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荡正法路”的证实


【明慧网2003年2月2日】

一、真的是“缘到法已成”

我于九七年二月得法,正好赶上过春节放假,在一个星期内我连看三遍《转法轮》,越看发现讲得事情越大,知道的事情越多,越看越想看,用爱不释手来形容当时的如饥似渴一点都不过份。《转法轮》中第一句话就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千真万确啊!我刚开始学法、炼功,身体就得到净化,多年的多种慢性病都不治自愈;天目也时隐时现看到另外空间的一些景象,我看不到自己的功,但每天都感到自己象坐火箭一样往微观上突破,心灵感受无法用语言表达,真是奥妙无穷,妙不可言。奇迹不断在身边发生:

(1)在千里之外的母亲病危,医院已下死亡通知,我急生一念:为感谢母亲的养育之恩,求救师父,第二天家中来电话说母亲病情有好转。特别是母亲听了几遍师父的讲法录音之后,病危的身体不治自愈,一个月后就能下地炼功。此事带动我的亲属中十几人先后得法;

(2)我到外地出差带一万多元的公款遗失在人来人往的公共场所,等我想起回头去找时却完好无损。随行的人都说:太不可思议;

(3)我的外孙由于早产,发育不全缺氧,生命垂危,专家会诊已无抢救希望,家人决定不治了,因还有一口气无处丢,就抱回家了。我守着他读了一夜的《转法轮》,第二天奇迹发生了。现在他长得活泼可爱,聪明伶俐。我知道这都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救了他们。

我从小受无神论的教育,从不相信什么鬼神,修炼法轮大法后发生的超常现象使我改变了过去的狭隘认识和观念,对大法深信不疑,心中升起了对师父的无限敬仰,师父的每句话我都深信不疑。经过深思熟虑,我做出一生中最大的决定:终生修炼法轮大法,跟随师父返本归真。

二、经受史无前例的邪恶考验

“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心自明》)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恐怖大王从天而落,邪恶之首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对大法与大法弟子开始了邪恶的镇压,采用极其流氓的手段铺天盖地的造谣诽谤,大有天塌之势,刹那间中国大地上到处是腥风血雨,谣言遮天蔽日。许多大法弟子被抓、被打、被关押;敬爱的师父被谣言恶毒的攻击、诽谤;我们修炼的美好环境被邪恶破坏了。从师父的经文《位置》、《挖根》、《我的一点感想》中,我悟到助师正法的时刻到了。我堂堂正正地向人们洪法,谈我们修大法的体会,谈师父是怎样教我们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的;当权者迫害法轮功是大错特错的;法轮功和师父是被冤枉的;强烈要求有关部门实事求是,还法轮功清白、还师父清白,释放所有非法被抓、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当着单位全体人员的面,我揭露攻击师父的电视片是造谣惑众、是信口雌黄、是恶毒的诽谤。公安局怕我上访,从七月二十二日晚七点一直把我扣留到二十三日凌晨二点半,最后县委领导出面,让我丈夫(当时也修炼)做工作才放我回家。回家后我跪在师父法像前发誓:不论天塌地陷,海枯石烂,我修炼大法的心不变;为护法,刀山火海我也闯,跟随师父正法永不回头!

三、兑现誓约,助师正法

由于对这场邪恶考验的残酷性和长期性认识不足、学法不深,认为自己该说该做的都尽力了,误认为大法弟子已无回天之力,只有等师父法正人间了。所以玩了一次文字游戏,应付有关人员,在家学法炼功,等待天象变化。等到了十月份,形势进一步恶化,全国大部份走出来的弟子被抓、被关,研究会工作人员被判重刑。通过冷静下来认真学法,我悟到:不能再等下去了,大法的精英都被关押,我要把助师正法的接力棒接下去,我必须走出去,到北京直接向政府讨还公道。因接近年底,财务工作忙,大法弟子要把常人的工作干好,不能给工作造成损失让邪恶钻空子。到二000年二月,我把我去北京上访的认识和想法告诉其他功友,结果一传二,二传三,众功友都想去。二月二十六日,我们一行十几人一起到达北京,向两办信访局递交了一封联名信,要求国家尊重事实,认真调查,还法轮功和师父清白、释放所有被抓大法弟子。然后准备到天安门广场炼功,但在去天安门广场的路上被公安便衣骗上车送到天安门分局,下午分送到各省驻京办。我第一次有机会同全国的、全省的部份功友交流。师父讲:“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39页)从决定上访开始,我没有一丝一毫的怕,虽被关在铁笼子里丝毫不影响我们功友之间的切磋交流。我从功友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差距,明白了自己应该如何做,也更加坚定了我助师正法的决心。

