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得救心欢喜 法轮大法美名扬


【明慧网2003年2月8日】2002年8月30日早晨,一群警察闯进我的服装店,给我绑架到镇公安分局,当天把我转送县公安局。邪恶之徒逼我写保证我坚决不写,当晚给我关进看守所。第二天,提审我时邪恶之徒说:“说不炼就放你,说炼就关你。”我铿锵有力地说了一个字:“炼”。

在号里,我天天背师父的经文、《洪吟》、发正念、炼静功。有一个狱医很邪恶,他攻击大法,信口雌黄,我天天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乱法烂鬼。几天时间他变好了,不再攻击大法了,说话语气也和气了,通过这件事,我体悟到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我们号里的犯人都知道大法好,她们和我介绍说:号里先后来了十多位大法弟子,教她们背法、炼功,脏活、累活大法弟子都抢着干,你们炼法轮功的真让人佩服。在号里十多个犯人天天和我一起背法、打坐炼功。有一个女犯能一字不错地背师父的经文《建议》,还有一个姓段的大姐能一字不错地背师父的《洪吟》,我们还经常在一起唱大法弟子谱写的歌曲。佛度有缘人,我由衷的替这些得救的生命高兴,也深深地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这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在看守所的第一个月,邪恶之徒提审我6次,我每次都理直气壮地对它们说:“我做好人没错,修炼真善忍没错!”第二个月的一天,邪恶之徒把我又带到县公安局,局长说给我送马三家子教养院,让我在单子上签字,我签上不同意三个字。局长十分狰狞,恶狠狠地说:“你不同意也得去,给我硬送”。于是恶警给我戴上手铐、推上警车送往马三家子教养院。一路上我很坦然,心想: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我开始向押送我的两狱警和司机洪法,开始他们表现很邪恶,抵触情绪很大,我心想:狱警只是他们的工作,他们也是被邪恶蒙蔽的众生。我没有放弃,继续给他们背《法正人间预》、《预》等师父的经文,并且不断地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障碍他们明白真相的邪恶因素,过了一段时间后,他们本性的一面终于清醒了,并且给我打开了手铐。通过这件事,我悟到:不可轻视执迷不悟的人,因为任何人都有可能在一念之间弃恶从善。

我知道马三家子教养院是邪恶势力的黑窝,我不断地发正念,并且求师父加持我。我发了一个愿:“师父我一定做您的真修弟子,决不给大法抹黑。”到了马三家子,首先得检查身体,到了体检室,一看门外用墨笔写着大字:不收锦州、大连、沈阳的法轮功。我是属于拒收里边的,当天又给我拉了回来。三天后,局长又找到我说:“写个保证书就放你回家”。我义正辞严地回答道:“大法教我做好人没错,修炼真善忍没错,你让我保证什么呢?保证不做好人吗?”邪恶气急败坏地说:“你儿子因为你,书也不念了,他的前途是你给耽误了。”我听罢,回答道:“这不怨我,这是你们迫害好人造成的。”

第二天恶人又调来了我的许多亲属,七嘴八舌地劝我写保证,我丝毫没动摇。当天,法医给我做了体检,我的身体呈现出有严重的肝病状态,并且已经到了晚期。第二天,即2002年10月29日,我被无条件释放。师父在经文《也三言两语》中写道:“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我又一次感受到了佛法的威力,我悟到: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临走前,全号人特意为我开了个欢送会。姓段的大姐首先朗诵了她们送给我们大法弟子的一首诗:“秋风凉,雾茫茫,大法弟子进牢房;含冤受辱度此劫,为救众生奔走忙。众生得救心欢喜,法轮大法美名扬。”一位姓刘的大姐专为我题词:“炼功健身做好人,含冤受辱进牢房,亲邻众盼非怨我,正邪不分迷雾浓,苟且偷生我不从,堂堂正正出牢房。”大家最后共同歌唱大法弟子作的歌曲《得度》:“落入凡间深处,迷失不知归路,辗转千百年,幸遇师尊普度,得度…得度…切莫机缘再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