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派出所绑架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3月12日】我今年68岁,于96年6月份得法。我得法前浑身是病,特别是坐月子时留下的病——一到冬天整个右脚都感觉有冰块在里边,可想而知有多难受。到老了右边身子都有同样的感觉,这样的罪我遭了40多年。我很害怕会瘫痪,别的就不细说了,正因为这些病我练了好几种气功,哪个功也不管用。

96年6月份的一天,有人在我们家属院,放法轮功师父讲法录像,邻居告诉我去看,从那以后我就真正得法了。每天坚持炼功学法,每天不落,我感觉得自己找到了真理。

1999年“7.20”,风云突变,真象天塌了一样,电视、广播上到处都是诽谤大法的节目,还诬陷师父。我和同修去北京正法却被用车送了回来,在公安局非法关押了半宿,还被敲诈400元。每天晚上炼静功眼泪止不住的流。白天出去谁要说师父怎样、大法不好,我就跟他讲真相,有时,守不住心性,回了家气的直掉泪。就想,以后再也不出去了,在家看书、炼功。

过了好长时间,我们又见到了师父的经文。我悟到要走出去,讲真相,于是我们写标语早晚出去贴。以后有传单、真相资料我们就出去散发。虽然学法不深,但是只要是为大法的,我就去做。

2001年10月初,我们几个人到农村去发真象资料(白天),我和一个同修进了一个胡同发了几家,出来时找不到那个同修,我觉得不对劲,好象有人要来似的。我就往里走,找他们,只找了一个同修,在马路上也没等到,因同修中午要接孩子,我们就先回来了。到家不一会儿回来,一同修跑来说,他们被抓了,她是从派出所跑出来的。我通知了几个同修晚上发正念,加持营救另一个同修,那天晚上我一宿没睡觉,为她发正念。过了七、八天,早四点左右来一帮人敲门,说是公安局的,我说我没犯法,给你们说不上话,不给它们开门。它们气急败坏的踹门,门锁松了,门插踹掉了,它们破门而入,气势汹汹地把我绑架走了。当时我也发正念,不让它们进来,但是心象打鼓一样的跳,带着常人心发正念能好使吗?到派出所后,心平静下来了。

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听不进去,一个所长骂师父,我急了,他威胁说要找人打我,他说,“别看你老,照样能打你,不打你不老实。”说完就出去了。当时我想到了师父讲武术气功一段说的话,我想你打我,我用功搪回去,打你自己,看你再敢打人!进来一个小伙子,坐下他说在家好好炼吧,出来干什么,我给他洪法,这小伙子还行,没动手,说他叔叔就炼法轮功。都下午很晚了,它们又把我非法关押到看守所。三次提审都达不到他们的目的,就这样,我在看守所被非法拘留了45天,在里边,我给犯人洪法,大都能听进去,只是不敢炼功,表示出去一定炼法轮功。

有一天,狱警要我收拾东西说要放我,当时我有点不相信,因在提审时,它们说我是负责人,资料是从我这里拿的,我一概不承认,问资料来源一概不知道。说要把我送石家庄去。我真信了会被送去石家庄,就等着。现在想这不是有求吗,顺从邪恶势力的安排。狱警又一边叫我收拾东西,就这样我半信半疑的出来了,一出铁门,孩子们已经在外边等着了,我说你们花钱了吧,他们说没有。回到家,女婿说花了7000元保出来的。

前两期明慧网就鼓励大家写受迫害的材料,同修也说应该写,我觉得我没做好,不值得写,后来,看了师父评注和弟子的切磋觉得应该写,这也是揭露邪恶和救度众生。

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