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团河劳教所邪恶走入崩溃的过程

【明慧网2003年2月5日】“大法徒,抹去泪,撒旦魔,全崩溃。”(《清醒》)正法洪势扫过处,宇宙大穹发生着巨变,邪恶处处难逃法网。面对大法弟子无处不在的强大正念,邪恶势力进入全面崩溃的绝境。作为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场所之一的团河劳教所,也成了邪恶崩溃的集中展示场地。

惨案连连

这里曾是许多骇人听闻的事件的发生地。从2000年初开始,邪恶势力操控着恶警对大法弟子进行了最疯狂、最狠毒、最流氓的迫害,团河也因此成了新时期的“纳粹集中营”和“渣滓洞”。对于第一批被非法劳教送到团河的学员来讲,昔日的回忆充满着暴力和恐怖气氛。外界或许从各种渠道听说过“13根电棍同时电击一人”“一大法弟子大腿被打折”,“刘姓大法弟子被虐待摧残至精神失常”,“黑龙江绥化大法弟子被扭曲捆绑后推至床下,一群帮凶在恶警教唆下猛压床板,致使其颈椎折断,造成高位瘫痪,终身残疾”……以及诸如此类的恶性伤害事件。

在那段邪恶猖狂、肆无忌惮的日子里,众多大法弟子承受着一如“文化大革命”时期无数老百姓曾遭受过的肉体与精神的折磨。而恶警对外漫天撒谎,宣称“教育感化”;对内则大打出手,凶相毕露。警察在习惯了多年对普通劳教人员的粗暴式管制压迫后,仍试图延用他们得心应手的方式对这群手无寸铁,一心向善,不怕打压只想讲真话的大法弟子。恶警们为所欲为,并力图培植一些在威逼利诱或欺骗蒙蔽下走向反面的叛徒充当“帮凶”、“工具”,以达到他们希望的速战速决之效果。可以说这段时间是劳教所在迫害大法弟子手段上的简单粗暴期,“狠招”使了不少但结果并不“理想”,邪恶的露骨的表演只能激起学员的坚定和主动窒息它们的邪恶,个别承受不了痛苦的学员虽然接受了所谓的“转化”,明显言不由衷,内心痛苦不堪,整天忧心忡忡。邪恶看在眼里,开始下力气寻找“大面积转化”的洗脑欺骗方法。

谎言蔓延

由于恶性残害大法弟子身心健康的事件不断被披露,加之过于直接的暴力手段并没有为恶警带来多少期待的“成果”,他们开始寻找别的办法。这一时期,劳教所出现了两个大的变化,一是大兴土木,搭台设景,建新楼,栽花草,养鸟兽……;二是自欺欺人的谎言纷纷出台,粉墨登场,恶徒肆意歪曲大法。自然,这是恶警们没办法的办法,因为他们已经见识过大法弟子的“威武不屈”,“只听师父的”,所以恶警开始歪曲大法,断章取义,先“转”了以汇报成绩,完成任务再说。恰恰在此时,一些带着常人的执著,已经承受不了长期肉体和精神折磨的人开始想在法中寻求为自己解脱的借口,因此对邪恶的引诱顺水推舟,陆续以种种似是而非、荒唐可笑的理由为幌子而妥协,掩耳盗铃。

邪悟蔓延的时期,堪称团河最黑暗的时期。学员对法带有任何人的观念和执著的认识都会被邪恶钻空子而导致自己误入歧途。当有些学员分辨不清“什么是真正的善”,什么是“伪善”时,就会迷失,造成对大法的破坏和对学员的误导。许多人被洗脑后卖力参与所谓的“帮教”,然而其五花八门、混乱不堪的逻辑又都那么可耻可笑。恶警们虽然得意于自己骗术暂时奏效,然而对于误入歧途的人仍一句一个“师父”,仍然感激崇敬,对大法依然相信这一点来讲,却着实让恶警们耿耿于怀,咬牙不已。所以,所谓“转化”,连不断向上级发捷报的恶警自己也知道,完全是自欺欺人,更不要听什么电视宣传的“决定性胜利”,真是骗人的鬼话!

学员觉醒

纸包不住火。谎言说得再动听,也经受不住时间的考验。当刚刚被乱法谎言蒙骗的初来者还神魂颠倒时,沉静、冷静下来的人却纷纷重新开始思考眼前的一切。是的,物质环境是比以前好得多了,然而这外部环境都明显是做出来给外界看的“布景”,不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你不会明白真正的生活和让人从这“红花绿树白楼”的景色中推想出来的生活之间的差距有多大。就住宿条件来说,一人一张床,床单干干净净,被子整整齐齐,多好!然而当你看到床单被子十八天没人动,而它的主人都被连续十八天不许上床睡觉,没日没夜坐筒“反省”时,你会明白这种物质环境有何意义?!他们真正的价值在于“上镜头”,欺骗国际社会。

