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真正做到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2003年2月24日】我是1999年1月得法的。从得法开始就有很多思想业,各种各样的让我对大法产生怀疑的观念和思想业。有时候非常强烈,使我无法做大法工作,必须先停下来把这些念头摆平再往下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觉得很难突破。当时,我对付它的办法就是使劲往下压,一遍又一遍的说:“不要这样想,不要这样想。灭掉它。”这种业力通常有两种,一种是很激烈很坏的想法,这一种比较好辨别,压制它,消除它就行了。但还有一种是自己的一些观念,尤其是自认为还比较正确的观念,当它们受到冲击时,就不太好办,因为我知道自己光是说:“不要这样想,不要这样想”,其实连自己都没有完全被说服,就更别说消除这些念头了。直到后来有一天,这样的思想业又翻上来,我忽然有一种想法,就是把我的这些思考问题的角度和方式单独拿出来,看看它们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样一做,我赫然发现,其实这些角度和方式,也就是观念,它们本身就不符合“真、善、忍”的标准。有很多时候,都有点类似“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认真地试想了一下,发现如果我按照这样的观念去生活的话,到头来生命还是没有任何意义。当时我很高兴,因为我知道认识到这一点以后,这样的思想业就再也不能左右我了。

最近,我忽然意识到这件事情说明了一个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之所以我知道它是不正的,是因为在我的心中已经有了一套正的标尺。也就是作为正法修炼的弟子,师父已经给我们的生命中建立了一套最纯正的东西。他能够把一切不正的和不够正的状态都照出来,对于否定和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来讲,他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保障。下面是前一段时期的一些修炼经历,我觉得能从不同的方面说明这个问题。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觉得修得很苦,周围的环境都不好。我自己有一个小公司,做广告和网站。几乎所有的客户都很难缠。有的干脆就做了东西不给钱。而我的经济情况又不好。我当时向内找的状态是忽左忽右,有时觉得自己是修炼人,就忍一忍吧,可是这一让,往往他们更加变本加厉。后来又意识到这是旧势力的迫害,不能顺从他们,但是不任他们摆布要做到什么程度呢?有时候掌握不好又生起了争斗心。还有生活上其它方面的干扰。总而言之,就是没有办法突破。明明知道陷在旧势力的安排中,但还是不知道怎么突破,或者说不知道具体怎么做才是突破旧势力的安排。

那一段时间我还有一个状态就是不太愿意和别人交流自己的修炼状态。因为我都知道自己会怎么说:“我会说:自己状态不好,需要突破,真的要多学法,早晨起来炼功。”别人这样说我,我也会同意。但是我自己知道我的这些话没有力量,没有触及到心灵,第二天我还是老样子。长此以往,我甚至觉得自己挺虚伪,把修炼这么一件最真实、最不能骗自己的事情给形式化了,好象说出的话都成了套话了,所以心里更难过。

之后不久,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在漆黑的夜里往家赶。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到家了,却发现家门上了一个锁子。我这才想起来我家搬家了,但是怎么样去新家,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当时我惊恐万分。没有多想就一头又冲进黑暗中,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我得找回家。梦醒后,一直要回家,无论吃多少苦都要找回家的心情非常真切,眼泪忍不住一直地掉下来,我知道我这一念是从生命的深处发出来的。师父点化我,让我知道,我真正的自己,修炼的心,返本归真的心一直都非常真实,没有虚假。但是我就是忘了回我真正家的路了。而这个回家的路是怎么样的呢?

当天下午开车,我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我要抄《转法轮》,而且这个愿望非常强烈,以至于我回到家,立刻翻箱倒柜的找出一个比较像样的本子,开始抄《转法轮》。在抄的过程中,我并没有从《转法轮》中悟出什么东西,但是我就是觉得非常安心,每多抄一个字,一句话都让我觉得更加安心。

几个星期过去了,我觉得头脑越来越清楚,压在心上的大石头没有了。原先对很多事情觉得无奈的感觉没有了,相反,我很清楚地知道该怎么做,而且不觉得难,我知道,我又渐渐地回到正确的状态中了,能用正念去对待事情了。这样,我的处境有了比较明显的好转。本来不打算付我钱的公司在我给他们寄了账单,并告诉他们不付钱的后果之后又表示愿意付钱了。工作和生活的其它方面也有了良好的进展。

两个星期前,我和先生有一次很成功的谈话。我们一起分析了我开公司不成功的原因。这一直是他对我有意见的主要一方面。他觉得我一心扑在大法上,对家庭没有责任感,开了公司,却用心很少。我也有很多委屈,我觉得我碰到的客户都非常难缠,很多都是旧势力对我的迫害,但是这些又不能跟他讲。至于他说我一心扑在大法上,对他,对家庭不够关心,在我以前看来,这是无法解决的矛盾,因为事情就是那么多,哪件事情我都不能不做。例如,我想,我总不能不拍新闻回家陪你吧!所以,每到他又开始抱怨时,我就想怎么忍受一下他的唠叨,先对付过去这一次再说。但是长期处于这个状态,我也感到不太对劲。师父说大法是圆融的,我怎么就圆融不了家里的环境呢?在我开始抄《转法轮》之后,有一天晚上,先生又跟我谈起我的公司,还是跟以前差不多的内容,但是这一次我没有象以往那样觉得既烦躁又无奈,而是真心实意地和他一起分析我开公司不成功的原因。最后真的找出了几条关键原因。第一就是情。《转法轮》中说:“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我就是这样,我喜欢有创意的工作,比如说设计等等。但是我很不喜欢做拉业务,和客户周旋,签合同等等的事情。针对这个执著心,旧势力就以他们那种破坏式的方式来安排我去掉这种执著心:我不愿意做这方面的事,它们就偏偏让我在这方面出问题。于是,我就有了那么多时候没有客户,或者是总是碰到难缠的客户,而这些生活上的干扰也直接影响着我做大法的工作。