三月三日回到当地看守所一直关押到七月六日才被释放。(因我们是集体上访,定我是组织者要判刑)在看守所,我和一起被关押的功友向警察及前来看望的亲朋好友、同事、领导洪法、揭露邪恶谎言、讲真相;用各自的修炼体会、身心变化来证实大法;用师父如何教我们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来说明强加给师父与大法的一切不实之词和不公的对待;用宪法和党章中的有关规定来证实我们的上访完全是在行使一个公民和党员的权利,是合法的;对我们的关押是违反宪法的。因此,我们决不承认强加在大法和师父以及大法弟子头上的一切罪名。一月的集体洪法,整体做的很好。我们的集体洪法、讲真相使警察从不理解到理解。有的警察讲:我真佩服你们的师父,能有你们这样舍生忘死的弟子,真伟大!还有的警察讲:你们真好,每同你们接触一次就感觉提高一次,等将来环境允许了我也修炼法轮功。师父讲:“佛光普照,礼义圆明”。由于我们带的场很正,在看守所四个多月,警察从没把我们当犯人待,看见炼功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事。我悟到同我们关在一起的犯人也不是偶然的,也是缘。我们给她们讲大法如何好、师父如何好,讲修炼的故事等。师父讲:“法轮内旋度己,外旋度人”(《转法轮》159页)和我们住一起的大部份人都不同程度的心身得到受益。跟我睡一起的一个姑娘,腿疼的病仅二、三天就好了,有半年多没来月经的人,跟我住一起不到一个星期就来月经了。还有一个犯人怕加刑不敢修,师父把我的功能打开让她亲眼见证了我隐入另外空间的神奇,她马上要学炼法轮功,学炼后整个人变了另一个人。还一个判无期的犯人,积极学炼功,警察问她怎么学炼功了,她直言不讳地说:法轮功就是好,我如果早炼法轮功就不会做傻事了。有的犯人讲:跟你住一起不知怎么回事,真舒服,什么病痛都没有,想骂人时,话到嘴边就说不出来了。这又一次体现出大法的威德和师父的洪大慈悲。

四、走正自己的路

每个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大法。除大法学员外,有很多人不了解大法,对邪恶的谣言、栽赃、诽谤宣传无分辨依据,我们的言行表现是人们衡量大法如何的一个直观感觉。所以我们大法弟子首先要在常人中树立大法的良好形象,做的不好就会给大法抹黑。临去北京前,我用信的形式向单位领导请假,并把分管的帐目交待清楚,以免影响工作,并趁此机会洪法。引起了领导高度重视,在全县干部扩大会议上宣读,所有参加会议的干部都被我那种正气所震撼,消息迅速在全县传开。有的人说:你的信就象放了一颗原子弹,在全县炸开了,成了全县人民议论的焦点。特别打开你分管的帐目一看,几百万元资金分毫不少,使全县上下顿生敬意,人们赞不绝口。还有人说:大法弟子真伟大,了不起,人家不为名不为利,凭着一身正气,为大法、为师父讨公道,这才真正是中国人的骨气、真正的好人,现在上哪去找这样的好人!后来传说要把我判刑,好多老干部、老爹爹、老奶奶去找有关部门说理:你们好坏不分了?给这么好的人定罪天理不容啊!她不就上访吗,犯什么法了?人都有善的一面,尽管他们对法轮功了解的不深,但就凭看我所作所为的直觉,就敢于站出来说公道话。听说此事给有关领导产生很大压力,也成了释放我的一个表面因素。我从看守所出来后,认识的人见面问寒问暖,深表关心;原来不认识的人,见面都树一下大拇指,表示敬佩。领导、同事、朋友亲自到家看望、慰问,真像是迎接凯旋归来的英雄一样。我表示感谢后,都借机向他们进一步讲清真相,他们也都表示理解和同情。以后我照常上班,公开学法、炼功、讲真相,做我应该做的事。领导跟我讲:我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像你这么好的人绝不会干坏事。如今就这样,上面说话错了也是对的,上访根本没有用,好就在家炼吧!我跟领导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比如说,父母被诬陷,儿女不能坚持公道吗?江XX耍流氓,迫害我们炼法轮功的好人,还把你们都连上,逼迫你们做坏事,这对人、对社会有什么好处?我上访是宪法赋予的权利,是相信政府能实事求是地处理问题,现在我完全失去了对当权者的信任。由于我做的正,说的在情在理,所有的人都表示理解。

