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黑幕


【明慧网2003年2月4日】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这个迫害大法弟子的纳粹集中营,其最大的特点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仅列实例四则,足见其本来面目。

怪异“统一战线”

朝阳沟劳教所除关押大法弟子外,还有刑事类人员诸如偷抢、诈骗、吸毒等,其中品质恶劣者不乏其人。然而就是这类人员,在朝阳沟劳教所倍受青睐,成为劳教所管理工作的骨干。请看:大法弟子被关进劳教所,立即被严加看管,其具体责任就落实给刑事类人员,名为“包夹”,由起码两人包夹一个大法弟子。于是,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就连就餐、上便所等都随时处于包夹人员的监视之下,并且包夹人员对大法弟子有全方位的管理权。尤其是班组长,因是刑事人员中的尤其凶恶者,更是礼遇非凡,劳教所不时地给班组长开会面授机宜,如何对大法弟子“加强管理”。因劳教所对包夹人员有特殊政策,所以包夹人员对大法弟子屡有恶行。

众所周知,刑事类人员多数是给社会造成危害者,理应是劳教所管理教育的重点对象。可是劳教所的管理干部、人民的公仆却与这类人员携手并肩,亲密无间,结成“统一战线”,共同残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大法弟子,此为何家之理?真是政匪一家。

造假“确保晋级”

据可靠消息,朝阳沟劳教所在2002年底前欲晋级成为部级劳教所。为此劳教所领导提出2002年全所的工作重点是采取有效措施,加强管理,确保晋级。而欲晋级,管理工作的规范化是重点。可是该所的管理工作基本上是有章不循,无序可言。那么怎么办?这当然难不住“聪明”的领导者,于是便使出惯伎:造假。

仅举一例:被劳教者的档案是劳教所管理工作的主要内容,应真实、规范、可靠。可是劳教所现有的档案与晋级的要求相差甚远。为“确保晋级” ,劳教所的干部亲自指导,把被劳教者有一定文化者组织起来,现有档案全部重新改写一遍:从被劳教者入所之日起,按细节残缺不全的补齐,不符要求的重写。那真是起早贪晚,加班加点,纸笔翻飞,确保规范。

按理说,确保晋级本属无可非议,因“鸟往高处飞”嘛。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大肆造假确保晋级,则不能不令人咋舌。难道真的是“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

骗术“无本取利”

2001年末,劳教所下达一个规定:被劳教者每人交款100元。声称:统一购买军用行李,所有权归交款者,平时可正常使用,离所时可将行李带走;如果所里留下行李,则给退款100元。可谓言之确确。然而事实却完全是另外一回事:行李购回后每人一套,却不准使用,个人对行李的全部权利是:把行李按军人标准叠得方方正正,每早把行李摆在床上,以示规范,每晚小心翼翼把行李放在指定的地方,以保其形。并需随时整理,以保行李的“军人化”。

而行李的价值,每套最多不会超过60~70元,这就是说,每购一套行李,劳教所获利最低30元,购500套则获利15000元。更有甚者,被劳教者离所时,根本不准将行李带走,也不给退款。也就是说行李归劳教所所有。还有更妙之处:凡新进所的被劳教者每人需交行李款100元。如果100人,则又获利1000元。

世人多闻“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哪知竟有朝阳沟劳教所这样的“巧妇”,不仅能确保无米之炊,尚有余粮剩米。这简直能把那些亏损企业的领导者活活羞死。

如此“文明管理”

朝阳沟劳教所有一句时髦的口号,叫做“文明管理”,经常强调,人人熟知。

可是,实际做法却与口号大相径庭。比如:“不准打人骂人,不讲粗话脏话”是劳教所文明管理的最一般要求,而实际上却是打人骂人司空见惯,粗话脏话家常便饭。就连做为国家堂堂处级干部的所长王延伟都动手打人,上梁自不正,下梁且不歪?所以下属的日常行为与文明相差甚远。有的大队长级干部开会讲话时,粗话脏话也会脱口而出;有的管教与市井无赖别无二致,那真是不骂人不会说话,出口成脏;对有过错的被劳教者,首道程序便是施以暴力,并且多是在大庭广众之前警棍飞舞、拳脚相加。而唆使、纵容歹徒对大法弟子施暴,更是有恃无恐。还有做为劳教所管理工作的班长基本上是与文明二字无缘,有时班组开会,其讲话从始至终“爹长娘短”不断,令“见识短者”瞠目结舌。

朝阳沟劳教所的管理竟“文明”到如此程度!对此,有人会问:文明管理尚如此,不文明者又将如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