另一方面,我发现有时候,我把大法的工作当成了避风港。因为公司出很多问题的时候,潜意识里就有一种怕心和非常不愿意面对处理这些问题的心。这时候做大法的工作就顺理成章的成了最好的选择。当然80%的心真的是想要,也应该做大法的工作,但那20%的心就是不愿去面对自己的问题,但是它经常就被掩盖了。因为还有什么能比做大法的工作更能使自己感到坦然的呢?

找到了这些执著心之后,其实突破起来很容易。现在我的感受是,以后做很多事情可能都不会因为我的怕心和喜好之情而受到干扰了。从那次谈话以后,先生也很高兴,一个是他觉得我终于有了改变的诚意,另外也真的找出了许多重要的原因。从那以后,他对我做大法的工作都挺支持的。

从这件事情,我还悟到一点,就是好多时候,尤其是正法时期,我们不能够陷在事情里面去找解决的办法,例如,以前,我觉得先生对我关心他和家庭不够多的这个抱怨,解决的办法就是没有,如果一定要找,那就是少做大法的工作,多陪他。但是其实,事情不是这样的,随着能用正念看问题和心性的提高,事情的很多方面都发生着变化。比如,公司的业务有进展,我们的经济状况就会有好转,他心里的压力也就小了。同时,我在逐渐能够做到真的能关心他的时候,他也有感受,他心情好了,对很多事情都更能理解。总而言之,当我们能用大法为我们确立的正念去对待问题时,那个正的场本身就会改变很多东西,剩下的事情就变的非常的简单,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在正的法理中,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相反,如果我们陷在旧势力的安排中,自己也知道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所以努力地想,旧势力可能是这样安排这件事情的,那么我必须怎样做才算的上是否定它的安排。但是那样做未必真的是否定了它的安排,如果没有在正法理中提高和升华的话,那个行为只是形式上换了一个做法而已,你别的一切都没变,那当然还在他的系统中,还在他的掌控之中,它完全可以再变个方式检验你。

那么什么是正法理呢?我们怎么样做才算是走正了呢?我悟到,其实这套纯正的系统在每一个正法弟子的生命的本源中已经完整的存在了,在个人修炼时期就已经建立了。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我在1999年的7.20就把7.20以前的学员全部推到位了,推到了你们最高位置。以前我告诉过你们,你们的改变是从最微观上最本质上开始的。”有了这套纯正的系统我们就从根本上有能力做好正法弟子在正法期间应该做的一切,有能力鉴别出一切不正的和不太正的状态,包括旧势力的安排。但是要真的做到这一点,那就只能靠坚持不断的学法,才能排除表面观念和邪恶对我们确立正念的干扰,保持在正念中证实法。同时学法的过程也是整个生命在更大氛围内清除变异,救度正法弟子体系内众生的过程。这是我们更大的历史使命。

有了这个纯正的基础,我们真的能在心态相对平静的状态下辨别出对与错,我自己的感觉是,即便有时我自己掩盖的执著当时发现不了,即便表面上我已经说服自己走的是正的。但是如果我内心没有达到正法法理的要求,我还是会有感觉,我会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没有那种完全踏实的感觉。

我想每个人能够达到认识到和真正保持自己强大的正念所走过的路都是不同的,但是我们一定要意识到这就是我们在最后正法修炼中能够破除旧势力的重要保障,也正因为如此,邪恶使尽一切手段想干扰我们的正念。有一点漏,它们就使劲钻并把它放大,它们现在连破坏性的检验都谈不上了,就是要打乱我们,让我们不能保持正念。那么我们学好法和主动发正念就能时时清理自己和周围的环境。

师父说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其实一个粒子状态好时也会影响别的粒子和周围的一切。我记得以前很多时候说到别的同修的不足的时候,是无奈的,知道他需要帮助,但是又知道自己没有足够的正念,没有办法真的使他的心触动,所以也就不了了之了。但是现在,我发现我能够主动去关心别人的问题了,不仅关心,还会想办法帮别人解决问题,并且想一起交流。我想粒子之间能够在精进的时候去促进别人,在状态不好的时候得到别人的帮助,这样就能形成一个整体。

大法在世间洪传十一年了,我想以后的世人会知道,大法在任何时候都是光芒万丈的。旧势力想让我们象苦行僧一样在无奈和痛苦中放弃执著,达到它们所认为的个人修炼的标准,但是它们不知道,大法是以宇宙中所有生命的智能能够想象和不能想象的一切方式净化了整个宇宙,一切众生。大法金刚不动,又光芒万丈,即便在最黑暗的时候,仍然以不变的光辉扫尽阴霾,以最纯正的方式善解了一切。

以上个人体会,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2003年美西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稿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