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山夜话〗生命的节奏


【明慧网2003年2月19日】“月亮和人体”及“十二时辰与人体”两篇文章,精彩地描述了月亮盈缺对人体的影响以及经脉子午流注的节律。

其实有生命的地方就有节奏,日出日息,潮涨潮落,与我们的心跳和呼吸有什么两样呢?月亮的阴晴圆缺、四季的炎凉交替,行星的自转与公转,无不带着自己的节律。

有很多作物,比如,果树是“一大年一小年”,一年结的果多,一年结的果少,两年一个周期,土壤也有吐纳的节奏。

曾经有一位德国医生在饭桌上和我谈起贝多芬的音乐。他用手敲打着桌子,拍着“命运交响曲”的节奏说,“这个命运的响门声是和心脏病的心跳一样。”可见音乐的节奏反映的情绪和我们的人体节奏紧密相关。

有人做过一个实验,把一个人关在屋子里,允许他做喜欢做的事,却不给他任何时间的参照,没有钟表,送饭也是毫无规律的,结果,一个月后被关的人疯了。时间就意味着节奏,打乱节奏的时候,生命就会紊乱。

在希腊神话里有个时间之神名叫奥尔甫斯,喜欢音乐。每天,他弹着琴,太阳随着他的歌声跃出地面,又随着他的歌声落入西山。有时间的地方就有节奏。

如果经脉不再周期流注,就象行星停止了运转;如果潮水不再周期涨落,就象天地停止了心跳;没有节奏的地方没有生命,就象没有涟漪的水是死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