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事迹:堂堂正正从旧势力的迫害中走出来(4)

【明慧网2003年2月18日】许多海内外大法弟子已经在不断全面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加持我们被关押的同修。明慧近日也刊登部分大陆大法弟子的建议“集中力量清除大陆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内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另外空间的邪恶”。这些事迹从常人角度来说都很神奇,但是对大法弟子来说,并不是只有别人才行,大法修炼本身就是很超常的——神奇事迹不神奇,关键是自己要努力做到让从大法中修出的正念主导自己。

我们不承认旧势力,更不承认他们安排的这场邪恶镇压,包括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那么我们也根本不应该被关押,不应该被剥夺自由,不应该被无理判刑。任何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都必须停止,镇压必须停止,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都应该堂堂正正地从旧势力的迫害中走出来,自由地做我们该做的。

下面是一些来自于中国大陆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正念堂堂正正走出迫害和常人观念的事迹(续):

(十一)正念摆脱酷刑、走出公安局

一名大法弟子在公安局被锁在铁椅子上,两只脚被套在铁环里,两条腿被铁棍卡住,胸前有一块铁板,身体几乎不能动,三个警察在屋里看守,走廊还布置了多名警察,看这阵势,邪恶之徒将要加重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我主意识要强,心一定要正,师父的正法弟子无论何时何地都要用正念清除邪恶,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铁椅子锁不住我,警察看不了我,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天亮之前我一定能堂堂正正地走出公安局。

正念发出后,不急不躁地等待时机。我用正法口诀先清理自己思想中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不好的观念或外来干扰。然后清除看守我的三名警察背后的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一会儿,走了一名警察,屋里还有两个警察,铁椅子一边一个。虽然已经是后半夜了,他们还是在兴致勃勃地谈论着,一点睡意都没有。

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我静下心来,默背《论语》,背着背着,再看两个警察已经闭着眼睛休息了,一会儿就发出了鼾声,我试着打开铁椅子上的锁,“哗啷”一声,惊醒了两名警察,其中一名警察大喊:谁?干什么?!另一名警察看了看我说:我没睡,看着哪。过一会这名警察也睡了,我还想打开锁,没有钥匙,怎么也挣不开。想起师父说的:“真正修炼,就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没有向外去找的。”(《转法轮》)向内找,发现原来是急于求成的心障碍着我,不要再执著开锁了。明慧网资料里,很多同修发正念堂堂正正地走出劳教所、洗脑班,这次我也能闯出公安局。

我想把腿从铁椅子里抽出来,试了两次没成功,两条腿被卡得死死的,怎么也拿不出来,时间紧迫,我是正法弟子,怎么能被困在这里,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做呢。我双手合十,请师父加持弟子从铁椅子里出来。这时《转法轮》中的几行字再现在我的脑海里。“坐来坐去发现腿也没有了,想不清腿哪儿去了……”“其实我告诉大家,大周天一通这个人就可以起空的,就这么简单”。我两手扶着椅子的两边,支撑着身体,向上轻轻一提,两条腿就出来了。我发正念让两名警察睡不醒,我安全走出去,再让他们醒,走廊的警察全进屋,大门门卫没有人,我拎着鞋、光着脚,身体非常轻快地从五楼下来,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我顺利地走出公安局的大门,门前停了几辆警车,我也没怕,黎明前乘车去了火车站。

(十二)发正念,显神威

一名大法弟子因发放真相材料被恶警抓进派出所,恶警施暴后将其戴上手铐关在一间房子里,并派了两个恶警看着他。到了半夜之后,拿钥匙的那个恶警睡着了。该大法弟子一直在发正念,心想:这可能是师父点悟自己走。于是他对另一个警察说,“给我把手铐打开。”这个警察真的从已睡的那名警察手中取来钥匙,把手铐放松了一些,但还没有拿掉。该弟子继续发正念,一会儿另一名警察也睡过去了,该大法弟子的手轻轻一动,手铐脱落下来。他站起来走出房间一直朝大门走。这个大门口设了两道门,都有警察站岗。第一道门是电门,他用手一摸,电了一下。他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怕”,继续用手推门,果然不仅不电他,而且门被推开了。顺利通过了第一道大门。来到第二道大门,两个值班警察一言不问,看着他大大方方走了出去。 因这个大法弟子的衣服裤子被恶警们撕扯得稀烂,又不敢回家,只好先去亲戚家,没有敲门,两米多高的围墙一翻就进去了。换好衣服顺利离开了。

“你们就是神,你们就是未来不同宇宙的主宰者,你们指望谁呢?众生都在指望你们!”(《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大法开创了宇宙中的一切,大法开启了我们的智慧和神通,大法赋予我们殊胜的历史使命,大法给予我们洪大的慈悲和坚韧的意志。我们需要做的,就是让自己的言行符合真正大法弟子的标准,坚定地去全面突破旧势力的安排,包括它们最执著的那些安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