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事迹:堂堂正正从旧势力的迫害中走出来(7)


【明慧网2003年2月25日】许多海内外大法弟子已经在不断全面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加持我们被关押的同修。明慧近日也刊登部分大陆大法弟子的建议“集中力量清除大陆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内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另外空间的邪恶”。这些事迹从常人角度来说都很神奇,但是对大法弟子来说,并不是只有别人才行,大法修炼本身就是很超常的——神奇事迹不神奇,关键是自己要努力做到让从大法中修出的正念主导自己。

我们不承认旧势力,更不承认他们安排的这场邪恶镇压,包括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那么我们也根本不应该被关押,不应该被剥夺自由,不应该被无理判刑。任何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都必须停止,镇压必须停止,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都应该堂堂正正地从旧势力的迫害中走出来,自由地做我们该做的。

下面是一些来自于中国大陆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正念堂堂正正走出迫害和常人观念的事迹(续):

大法弟子正念闯出马三家等恐怖场所的事例

大法弟子梁国满,2000年6月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判教养一年,又被非法加期七个月。2001年10月25日,他绝食绝水抵制迫害,28天后闯出魔窟。2002年2月5日,梁在家中被当地政保科绑架到拘留所,梁绝食绝水抵制迫害,曾被灌浓盐水,16天后被释放。

大法弟子赵连新,2002年2月3日因悬挂大法条幅被绑架,在看守所绝食绝水抵制迫害,20天后被释放。

大法弟子范德震,2001年9月下旬在教养院绝食绝水抵制迫害,30多天后闯出魔窟。大法弟子黄立忠,99年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判教养。2001年正月初五,在教养院绝食绝水抵制迫害,17天后闯出魔窟。2001年5月9日因为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又被送回教养院。2001年9月5日,黄再次绝食绝水抵制迫害,9月20日被送往医院,10月25日再次闯出魔窟。

大法弟子杨虹,99年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判教养三年,2001年10月利用父亲办丧事期间走出马三家集中营。

大法弟子何桂芹,1999年12月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判教养两年送至马三家集中营,2001年4月何绝食绝水抵制迫害,几天后闯出魔窟。

大法弟子徐秀英,1999年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判教养两年送至马三家集中营。2001年9月徐绝食绝水抵制迫害,10多天后闯出魔窟。

大法弟子刘凤梅,99年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判教养二年半,送至马三家集中营。2001年9月2日刘绝食绝水抵制迫害,9月10日闯出魔窟。2002年4月,在邻居家被绑架,关押在看守所,绝食绝水抵制迫害,13天后无条件释放。

大法弟子董桂霞,99年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判教养三年,送至马三家教养院。2001年9月2日董绝食绝水抵制迫害,9月下旬闯出魔窟。

潍坊大法弟子正念走出派出所的神奇经历

“2002年4月15日晚,我们资料点6人正在学法,被有备而来的恶警包围。接下来资料点被抄,我们几个同修被绑架。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始终不配合邪恶,高喊“法轮大法好!”后来我们被恶警拖到警车旁边,扔上警车,我们被绑架到市公安局后,不久又被送到了派出所。我们不配合恶警的审问,并对它们讲真相,遭到了恶警的殴打。最后我们6人被分为两人一组关到一个有两个套间的小屋里,恶警们在外面看守着。我被锁在一个套间的铁椅子上:两只脚带着脚镣被锁在铁椅子上,大腿上被压上了一根铁棍,铁棍的两边也被锁在铁椅子上,站不起来,走不动。

“在整个过程中,我始终发正念,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向警察讲真相,向他们证实大法,对周围的一切正法。其实发正念、抵制邪恶、讲真相等本身就是在正法。

“我静下心来从法上来认识这件事:现在是正法时期,我应该出去正法。虽然我们某些地方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但邪恶借着学员个人的执著有漏来对整个正法进程进行干扰破坏,这是邪恶对大法的迫害,绝不是个人的关、难,我们决不能承认这种旧势力的安排,我不能呆在这里,这里制约不了大法弟子,对我不起作用。

“当时我也没有在派出所里的感觉,好像忽然觉察自己怎么坐在那儿,于是就要站起来走,这才发现自己的脚还被锁着。这时我想到了师父讲过的法:同时同地存在着另外空间。我想常人这一空间的东西制约不了我,我从另外空间走。于是就开始往外抽脚,结果很快就抽了出来。在我向外抽脚的过程中,我旁边的那位同修就看到套在我脚脖子上的铁环一圈一圈的向外扩大,这是大法的威力。正法中一切生命都在摆放着自己的位置,众多的生命需要着我们在正法中去救度。脚抽出了后,但是腿还被压着,这时我又想起了师父讲的法:另外空间的身体可大可小。我就想这个铁棍也制约不了我,我可以缩小身体抽出来。于是我就往外抽腿,结果腿也抽了出来。我站起来后,发现套间的门没锁,守在套间门口的恶警,守在外间门口的恶警,以及守在走廊上的恶警都昏昏欲睡,它们有的背靠着墙,脚伸到对面墙上,有的倚在门框上,有的手还把着门。我就发正念:让他们都睡着,谁也看不见。这样我就叫旁边的那位同修和外间的两位同修一起走出屋门,穿过走廊,来到了大门前。我一看铁门锁着,就想,既然师父能叫我从里面出来,那我就一定能从这里出去,再往门上一看时,发现门的一边被铁丝拧上的,于是我拧开铁丝,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4人当晚正念闯出了魔窟。

“在整个过程中,我靠的就是强大的正念,正念正行,金刚不破的意志,没有一点怀疑犹豫。我们6人中另两个同修当时被关在另一间套间里,她们的衣服被脱了,鞋也被脱了,但套间的门是锁着的。当我们喊她们一块走时,她动了一念:‘会不会被人看见?’可惜就因这一念之差,没能突破这道门,结果留在了里面而遭到邪恶迫害。其实当时完全有时间走,我们走后15分钟多看守才发现人没了。”

这是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与坚定,对自己正悟的法理的自信与坚定,无坚不摧,金刚不破;那是觉者为众生负责的洪大慈悲和可为宇宙大法而舍尽一切的无比的伟大与威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