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市教养院二大队酷刑室的血腥暴行:受害者身体五官变形、散发烧焦味道

【明慧网2003年2月27日】锦州市教养院二大队是一个野蛮迫害大法弟子的纳粹集中营。我是第二次被抓进这个魔窟的。在这里我被非法关押了近四个月,然而这近四个月的每一天对于我和所有的大法弟子来说却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亲眼见证了魔鬼的疯狂,受尽了酷刑的折磨。

鉴于“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关于2003年2月15日“成立‘追查中国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罪行’委员会”的通告,在此我向“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紧急呼吁调查锦州市教养院二大队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凶手,我愿作为被迫害人之一起诉锦州市教养院二大队犯罪警察,也愿作为证人证明锦州市教养院二大队对其他大法弟子的迫害。

下面我就把这个魔窟对大法弟子目前所采用的酷刑和手段曝光,还有我知道的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及在里边所有被迫害人的心态和处境,向世人告知。

从2002年9月份开始,只要是坚持信仰的大法弟子,就被恶警一个一个的带入楼北侧阴暗的酷刑室,这样的酷刑室有两个。酷刑大体是两种形式:1、恶警先把大法弟子用手铐背铐上,再戴上硬塑安全帽,个别的要带嘴承子,用大办公桌斜放着,把你堵在墙角站着。两名警察、一名劳教犯人为一组,警察每三小时一班,劳教犯人6小时一换班,6名警察三班倒。警察与劳教犯人对大法弟子轮番问话,满嘴是诬蔑大法的谎言,还配有电视恶毒攻击大法的“焦点谎谈”上各地所谓“自杀”、叛徒的讲话等等内容。大法弟子被24小时罚站着不准闭眼,到48小时,再到72小时……高压电棍随时配合使用。由一根增加到四根同时电。

2、对于不配合第一种折磨的大法弟子就采用大铁椅,手脚全铐上,和上述同等方式,电棍用的就多了,还采用往座下加垫酷刑。

这些给大法弟子上刑的恶警有李松涛、杨庭伦、张佳滨、王建国、张春风、才永杰、赵永立、穆锦生、韩建军、严姓恶警等。韩立华是大队长,冯子斌是指导员,他俩是二大队总指挥。

目前二大队共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四十几名,其中有大法弟子王玉权,曾被多次酷刑摧残后,造成胃出血,经常吐血。朱峰、石中岩都被超期关押半年多了。除酷刑折磨外就是24小时严管,从未间断过。还有大法弟子张宝石,承受的酷刑最重,第一次被恶警用四根高压电棍,四昼夜不准闭眼,张宝石没有屈服,身体和五官都被折磨得变形了,周身都是烧焦的味道。还有一个叫方也的20多岁的大法弟子,恶警给他上刑很重。方也至今还不能正常走路。

总之二大队的法轮功学员绝大多数都经过了这样的酷刑。在酷刑摧残下妥协的人被专人看护,之后被安排到二楼,每天被逼看批判和攻击法轮功的书籍、电视等。还有就所学内容进行所谓的考试,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每月还要写思想汇报,三天两头就是队长、干警谈话,所有这些都必须有所谓的“坚决走转化之路,叛师叛法”的字样与语言,差一点就继续把你送到一楼酷刑办公室,加剧迫害。被迫害后再重返二楼,把写的思想汇报重新加工,加工后你还得“更上一层楼”,在全大队人面前宣布你自愿叛师、叛法并被迫说攻击大法和师父的话,还得宣布“永不反弹,跟政府走”等等。现在这些被强制洗脑的人个个是面容憔悴,有气无力,疾病缠身,他们是被酷刑威逼的,并不是真心放弃修炼

我是2002年12月30日上午被恶警押到二大队,(在我前面有梁刚、张旭东、张玄、王舟山都被恶警使用酷刑折磨,我知道王舟山被折磨两昼夜,下来时两腿变成罗圈形,整个下肢是紫色的,精神恍惚)。同样我也是被背上手铐,戴上安全帽,恶警用大桌子把我封在墙角,恶警轮班,配有电视录像,读谎言书等。据恶警讲如我不妥协,他们上面不许他们回家过元旦,班都编排好了。到了当晚10点多副大队长李松涛(二大队最邪恶干警之一)气极败坏的讲要给我来个速战速决,于是就把我按在地上,几名恶警(张佳滨、杨庭伦、张春风、冯子斌、李松涛)还有一名姓安的犯人,开始把我两腿双盘上,然后往极限拽我两腿,十几分钟后看没有效果,就用绳子将我双腿捆绑上,扒掉袜子,用高压电棍电两脚,绳子被我两次挣断,他们就把我按倒在地上用电棍电前心、后背,周身同时乱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