就这样,三年多来,我一直堂堂正正的修炼,在任何人面前也不隐瞒自己修炼法轮功,有人找麻烦时,领导就全挡过去了。邪恶的人找领导说不能再叫我干重要的工作,领导说:叫别人干我还不放心呢。正象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的:“大法弟子在两种情况下它们动不了。一个就是坚如磐石,它们不敢动。因为那个时候它们知道,不管你旧的势力也好,旧的理也好,这个弟子走得正、做得好,如果谁再去迫害,我是绝对不饶它。……如有的大法弟子被抓后,坦然不动,没有任何怕心,你看它旧势力就不敢迫害他。因为它们知道此人你不打死他,什么迫害都没有用,也就不碰他了。”我知道师父每时每刻都在我身边保护我,所以不论什么情况下我一点不怕。四个多月的关押中谁也没碰我一指头,反而很尊敬我。去看守所接我的领导讲:真奇怪,警察对你怎么那么好、那么客气,我说:这就是大法的威德,是我修大法修出来的威德。当然刚开始进来时他们很紧张,经过一段时间的讲真相,他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的时候,真的对我们很好、很客气。

五、整体提高 整体升华

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整体的提高,整体的升华,在整体中的大法弟子就在提高、就在升华。所以,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须要树立大法弟子的整体意识,这也是圆融大法。由于我们的美好修炼环境被邪恶破坏了,在邪恶迫害中,有许多刚得法不久和学法不深的学员害怕,我见了他们就鼓励他们: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不要怕。并到他们家中同他们一起学法、谈体会、谈外地的正法修炼形势,坚定了我们的信心。我们把师父的诗词写成对联贴在门上,法轮功徽章戴在胸前,堂堂正正的做个炼功人。

对于误入歧途走向反面的,我们也尽最大努力帮助其重新认识。在帮助过程中,一次不行二次,不厌其烦,直到归正,重新走入修炼。对于邪恶强加同修的迫害,我们也形成整体反迫害。因我带头去北京上访,有关部门把我开除党籍、行政降级,我坚决不同意。几次写信给纪检、监察和政法委、检察院等部门进行申诉,要求撤消对我的处份。同时借机讲清真相。为了解救二次进京上访被长期关押的同修,有几位走出来的大法弟子写联名信给有关部门要求释放她们,结果也被关押。我只身到政法委、公安局,当面指出他们的违法行为,要求立即释放,否则引起的一切后果由他们承担。有的领导恼羞成怒,拍桌子叫嚷,说我顽固不化、影响公务等等。我义正辞严地声明:你说的不对,我是对大法坚定不移,你们执法部门违法还不准我们提意见。我今天就是来问个明白,她们犯什么法了,把信拿给我看看,我也签名,你把我也关起来吧。他们有人说:不能给她看,那不等于洪法了吗。你的意见我们一定负责向上反应,你先回去吧。后来听说此事的同修也不怕了都去公安局要人。通过此事又有一批学员走出来了。

耳听是虚,眼见是实,由于我们大法弟子处处按大法标准要求自己,把大法的美好展现在人们面前,使许多人都明白了电视中宣传的都是假的,人们越来越清醒了。那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现在大部份人觉着:江XX太坏了,放着国家大事不抓、坏人不抓,专跟好人过不去,等法轮功平反了江XX非遭殃不可。不如睁只眼闭只眼,上面压紧了就吆喝两声,只要不上北京上面不知道,他们爱怎么炼就怎么炼,看见真相资料了就说是外地来散的。有时上面有行动,还用各种办法通知学员。所以我们地区的环境我们自觉比较宽松。体现出大法的威力,这其中也有大法弟子树立了整体意识共同开创的因素,也有讲真相、揭谎言的因素等等。

由于学法不深、修炼的层次所限,也有许多地方没做好,与那些修的好的弟子比还有不足。因此几次想写又放下笔。考虑可能也有其特殊性,所以才写出来与大法弟子共勉。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