我找出师父在各地讲法给她看,她能看懂正体字,也能看懂师父讲的宇宙结构等科学方面的法。我告诉她《转法轮》每天都要看,再把师父各地讲法都看一看。此后,她每天看一讲《转法轮》,看完一本师父的各地讲法。

随着学法的深入,她的悟性也在不断提高。从一开始学法,她就受到了干扰,一看书就瞌睡,开始她觉得奇怪,因为她在国内时,很少有瞌睡的。她很快意识到了这是干扰她学法呢,就想办法克服,站起来看书,或是去做些家务再回来看书。

妈妈告诉我,她上飞机前在亲戚家住,整整拉了一天的肚子,吓得亲戚说要给航空公司打电话取消这次旅程。妈妈坚持没改航班。她说也怪,拉得那么厉害,一上飞机就好了。来时,家人给她带的蜂王浆补品,她看了书后说,这些都不吃了。有时谈到家庭矛盾时,妈妈也表现出了很高的心性。

妈妈的悟性也表现在炼功上。才来时,为了让她尽快地对大法有个了解,我只让她看书,炼功只是断断续续地教了她。两个星期前才正式开始炼功,她动作还没完全记会呢,就有了飞速的进步。每天早上5点半,我们一起出去到小公园炼功,用的是两小时的炼功带。前两天,她打坐都是四、五十分钟,第三天开始就是一个小时了。她告诉我说,炼之前她下决心今天一定要等音乐停了才拿下腿,她做到了,以后她全是炼足一小时,根本没有我当初炼功时的那种过渡过程。最让我感动的是,她每次都是腿疼得发颤,但她就是忍住了,一直坚持到炼完。最近两天又说,炼静功时,感到全身象有虫子在爬一样地痒,我说那是消业呢,业力象虫子一样地跑出来了。可她都能坚持炼完整套功法。一个老人一开始能做到这一步,真不简单啊。

一次静功刚坐完,她边喊着热了,边解着外套扣子。早上有风,我穿着外套还感到凉凉的,我就问她是怎么热的,她说,从结印后,经常有一阵阵热流通过全身,她都出汗了。我说,那是师父在给你灌顶呢。以后常听她炼完静功这么叫热。

又有一次打完坐,我和她说话,见她眯着眼,就问她是不是瞌睡了,她说不是,她想看看不炼功时,是不是也能看见景。我问她什么景,她就描述一闭上眼睛,看到的象杏花一样的东西怎么慢慢打开等等现象,我说那是你的天目开了,她说一闭上眼睛就有红的、黄的各种色彩,我问她以前有吗?她说没注意。以后再问她看到什么,她就很少说了。

妈妈来了不久,我就开始教她发正念,她记不住内容,我就先念一遍。开始她不大理解这件事,后来明白了是做什么后,就非常地上心,每次到发正念的时候,就早早地结束手头的事来做准备。有一次晚上快九点了,我还在电脑上忙着,妈妈不敢打扰我,只是在我身边焦急地等着,一会忍不住说到时间了,我很奇怪地问她有什么事,她做了个手势说不是该发正念了吗,我这才恍然大悟,我早忘了发正念了。可有时即使没忘,脑子实在静不下来,只好让她一人去发,她就很认真地做完。以后,我也自觉地发正念了。

师父讲正法弟子要做好的三件事,妈妈不折不扣地做好了两件事:学法和发正念。至于讲清真相,她已经在不知不觉地开始做了。带她去唐人街,去社区洪法时,她已经高高兴兴发资料了。我们家也还有反对大法的人,妈妈打电话时,已经在用亲身经历证实着大法。妈妈正在紧锣密鼓地按时间顺序看着师父的各地讲法,现在已经快看完了。当她了解了“正法弟子”的意义后,我相信她一定会更好地去讲清真相,救度世人。

这就是我的母亲,一位近八十岁的老人的得法经历,它已经激励了我这个不精进的老弟子恢复了正常的学法、炼功和发正念。现在写出来与大家共享,希望能对同修有所借鉴和启迪,使大家在修炼的道路上共同精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