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整体坚不可摧──参与营救工作体会


【明慧网2003年2月15日】我是2001年5月13日得法的多伦多学员。得法晚,而正法进程前所未有的推进速度,的确曾经令常人心还很重的我苦恼过很久。从表面这一层看,我有一个不错的学位,来加拿大不久就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得法时,也正是事业开始走上坡的时候。参与正法,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而我工作的行业,又极度紧张,公司里经常有人每天工作16小时。刚到一个陌生的国度,立足未稳,是努力工作,争取升迁,还是放下对事业的执著,全身心投入洪法工作?这对当时刚刚迈入修炼大门的我,的确是一个巨大的难题。记得有一位阿姨对我说,小杨,你没有经历过个人修炼的阶段,直接进入正法修炼,是有难度,但师父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弟子;所以,一定要提高心性,过好每一关啊!当时,并不懂过关的真正含义,但是,对大法和师父的坚信,以及大法弟子的整体力量,使我度过了修炼之后的第一个大关。

2001年12月7日早晨,我接到国内朋友的电话,告诉我母亲在去公安局申请护照的路上被抓,人已被610带走,下落不明。当时的感觉真象天塌了一样。那是一个周六,应该去公司加班。在办公室,无论怎样发正念,也无法正常工作。在中领馆集体发正念后,我和个别学员商量应该如何面对。当时,我连大部份学员的名字都不知道。当时,尽管在多伦多也有一些学员的亲人在国内受到迫害,被非法关押或流离失所,甚至有一位学员的母亲被劫持在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但并没有专人负责这方面的工作,所以,除了给负责政府工作的小组写了一个情况介绍外,我们几个也觉得无从下手。虽然,我们都悟到,这时,应该利用亲身经历来向世人讲清真相。母亲的被抓,就是江氏政府残酷迫害无辜修炼人的有力实证。当时,很多学员还有不同看法,当我们决定从征集签名开始,为母亲呼吁时,也有学员好心地提醒我们,不要给国内弟子增加压力。

当时,我除了参加每周的集体学法和一些大规模的洪法活动外,并没有参加更多的正法工作。所以,和大家也不是特别熟悉。但是母亲被抓后,很多学员都向我伸出了援手。一位台湾学员很快做出了两张印有妈妈和我的照片,讲述事情经过的展板。知道我要带着展板去多雨的欧洲,那位学员特地将展板加强了塑封,并在电话里一再地鼓励我加油;知道了妈妈被关押的地点后,有学员开始向那里的警察打电话,讲真相。

春节期间,大批的求助信件也飞向了众多的政府机构,工会,社团和非政府组织。安省的一家非政府机构将母亲的故事登载了他们的网站上,呼吁读者向外交部发信,请求政府帮助出面营救。台湾的学员也开始了征签活动,不久,他们寄来了大量的签名。5月,加拿大外长Bill Graham 写来回信,表示对母亲被捕一事的关注,并说明已将此事通知加拿大驻华使馆,由他们与北京政府交涉。

事情开始出现了转机。国内的朋友告诉我,他们已经开始可以去劳教所探视,并通过简单字条与母亲联系。这一段时间里,多伦多又有几位学员的亲人在国内被抓,被判刑,再加上长春有线电视插播等事件的发生,波士顿法会之后,大家都意识到了天象的变化。师父在波士顿讲法中说:“每个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与救度众生中做事情都很主动。这一点师父都看到了。这是现在常人做不到的。我们在中国大陆以外的学员都在全力地投入,每个人在正法时期都做着自己应该做的。那么作为国内的学员呢,他们有他们的做法;作为中国大陆以外的学员哪,你们有你们的做法。都是了不起的。不是大家都得做一样的事情,每个人都是在自己所在的环境做大法弟子此时应该做的。你们是自己发自自己内心地在做,每个弟子真的象大法的一个粒子一样,在维护着法,在救度着众生。”这时,有学员主动站出来,提出了成立营救亲人项目小组的想法。

以前,我们也曾多次讨论过多伦多作为整体的力量,我们这些学员,看单个个体,特别优秀的好象并不多,但是我们的长处就在于,一旦大家定下来的事情,不论个人有多么不同的意见,每个人都全身心地投入。多伦多学员的这一优点,在营救项目的启动时期,又一次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负责制作展板的学员,为每一位被迫害的亲人都制作了展板;中国城的讲真相小组的阿姨们,胳膊上挂着亲人们的照片,风雨无阻地走遍了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征集支持的签名;电视小组将营救主题的专题片放到网上,使海外营救的声音画面迅速传遍四方;媒体组举办了一次又一次的新闻发布会,中英文媒体为在自己所在的城市就看到如此众多的受迫害案例而震惊不已;负责政府工作的学员接连在省政府和国会举办宣传活动,受迫害学员的家属走上国会的讲台,揭露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CBC等主流媒体在震惊之余,开始了大面积的正面报道;众多的议员,也向这场血腥的镇压提出强烈的谴责,并要求加拿大政府直接向北京政府提出停止镇压的呼吁。更有不知名的学员设计印制了营救主题的明信片,向全社会散发,很快,无数签了名的印有受迫害学员照片的明信片雪片一般飞向了加拿大总理府和外交部;所有这一切,都在传递着一个有力而清晰的声音:“立即停止迫害,让我们的亲人早日回家!”

