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路上的新学员


【明慧网2003年2月24日】2000年5月,我们这里许多大法弟子都想再次进京正法。我有一个心愿,想和从未进京的功友一起去。一个偶然的机会,碰见了一个二十岁的农村小姑娘,她和哥哥在市里做生意,是个得法不久的新学员,《转法轮》还没看几遍。她听人说我要进京护法,就一定要随我同去。她向我提到他们村里邪恶之徒如何猖狂迫害大法弟子,我真替她担心,劝她认真考虑好,可是这女孩只是反复说,去北京前得抓紧时间学法,过去学法太少了,就独自捧着大法书如饥似渴地学起来。看她那么平静,进京护法后可能遭遇到被抓捕、关押、巨额罚款、挨打等,她都知道,又都不放在心上。真是个可敬可爱的伟大的大法弟子。

接着一位功友找到我,说她亲戚也修大法,住在数百里外的农村,村里有些新得法不久的学员,希望我们去北京的途中顺便下火车和他们交流切磋一下,互相共同提高。

5月11日,我们几经周折来到了这个僻静的村庄。由于交通不便,他们得法都很晚。虽然是新学员,但在大法中身心受益。在大法遭到迫害时都非常坚定地维护大法,毫不动摇,只是在对法理的认识上有些拿不准。村里治保会按着610恐怖组织的指令,对大法弟子采取“家破人亡”的制裁,就是你要上北京,就让你倾家荡产。对农村人来讲,就意味着无法生活下去了,况且他们各自都有自己的特殊困难,我深深理解他们的难处,毕竟他们是刚刚得法的新学员呀。大法弟子间的交流都是切磋对法的理解认识,从不要求别人如何做,得对法负责呀。

就在当天晚上,很晚了,功友们还不肯散去,还在一起交流,谈得很热烈、很中肯。夜深了,突然一个功友明确表示要立即去北京证实大法,随后一个,又一个,好几个人都要去。我怔住了,不知说什么好,眼泪流出来了。

第二天是5月12日,正是村里的集日。他们一共8个人,买了红布、黄布,赶做大法横幅,每人带一条。下午就动身,准备在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到天安门去证实大法。

因为走出去证实法是严肃的事,不能大帮哄,我们十来个人都是各自独立行动。我和小姑娘一起走,临行前我嘱咐她:我们为的是证实大法,你是新学员,打完横幅你自己就回家,不要等我。快中午了,见到广场上几个大法弟子围成一圈炼功,警察们跑了过去。我俩马上打出了红底黄字的横幅,合拍地喊出“法轮大法好”的心声,先是向东走,又转身向西去,为的是让更多世人都看到。才走了几分钟,就被警察抢走了横幅。这时我听到身后有“大法好”的喊声,原来一条约5米长的黄底红字的横幅被几名大法弟子高举起来了,瞬间,那些警察又奔过去撕打抢夺,我赶快帮着功友使劲拽横幅,一个恶警使劲用警棍敲打大法弟子紧握横幅的手。很快,跑过来一大群警察,把我们这几名打横幅的大法弟子团团围住,推进了警车。

这时我才发现,小姑娘就在我身边。我小声问她:“你怎么不趁机走开?”她只是摇摇头,和我挨得更近些。后来我因不配合邪恶、不报姓名地址,被关进天安门广场分局的铁笼子里。在那里又见到了小姑娘,她依然是平静地对我笑了笑,什么也没说。不一会儿,见到不远处有两个人在招呼我们,正是那个村庄中的两个人,她们都是第一次进京护法的,也都不配合邪恶,两个人手拉着手,乐呵呵地讲述着她们的经历。

这以后,我被非法劳教三年,关进劳教所里,几个月后保外就医出来,却没有机会再见到那些善良纯朴的农村大法弟子。我很惦记他们,不知道这些新学员遭到了怎样的迫害。

有一次我偶然又碰上了那个小姑娘,还是梳着那个高高挑起的小辫子,只是背了个大大的背包,里边装满了大法真相传单、光盘,正要去村里散发,她一次要跑好几个村呢,据说她已经做了好长时间。

好沉的大背包,好可爱的小姑娘,多么了不起的大法新学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