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窗内的奇缘

【明慧网2003年2月6日】2000年1月,因我们十几人集体炼功,被当地派出所非法抓去关押两天,后经单位保释。1月23日又被单位骗去,对我进行所谓的“转化”。经两天“转化”未成,看我修大法的态度仍很坚定,单位就伙同公安局把我强行送往看守所监禁了一个月。在这期间,在铁窗内演绎了一个结缘大法的动人故事。

恶警绑架我进劳教所的当天上午把我关进三号监室,这里已关十六、七人,其中有一个23岁姓武的青年,是这个监室的号长,他因犯偷盗、抢劫罪被判无期徒刑。当我一进门时,他就一眼看出我是炼法轮功的。他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你到这里,值班、打扫卫生、叠被这些事就不用你干了,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好了。”同时还给我找来饭碗、棉被等物品,对我非常关心。看来他对法轮功早有了解。

几天后,我家里给送来了几件衣服同时还带进了抄写的《洪吟》。当时我心里很高兴,立即默读起来。坐在我身边的小武突然一把将书抓过去,问:“你看的是什么?给我先看看。”我就告诉他:“这是我们师父写的一本书,叫《洪吟》,你看不要紧,要注意保护好。”他说没问题,就读了起来。有时读的声音很大,让别人也能听到,有时还不住地点头,嘴里念叨着,“写的真好、真对”,就这样一气念完了,才把书还给我。

当天晚上,大家正在炕上看电视时,小武独自进了卫生间。我去小便时,看到他在墙边捂着肚子,弯着腰似乎很难受的样子。我问他怎么啦,他说肚子痛。我瞅了瞅他的腹部,看到一股黑气直往外排(我已有这个功能)。我顿时想起他读过《洪吟》的事,我就告诉他:“你肚子痛是个好事,这说明老师在管你了,给你调整身体,那是因为你今天看了《洪吟》产生了善念的缘故。你不用担心,很快就会好的”。又过了近一小时,我到卫生间去看他,他还在痛,我就告诉他:“你把这事忘了就好了。”隔了一会儿,有人叫他去把剩下的年货分下去,分完后他就坐在我身后看电视,我问他肚子还痛吗?他惊奇地回答:“我把这事忘了,真的就不痛了。”从此后他就经常问我一些修炼的事,还让我教他五套功法的动作和口诀。

有一天从别号里调进一个人来,35岁左右,犯偷盗罪。我向他弘法他根本不接受,看了电视上的虚假宣传中毒较深,经常说三道四攻击大法。过了两天,这人突然牙痛起来,疼得很厉害,不断地跑到自来水龙头哪儿用凉水漱口,半夜了喊所长要求看医生、打针、吃药,这些要求都被警察拒绝。没指望了就跑到我面前求我给他治病。我告诉他:“法轮大法是修炼,不是用来给人治病的。要想好病就得重德,要正确对待大法。”这时小武过来问:“他嘴上怎么有黑气啊?”我问:“你看到他嘴上有黑气啦?”小武点了点头。我说:“那是他说大法坏话遭到的报应。”

在这里20多天了,小武每天都不愿离开我,说靠着我就象小时候靠在母亲身边,还要求我以后修成了上天一定带着他。我跟他说呀,那可不是随便就带人上天的,得达到那一层天的标准才行,他说:“你修炼上去了,可不能只有你自己,你下边还得有众生啊。不管怎样,你必须答应把我带走,要不,我就缠着你没完。”

这天晚上,小武忽然问我:“你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你当过造反派头头,那时候你很瘦,脸上也没有现在这颗痣子。”我纳闷他怎么知道我年轻时候的事,说得还很对,我问他怎么知道的?他说看到的。还说当时文革分两派,另一派还有个头头,年龄比我大,是个坏头头,还说出了那人的长相。说得全都对。看样子小武出现了宿命通功能。

