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单位领导的丈夫讲清真相和抵制迫害的故事


【明慧网2003年2月16日】丈夫是某单位的领导,他从来都说不信什么佛、道、神的,可自从我修炼大法以来,他却很支持我,因为我所有的病都好了。江氏集团编造的拙劣谎言根本动摇不了他对大法的正确认识,反而使他更加认清了他们的邪恶本质,愈加尊重大法。还经常利用自己的工作条件讲清真相,保护大法弟子。

丈夫多年从事政治工作,对××党的政策、法律、历史事件了如指掌。所以,在讲清真相时,他是站在常人的角度,提供的数据准确、事例鲜明,语言透彻,力度大说服力强,我感觉比我讲得还好。

一次理发时,他说:“我爱人就是炼法轮功的,身体非常好,而且向年轻的方向转变。”当别人问他为什么江泽民要批判?他说:“法轮功教人向善做好人,利国利民,邪在哪里呀?正与邪不是哪个人或哪个组织能定性的,得看实质。我没看到电视上说的那种例子,反而看到许多地区炼法轮功的人都没有病,个个气色极好,他们心地善良,无私无我,只想别人,比我们这些共产党干部的思想境界还高,中国的领导干部要都炼法轮功,腐败现象早就没了。人心向善,谁还干坏事?”当有人问他电视上自焚、杀人等事情时,他说:“我爱人连蚊子都不杀。我是多年搞政治宣传的,一直操持笔墨喉舌,对于其中的‘奥秘’深有了解。一个地方官弄权为达到自己的目的都可以不择手段,那么一个国家的当权者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可想而知了。”他还说:“一些老弱病残者,其中妇女居多,既不是中央集权者,又不是地方当权派,无枪无炮的通过什么方式去夺取政权?这不是欲加之罪吗?你们看见我们这地区、邻近的市县,谁杀人了?新闻媒体造假我们国家堪称一流,中国是一个封建王朝下延的国家,权力至上的思想在老百姓的思想中根深蒂固,百姓奴性十足,官大一级就是法,大是大非面前谁敢说个不字。可见,在政治斗争面前逆来顺受,已成为人们明哲保身的信条。人们麻木到不愿看真实的一切,宁可掩耳盗铃了。可叹、可悲呀!”他的语言流畅,有力度,在场的人都被他说明白了。

有时他和我调侃道:“我又给你洪法了!”我纠正他说:“不是给我,是给你自己!”

在去南方考察的路上,有的政法干部身体不好,总吃药。他们问我丈夫为什么身体那么好?还不用吃药?他说:“该管的管,不该管的不管。心静、心闲、万事不难。少操心多付出,心里平衡。”他还说:“整法轮功最无聊,对外不强,对内起哄,软的欺,硬的怕,不是大丈夫。”他劝别人说:“整法轮功劳心费神、伤元气,伤身体,如何无病?况且政治运动都是前车之鉴,三反、五反、反右斗争、大跃进、文革、六四,后果如何都是后有定论,还是静观为妙。”

一体质极差的人说:“我也没怎样法轮功啊?”丈夫问他:“你逼人家骂他们师父了吗?你逼人家放弃法轮功了吗?”那人说:“没有办法,是上指下派,不得不干。”丈夫说:“古代有孙子兵法,现代有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为了老百姓多想想,必要时也得欺上瞒下,何必逼人家炼好了病的人放弃法轮功,然后再得病,这是真为人家好吗?”他又说:“抬头看天,天在人上,后路宽广,回头不晚,步步紧逼勒马也难。高抬贵手,海阔天空。广积善德,福报儿孙。善恶所为天地知道。”他无序无章的信手拈来,嘻嘻哈哈中结束了谈话,而有的人却闭目思忖良久。

丈夫在某个大单位任头头时,主抓这项工作,警察多次去单位干扰,他对警察们半开玩笑的说:“都是内部职工,我看就算了吧!一个信仰问题还说不清谁对错呢?只要他们不给你找麻烦,你们就视而不见呗,上头还得说你做得好,暴露得越多你工作越被动。再说这些人又没犯法,抓进去还得放出来。大家都为了混一碗饭吃,逼急了反倒不好。一帮妇女,又不是敌人,要签字我来,出了问题你找我。”警察无奈只好做罢。后来他干脆不再理这个碴了,一律顶住,一个字不签。家属出事他还帮着摆平。他对我说:“真怪,越怕越出事,不怕了倒没事。”我告诉他说:“这是你有了正念,师父在保护你。”他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