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西人弟子:不要为执著找借口,认真做好应该做的


【明慧网2003年2月24日】我叫Christine Loftus,今年22岁,住在加拿大的St. Catharines,是布朗克大学“儿童和少年研究”专业的学生。我是在4年前的一个健康博览会上得法的,大法修炼者的诚恳与善良首先吸引了我,当时只觉得是个意外的发现。今天,我想从我的内心深处与你们分享我最近的一些体会。

最近我经过了修炼中最艰难的时刻。因为一个真正的修炼者应该不断地提高他自己,而我没有做到。我注意到一些我存在的执著心,但我没有努力去去掉它,其中包括当我累了的时候没有炼功;在公车上,因为会引来人们的注视而没有向车上的中国人发真相材料;因为今天不能很好地集中精力,或者是困了而对自己说明天再学法。我还记得以前当我意识到执著时我会如何反应,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克服并且消除它。我想在我们的修炼中都会犯错误,但是我们应该从中学习、提高,并且下次做得更好。如果你意识到你没有做好并且犯这样的错误会伤害他人,但你并不努力改变这种状况,这就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这就是我最近所经历的。

师父在《走向圆满》中说:“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炼中渐渐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它,从而达到修炼人的标准。”

那段时间我的想法不像一个大法弟子,许多人的情绪干扰着我做一些事情,我似乎忘记了大法的力量。例如,我对于应该为大法做什么,有许多消极的想法,对待一些事情时我只是象完成任务一样,而不是当作救度众生这样一件神圣的事情去做。表面上,别的同修可能看不出有什么不正常,因为我还在“做事”,但是我的心是不纯的。我带着不正的心去做大法中的事情,而且,当我做事时受到注意和得到承认时,我的心会动,我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有多大,似乎它成了我的一部分。我现在很高兴我克服了这些问题。

我认为我最大的问题是没有足够地认真,也就是没有真正地“用心去做”。我做了一个清楚的决定,当我遇到执著时尽力地消除这些执著,并且尽我所能证实大法,我必须愿意承受并且改变我自己。尽管这一切变化不是一夜就完成的,它是逐渐的,但这是从内心产生的美好变化,结果我开始觉得,我对自己需要做的事情和怎么去做越来越清楚了,我感觉心更轻松了。尽管我做的大法事情比以前多,我却更有信心,而且更有决心做我所做的事情。

最近在多伦多,就关于在国会前向中国代表团发真相材料这件事,一些中国和西人同修进行了一次很好的讨论。一些华人同修坚持他们派发资料的方法,一些西人同修觉得这样做不合适。做为西人同修,我们觉得向华人同修解释在加拿大什么是适合的行为是很重要的。然而,华人同修用一颗纯净的心真诚地努力向中国人讲清真相,我却忽视了这一点,认为他们执意这样做是不对的。我没有意识到我对待华人同修的心是不对的,几乎认为他们不如我,找到的理由是他们没有在加拿大成长,所以不懂这个问题。事实上他们所做的是最神圣的,他们是在救人,而我太注重于表面形式,忽略了这个根本。

无论多冷多热,华人同修整天在外面炼功、发材料,他们忍受着风风雨雨。从中国来的代表团只有到这里才有机会看到真相、听到真相,华人同修不想让他们失去这个机会,而我却认为他们不应该执意这样做。 一位中国的同修清楚地向我们指出了这一点后,我看到了我的思想不正的地方,我意识到许多西方思维影响着我救度众生。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我也意识到我曾经让这个执著阻止我做其他的事。首先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其次才是社会的一员。我需要利用一切条件,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

最近我读了一位美国大法弟子写的心得体会。这位同修讲到她有打呃的毛病,一直想摆脱这个毛病,她试了各种可能的办法,但都不成功。最后,她对自己说:“不要执著,不要注意”,然后这个症状就消失了。这个简单的经历的确帮了我大忙,我意识到我常在无意中,做事情时追求获得特别的结果。处理事情随其自然似乎对我还很陌生。我觉得这可能是由于对师父的安排缺乏信心,或者由于强烈追求结果的执著心造成的。能够对师父完全地相信与充满信心就会获得真正的自由。

最后我想交流的是,在任何环境中,我们走正自己非常重要。几个星期前,当我在车站等车时,一位老朋友拍了拍我的后背。我很惊奇他从背后居然还能认出我,因为我穿了一件冬天的大衣,而且在最后一次见到他之后我把头发剪了。我问他怎么知道是我,他告诉我他在很远距离外的另一辆车里就看到我了,他的解释对我来说是一个提醒,即使我们自己不知道,但是还被注意的。由此我认为任何时候我们的一举一动都是非常重要的。即使我们认为没有人在附近,整个宇宙都在注视着我们,师父要让我们使他们佩服。当我们在社会中与人们交往时,做一个大法好的典范是多么的重要,在单位、学校、家里都做好应该做的,做一个好的榜样。

(2003年美西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稿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