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出洗脑班


【明慧网2003年2月12日】2002年10月15日,我在给同修送师父新经文《正念》及明慧每周交流文章时,被早已跟踪多日的便衣非法劫持,他们有近二十人蜂拥而至,给我带上了手铐,我当时心里特别平静,默念着正法口诀,一路上给他们洪法、讲真相,真心希望他们不被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欺世谎言所欺骗,了解大法真相。

就这样,我被带到了公安局。之后,他们对我的住处(租房)进行了全面非法大搜查,家里只有60岁的母亲及两个六、七岁的孩子(哥哥和我的孩子),他们被强行绑架至洗脑班,当时母亲穿着拖鞋,外衣都没来得及穿就被抓走了。在这之前,我的父亲及哥哥皆因发真相材料而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半(现被北京团河劳教所劫持)。原本就流离失所、多次被抄家已一贫如洗,这次又被洗劫一空。电脑、打印机、现金、手机、录音机、照相机、皮箱、甚至母亲为儿子准备的出狱后穿的价值200元的一套衣服……这就是江氏所标榜的中国人权最好时期!

当晚,我被送到了拘留所,我进去后就开始绝食抗议。我所在的那个号有十五、六人之多,刚进门一个女孩便问:“犯什么了?”我微笑着回答:“法轮功!”她们几乎是异口同声:“快,大姐,法轮功!”原来这位大姐是一位南方的大法弟子(40岁左右),来天安门证实大法,由于不报姓名、住址,被非法关押在这里已经8个月了。我把能背下的师父新经文给她写下来,把《北美巡回讲法》等内容讲给她听,随即新经文传到了其它号大法弟子手中。我们在一起切磋、学法、发正念。我感到大法弟子在任何时候都是一个整体。号里规定夜里要轮流值班,每班2小时,我主动对她们说每天12点到凌晨2点我来值吧!当天这个钟点值班的女孩子感激地望了望我:“那我就睡觉了!”其实,正如师父所讲,无论在哪儿都要做一个好人。大法弟子走到哪儿,都要把大法的美好带到哪儿。更使我欣喜的是,这个号里几乎所有的犯人都会背《洪吟》,还有几个犯人在跟这位大姐学法、炼功。

第二天上午来了两个警察审我。我一个字也没说,他们的记录单上只有一个日期。后来,他们把我送进了洗脑班。

在洗脑班骚扰欺骗大法弟子的,都是一些背叛大法、背叛师父的可耻犹大,她们一轮接一轮轰炸式地向我灌输自欺欺人的神志不清的谎言,我心里一直在背法、发正念,她们所说的话我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就这样,一个星期过去了,他们没有任何收获。

后来,他们看软的不行,露出了本来面目,开始不让我睡觉了,一天24小时铐在床头上,站着不许坐下。我一直在寻找走出魔窟的机会,我决不能被动承受,决不能容忍邪恶这样无法无天地破坏大法及迫害大法弟子,我要闯出去!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请您加持弟子,这不是我要待的地方!”机会来了,那天下午,有几个负责监视我的犹大正巧家中有事,回家了,只剩一个人看着我,我和善地和她聊起了天,后来我就一遍遍上厕所,她也放松了对我的警惕,就这样,我三步并做两步冲出了洗脑班大门,正巧搭上了一辆人力三轮,我到了安全的地方,给同修去了电话,我终于又汇入了正法的洪流中。

我想,每个人的修炼道路是不同的,当你能够真正以平和的心态坦然面对魔难、面对邪恶的时候,在你强大的正念之下,它们就会灰飞烟灭。现在,在同修的共同努力下,我依然做着下载、编辑文章的大法工作,周围同修又形成了一个坚强有力的正法集体。“大戏谁是风流主,只为众生来一场。”(《下尘》)让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演好自己的角色吧!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注:母亲及孩子不久前已被释放,请大法弟子放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