在我出狱的前一天晚上,小武又出现了一种功能,看到我头部周围有个象月亮一样的东西放着亮光,还说就我一个人有,别人没有。

另外他很郑重地送给我一个硬皮烟盒,里边装满了平时用金、银色烟纸叠的很精美的小纸鹤。他说:“没有什么礼物送给你,这些小纸鹤留个纪念吧”,并嘱咐我别把它们扔掉,这些东西总有一天会飞起来。

2000年2月21日这天上午,点名报到刚过,小武在我身边盘起腿来,并对我说:“我要抓紧时间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样。”大约几秒钟的时间,他猛然站起来很吃惊的喊道:“我看到老法轮功(指的是我)是个佛!”大多数人被这突然来的声音愣住了,看了看他没有吱声,有几人表示出不相信的神态。这时他开口便说了大伙一句,埋怨大家不相信他的话。他向别人要了一张烟盒纸,用自己准备好的铅笔头开始画起来,不一会儿就画好了,拿给我看。他说:“我画的这个像就是你。”并向我解释画像的具体情况:“你在那里打着坐,头上是卷发,两眉之间有一颗朱砂点,闭着眼睛,两耳垂肩,身穿袈裟,坐盘是用叶子构成的,但这个世界上没有这么漂亮的叶子,前面中间有一朵金黄色的花,非常美妙。头的周围有一个象月亮似的大圆圈,外层有若干金黄色的象火苗一样的东西。”他向我解释后对我说:“你赶快把它收藏起来作个纪念吧。”刚把画像装到内衣口袋里,他接着又摆出上次看东西的姿势,几秒钟后直起身来问我:“你身边站着的那个人是谁?”我心想:可能小武认为我也能看到那边的景象,便问:“你看到站着的那个人是个什么样?”他便描述起看到的情况:“那人站在莲花盘上,穿青袍,头上留有大卷的发型,象起了蘑菇似的,右手(莲花掌)挟着一枝花,头周围有一个象彩霞样的光环。”说完又用半块烟纸画起来。画着画着,他问我:“你怎么坐着,他怎么站着;你身上有大月亮,他怎么是个光环。”我告诉他:“你见过庙里的佛像吗?有站着的,也有坐着的,从另外空间看就是那样。你看到我的身体周围象月亮的圆圈也好,象光环也好,都表示一个天国世界。”他听了连连点头,好象明白了什么。站立的画像还没画完就停笔了。他说:“没时间了,先不画了。”说着又摆出那副看东西的姿势,几秒钟后直起身来急忙问我:“怎么还有个三个头的,这是怎么回事?”我说:“你看到的是佛的变化身,有时分出来的头还多呢。这些事情大法书中都写着。”听后他接着说:“我看看老师究竟是个什么样?”说着又开始看起来。这次看后更感到震惊。他很激动地说:“老师是个金身,端坐在莲花盘上,两耳垂肩,金光闪闪,光焰无际。身体周围没有光圈和光环,是一个蔚蓝的天空,上边有几只天鹤在飞翔。”

刚说完这番话,就听到门外有人喊我的名字,让我收拾东西,马上办理出狱。就这样大家抱着一个既舍不得我走又想让我尽快离开这鬼地方的心情,有的还含着热泪为我送行。心想,师父给安排的这时间真紧凑啊!

离开看守所两个月后,一直惦记着小武的情况,听功友说,他被送进了劳改监狱。一天我和妻子一起去看他,他高兴地面带羞涩的微笑,好象有许多话一时又说不出来。我们彼此问了各自的情况,他告诉我,他现在的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平静,烟也戒掉了,很少与别人说话,别人谈论的话他不愿听。我鼓励他无论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应该做一个好人,时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就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同时送给他一本袖珍经文,他表示要好好学法,争取抓紧时间背过。

看到小武的变化,回想起他以前在看守所的表现,说脏话、吸烟、打人的样子,真的感到他就象换了个人。隔了些日子又去看他时,巧遇了小武的大姐,通过小武的亲身体悟和我们对她弘法,她也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