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正词严斥责610办公室头目

【明慧网2003年2月26日】我今年63岁,1994年7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前,我全身都是病,被病魔缠得面黄肌瘦,闹得丈夫儿女们工作也不安心。上医院打针吃药无效,医生说我是慢性病,无法根治。如今,我修大法后,病没了,走路一身轻。我知道大法不但能祛病,而且是修佛修道的最高法理。

1999年“7.20”以江××为首的邪恶铺天盖地的迫害大法和大法学员,在那种情况下,我没有放弃修炼,并告诉世人我们没有错,没有做坏事,而是按师父讲的“真、善、忍”在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当时的那几天我哭了,那时我不知道怎样做才好,只是向人讲:我们炼功没有错,错的是江××。

第一次接到真相资料后,我到70里外地去讲真相,因本县城有大法弟子在做。由于我经常在人群面前讲真相,而且多次的讲,2001年本县办洗脑班,邪恶之徒把我叫到洗脑班。我在车里向他们讲真相,揭露邪恶。到洗脑班后,我向公安人员和“610”办的邪恶之徒同样讲,他们看到我无半点怕他们,就说:你们法轮功不要亲情,搞得家破人亡。我说:“那是中央政府个别人搞的,与我们炼法轮功没有关系。”他们又说:“你不转化,好,你的儿女要开除工作,你丈夫的工资也停发。”我说:“那你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但是我炼功我身体好了,没有病了,为丈夫、儿女节约了给我看病的钱,又怎么是我不要亲情呢?”这个班办了一个月,最后恶人叫我们写三个“保证书”,我没有写,他们写好后逼我签字,当时我人心出来了,心里起了怕心,如果真的不签,那我丈夫儿女的工资和工作就会受影响,这个关没过好。回到家里不是味,不久,有天晚上我在走廊上摔了一跤,我悟道是师父在点化我,第三天我把真相资料送到了“610”办公室。

又一次因一位弟子没有守住心性,透露我送真相资料一事,我被关进派出所。这次,我放下了一切,我悟道是过关。在问话时,我一点也不怕。他们问我:“那天晚上那些炼功的人都到哪里去了?”我说:“你们不知道,我怎么知道。”他们又说:“那晚上是全国戒严。”我回答他们:“你们自己的工作管不好,来管这些好人。” 恶警不再问我,几个人就聊起天来,我就对着他们发正念。待会儿恶警又问我:“你现在还炼不炼功。”我告诉他们:“我天天都在炼。”他们问我什么时候炼,我说:“做完事我就炼。”几个恶警盯着我没有说话,把我送到派出所关了30多个小时。放出来时我对恶警说:“你们知法犯法,关坏人也只有24个小时的权力,你们关了我30多个小时,你们犯法了,知道吗?”

2002年第三次7个邪恶之徒到我家,说要写“保证书”,我问他们写什么保证,我不写!公安局和“610”办的邪恶之徒说就是要写,我说就是不写,他们说不写不行,就把我送到洗脑班。第二天我走脱了,到家时我就在楼下一个功友家,要她叫我老伴把一位邻居的空房给我休息一下。我老伴到一楼叫我上楼时告诉我早点来就好了,这位邻居回家过节去了,门已经栓上了。可我走到他们家一看门怎么打开了,老伴说:“奇怪刚才看门是栓上的。”我当时悟到是师父要我避一下,因为我家的两间房子邪恶之徒都知道,所以到这位邻居家去休息。第二天这位邻居回来了我们告诉他,他说:“我两个栓都栓上了怎么打开了呢?”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避开邪恶。

当天下午公安局、“610”的6、7个邪恶之徒来我家问我为什么要跑,我们今天下午带了手铐来。我说:“带手铐我就不坐车,就走路。”他们还是要写三个“保证”,我回答:“我不写。”当时就逼我老伴写,我老伴写的不合他们的口味,他们就自己写,要我按手印,我不按,4个邪恶之徒拉着我的手,强迫我按。第四天我到“610”办向他们要回我按手印的保证,否则,“我天天会来你们的办公室。你们不给我,我就严正声明作废。”他们要我写严正声明,我说回家叫别人帮我写(因为我的字体不能给他们认出)。“610”办主任说:“我今天佩服你的勇气。”我说:“我没有什么勇气的,我没有犯法哪里我都敢去,你们管好人不管坏人,杀人放火你们不管。”“610”办的主任说:“可以杀人放火,就是不许炼法轮功。”我说:“请你写上可以杀人放火,并写上你的名字,我下去好宣传。”他不作声,最后我要他们把关押的大法弟子放出,要他们不要这样做,并告诉他们善恶必报,并且我们县城内就有几个像他们这样的人遭了恶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