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姐在三年中的正法片断

【明慧网2003年2月28日】2000年春节在我家开法会时,初次对冯姐(化名)有点印象,脸黑里透红,胖胖的,典型的农村妇女。在法会上有一个刚从北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后放出来的学员,讲她进京证实法的经历和在法理上的认识、升华,当时大家心里特别激动。之后有一段时间没有冯姐的音信。再见她时,人有些消瘦,但精神状态非常好。她跟我讲了上次开完法会后,回家收拾收拾就进京上访,因为以前她不知道在大法和师父受到诽谤和攻击后应该如何做,现在知道了,那就去做。她进京证实法后被当地看守所关押了一段时间(时间不详),家里被迫交了两千元保证金后被释放。从那时起,她就全身心地投入到正法洪流中来。

冯姐刚开始是从市里取回真相资料自己发,由少到多,并带动了当地学员一起走出来证实大法。当地陆续有人进京上访,有的光脚从驻京办事处跑出来(当时还不知道发正念,只知道不应该因上访受到无理关押)。于是她家又成了流离失所学员的落脚点,因每个人心性高低不同,难免有一些过关的事情发生,她就带领大家共同学法、向内找,心性升华后一起出去发资料,她还负责给外地送资料。后来她学会了丝网印刷技术,就开始自己干,印传单、印不干胶、印条幅,晚上大家出去发,有时拿着大包得走一宿才能将资料发完、不干胶贴完、条幅挂完。并且还负责教能联系上的外地学员学习丝网印刷技术,这样既减轻了市里资料点的负担,又避免了传递过程中的不安全因素(坐火车、汽车经常要开包检查),使一批学员真正的投入到正法、讲清真相的洪流中,大家比学比修,共同精进。

这时她丈夫提出要进京上访,冯姐心里虽高兴,但有些担心(因为她丈夫脾气不好,99年后才正式修炼)。进京上访能把握住吗?可别跟人家打起来,给大法抹黑。她丈夫说:你放心,别看我平时不怎么样,但这次是干啥呀!是给大法申冤上访,一定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一周后,她丈夫平安回来,讲他在天安门打横幅,被北京警察抓住,恶警拿起棒子,没头没脑地打他,他眼眶被打了一个大口子,出了很多血。被抓到派出所,派出所警察一看,怎么血流不止,怕承担责任,两个小时后把他放了。

冯姐的儿子从外地大学毕业回家后,也提出要进京上访,这次她真有点舍不得,全家刚团聚,儿子又要进京,母子连心啊,不过这次她只向儿子提出一个要求,看完两遍《转法轮》后再走。儿子进京后,她心放不下,书看不进去,功也炼不下去。这期间,当地派出所上她家,问她儿子是否进京了,她心又动了,呀!是不是儿子被抓了?他能不能把握住呀?能不能挨打呀?当时我看到她过关过的真是很难,我们就一起学法,师父在《修者忌》中说到:“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她说:这情我觉得原来也修得差不多了,怎么一到真格的,才知道还差远去了呢,横下一条心,这情必须得放。过了一周,她儿子从北京打来电话,说已经证实法并从驻京办事处跑出来。

2000年11月份,她想再次进京上访,当时有很多人不同意,因为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她去协调,她还分担了一些正法工作。她说,你们不要为我担心,我是去北京正法的,正完法我就回来。正象她走时说的那样,在天安门打横幅被抓后,绝食抗议,被灌食多次后,拒不说出姓名,十几天后,被无条件释放。我们问她,灌食痛不痛,她一笑说,不痛才怪哪,但一想起师父替我们承受了那么多,就不那么痛了。

有一次,她和几个学员一起去农村挂喇叭,播大法电台的真相广播,因同去的几个同修在挂喇叭的过程中,起了欢喜心,被魔钻了空子,被不明真相的村民报了警,当时村里只有一条大道,警车前堵后追,两个同修被抓上警车,她想,请师父帮忙,我不能被抓走,外面还有许多正法的事需要我,她往旁边地沟的管子里一钻。等警车开走后,她好容易才爬出来,其实管子非常窄,按常理根本钻不进去,管子里很脏,可她身上一点灰也没有,因为她还得走好远的路才能回住所。她想,今天多亏老师法身保护,要不很难躲过这一难。因被抓的是她邻居,她家也没法回了,从此流离失所,条件非常艰苦。但她总是严格要求自己,每天凌晨两三点钟开始学法,炼功,发正念,白天忙着大法工作,开法会,到外地交流,带动了当地的正法工作。

2001年12月末,她丈夫在给一个资料点送资料款时,被蹲坑的警察抓走。她第2天知道后,对我说:看来我的情还得放,平常在一起时,我总不放心他,督促他精进,看来这次得看他自己的啦(她丈夫被抓后很坚定,未涉及到其他同修)。后来很长时间才得到她丈夫已被非法劳教的消息。2002年春节,她和从南方打工回来的儿子一起过,过年这几天,吃的是一棵白菜和几个土豆(这时她儿子已把赚到的工资交给她了)。在初五我见到她时,想给她娘俩改善一下伙食,她说:不用了,我们刚吃完,钱还是用在刀刃上吧。在2002年四月中旬我最后一次看到她时,她跟我谈了许久,谈了她得法,受益,过关过难,谈了她从明慧要求每天早晨5、6、7点钟发正念后,就一天也没间断过,谈了她从得法以后,就一次电视也没看过…她说:电视不看行,但每天要是不学法,那心里就觉得空空的,没了主心骨,只有学法,才能破一切执著,才能坚定我的正念,才能不怕吃苦,别看我现在苦,我的心比得法前不知甜多少倍,我把你给我买的面包、饺子、方便面,鸭蛋和肠都送给那几个流离失所做资料的小孩了,他们的年龄和我儿子一般大,如果没有邪恶对我们的迫害,他们还在家过着舒适的生活,我比他们过的苦日子多,我能行,好吃的还是让他们吃吧。并对我说:在家弟子也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珍惜正法机缘,助师世间行。

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上她。前段时间,在明慧网上看到消息说她已被非法审判(结果不详)。

在此仅把冯姐在三年中的正法片断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