让人改变看法的不只是外在环境。队长们的所谓的“教育感化”也随着时间推移而发生戏剧性的变化,直到最后由笑容,体贴、劝说,变为脸红脖子粗的怒吼,谩骂,指点推掇,甚至拳脚相加。而对于目睹这一切的叛徒,却熟视无睹,不闻不问。更让人惊异的是,自称“通过转化”变得所谓的“学会了为别人考虑”的那些人,平时表现出来的言行越来越放纵,而且似乎再也没有一种真正的善恶标准,象一群到处乱飞的苍蝇,有的为一点小事能口出脏话,有的为了获得减刑奖励而拼命在队长面前卖弄,用别人的受骗为自己当垫脚石……这种种变化使冷静下来的人逐渐看清了“转化”使人发生的真正变化,“转化”的真正目的,是把修心向善的伟大的修炼者转化成无耻的叛徒。还有一个更好的看清欺骗的机会,队里没完没了播放的所谓“揭批”的录像中大量颠倒黑白,移花接木,剪头去尾,断章取义乃至无中生有的谎言可谓数不胜数,堪称让“转化者”清醒的最好教材。同时,大量学员亲身经历的被恶警毒打、折磨的事实也使人们清醒。

无处不在的漏洞和反面教训让被蒙蔽的人陆续清醒。大家重又开始用正念看问题,又重新“坚修大法紧随师”,重新以各种方式向“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所走的路上归正。

余恶胆寒

撒谎是最累的事情,因为谎言随时面临被揭穿的危险。在学员不断识破谎言之后,许多人郑重向警察递交了宣布所写所说一切作废的声明,表明了自己的真正立场和态度。这对恶警无异于当头一棒,标志着他们的彻底失败。然而,面对上司的“指标”、任务,他们必须想尽多种办法抵制大面积声明的势头,而这又是既困难又时刻提心吊胆的事。已经“转化”的要“翻板”。长期坚持信仰的更坚定,新被绑架来的学员越来越难“转”,这几乎让团河的所谓“转化”工作陷于瘫痪状态。大队长们开始嘴上起泡,嗓子红肿,而气急败坏的恶警们频繁发脾气,憋不住火,动手动脚,恶言恶语,他们已经在又恨又怕中失去了耐心!

在捉襟见肘,欲盖弥彰的整体形式下,团河劳教所开始面对现实放下了所谓的“转化率”居全国前列的架子,放出人马全国四处寻找“救兵”,妄想挽救败局。同时,所里向劳教局遮遮掩掩地汇报了现状,妄想从局里来“救兵”能解决燃眉之急。周游全国的回来了。局里的特派员开始工作了,然而从实效看,似乎没有任何起色。“不行就上手段,管他真转、假转完成任务再说。”于是新的一轮“春节前大攻坚”开始了,对于他们的“眼中钉”――那些坚定的大法弟子来说,迫害又开始公开化,残酷化,熬夜,体罚,威胁,物质上苛刻……既是对这些大法弟子的报复,也是对全体被劫持的人的恐吓。“做个样子给他们看,让他们也老实老实。”然而邪恶在歇斯底里的时候,也正是它们末日将到、最后挣扎的时刻。大法弟子透过他们叫嚣的表面,看到了他们崩溃前的虚张声势,看到了他们毁灭前的疯狂不安。

赤龙被斩

团河劳教所是关押男犯的地方,一直以来其统一的劳教服都为“红色”。按恶警的解释是为防止逃跑,大法弟子一看便知这实质上透现出“红色恶龙”在人间行恶施暴的一体现形式。就在正法之势逐渐地向人的表面突破的过程中,团河劳教所满院子的“红衣”也在悄悄地减少。先是夏装换成浅蓝色短袖衫,最后秋冬劳教服都换成蓝色,红衣服彻底清缴,销毁。

在团河粉饰脸面,搭设场景的高潮时,有两座极富象征意义的建筑小品在团河落成。一座是迎着团河劳教所主入口的,白色孔雀石雕;另一座是座落在东楼前的攀岩墙,梯形的高大的墙体,通体黑色,学员们戏称之为“黑山”。这一白一黑,两个东西极具讽刺意味。白孔雀展开圆形扇面似的美丽的羽屏朝向观看者,似乎向人炫耀它的外表,然而只有绕到它的后面去,才能让人意识到美丽的羽屏后面隐藏着藏污纳垢的地方。这简直就是对劳教所真实情况的准确写照,外表一片繁荣,气派,内中肮脏黑暗凶残暴虐,然而没有机会真正走进它的真实生活的人,谁能看穿它的华丽的外表?更耐人寻味的是那座黑山的结局。

这座曾在邪恶疯狂施暴最恶劣的时期出现的所谓训练设施,几乎一次也没派上它表面的用场。然而,它被放在东楼正前方,成了东楼原来集中劫持大法弟子的二大队和三大队视野中的主要障碍物,也成了邪恶势力镇压摧残大法弟子的一种具体象征。然而,这座一向耀武扬威的大黑墙,却在2002年夏末秋初开始被一点点拆除,所有大法弟子亲眼目睹了这一邪恶象征物的销毁过程。透过它,大家真切地感受到了与之对应的邪恶势力正在彻底瓦解。

所有大法弟子正在更坚定地正念正行,特别是坚持不懈地继续发正念清理残余邪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