而我自己,当时已经参加了电台的义务服务工作。为了制作一集表现三年来面对残酷镇压,无数学员不惜生命捍卫和证实大法的壮丽画卷的节目,我和组里的同修走访了许多曾经亲身经历过铁窗生活的学员,和有亲人在国内受迫害的家属。他们面对邪恶,无私无我地坚持真理的境界深深地打动了我。制作节目的过程,是一次心灵的净化,也是一次修炼境界的提高。修炼一年来,由于没有经过个人修炼的阶段,一直在同修的帮助下,跌跌撞撞努力跟上正法进程的我,这时,感到了只有真正置身于正法的洪流中,把自己融化为大法的一个粒子,在宏大的正法之势到来之前,去实践与师尊的伟大誓约,是我们每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和骄傲。在一步步更深地融入正法进程的同时,自己以前一直死抱的执著也开始越来越多地放下了。

身为受迫害学员家属的我,因为参加电台组,而没有更多的时间参与营救小组的工作,为此,我一直心有不安。负责营救的学员对我说,我们都是一个整体,每个人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发挥着大法粒子的作用,媒体工作也是营救行动的一个重要部份。况且,在大法中,没有你我,每个人的事都是大家的事。放下了这一层包袱,我更加轻松地投入到媒体的工作中去。

8月,加拿大外长格雷厄姆在东盟外长会议上向中国外长唐家璇提出法轮功的问题;9月,由加拿大学员倡议,“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宣告成立,标志着营救行动已经从加拿大发展到了国际范围,形成了全球学员排山倒海的营救声浪。印有一双手托出爱心图案的T恤衫,处处可见。营救的案例,也由最初的12个增加到80多个,直至今天的100多。越来越多的学员随着法理上的提高,放下了以往的顾虑,勇敢地站了出来,用亲身经历向世人讲清迫害的真相,使更多善良的人们从造谣媒体的谎言中清醒过来,有力地震慑了邪恶。电话小组把受迫害的案例做成传单,大量向国内有关单位传真;并给国内劳教所打电话,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天理;这一切,不仅是对邪恶的沉重打击,也是对国内弟子的巨大鼓舞。在母亲被关押的北京女子劳教所,明慧网的每一次报道,都引起一场轩然大波。恶警们惊恐至极,一次又一次地找母亲谈话,调查。母亲后来说:她是从他们口中知道了海外营救的消息。一位亲戚在短波中听到美国之音对我的采访,兴奋不已,拨通劳教所的电话要把这一消息告诉母亲,结果可想而知。要知道,在封闭了一切信息的黑牢里,这样的消息对狱中的同修是多么巨大的鼓舞!妈妈对恶警说:“我为儿子和他的朋友们骄傲!”一位学员的母亲被劫持在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她家乡的学员看到了海外营救的消息后,把传单贴遍了全城的大街小巷;很多被关押学员的待遇也得到了改善。北京女子劳教所开始对劫持的大法弟子中的高级知识份子,和有海外关系的亲属进行登记,害怕引起国际社会的进一步愤怒。这时,多伦多学员吴艳霞的妹妹,关押在天津的吴艳英被释放了。这是营救开展以来被提前释放的第一例。这不仅是对多伦多,也是对全球学员的巨大鼓舞。这说明,真理是不能被战胜的,不论邪恶表面上如何猖狂,实际上已不堪一击。

10月,邪恶之首即将访美。我和蒙特利尔的学员林慎立,李进宇一道,来到德州,配合美国学员的营救行动。短短一周,我们走遍了德州的重要城市,跑政府,见媒体,每次新闻发布会的盛况都令人振奋。我们感叹着:天象真的变了!很快,“营救我们的亲人回家”汽车之旅开始了,四路车队分别从加拿大和美国各地出发,浩浩荡荡奔赴德州,这一壮举和队伍中的受迫害学员家属一度成为媒体追逐的焦点。多伦多车队出发时,车上一位学员在山东被关押的父亲和弟弟也提前获释了。在美国,王治文,周雪菲的故事也已是家喻户晓。和金子容子一同去中国的日本学员来了;戴志珍来了,章翠英来了,从地球另一端的澳洲;林慎立和李进宇也来了,从遥远的蒙特利尔;采访李进宇时,我问:去年此时,你正在加拿大为营救你的先生参加SOS步行,今天你们并肩走在了我们呼吁营救的游行队伍中,此刻想对大家说什么?她答道,此情此景,让我真正感受到,善良和正义是不可战胜的!

更令人鼓舞的是,这时,加拿大国会全体通过了一项营救加拿大法轮功学员亲属的个人动议案。其中包括有母亲在内的13人名单。同时,营救行动在北美之外的国家和地区也开展起来了:在澳洲,在日本,在欧洲,支持我们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越来越多的学员参与到这一行动中来。大家悟到,这不仅仅是营救几个亲人的事情,正法到了今天,一切都是为大法而来,作为师父的弟子,我们的心到哪里,事情就能做到哪里。镇压在继续,国内还有十多万学员被关押,一个更宏大的营救计划正在酝酿中。

好消息接连传来:圣诞节前,多伦多学员彭天英的妹妹彭天雄提前获释,这为我们增加了新年的喜庆;大年初五,我的妈妈,在经历了14个月的铁窗生活后,终于安全回家了!电话接通的那一刻,我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沉默之后,妈妈说:我知道明慧网在营救我[编注1],替我谢谢大家!那一刻,一切都没有了距离,我觉得,妈妈就在我们身边,妈妈的身后,是国内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当时,正是美东凌晨一点,可我分明感到四周一片光辉灿烂!回首过去的四百多个日日夜夜,就像是在一瞬间。我看到自己如何在大法中, 在大法弟子这个大家庭的整体中,一点点成长。 在师父慈悲的目光中,那千千万万行迈向新纪元的足迹中,也有自己的那一行……

[编注1]主要指国际营救小组通过明慧网发布的重要营救信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