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话好说 谎话难圆


【明慧网2003年3月12日】我是一名97年得法的老弟子。得法前后我简直判若两人,是师父使我从一个满身疾病、争强好斗的人变成一个健康向上、与人为善,品德高尚的人。在修炼中,我亲身受益,感受到师父的洪大慈悲和大法的超常、美好。我时常为得法成为主佛弟子而幸福的落泪。

99年7·20,邪恶的当权者江氏集团出于个人的妒忌心和私欲,不顾民族的前途和人民的呼声,全面迫害高德大法,师父遭诽谤,大法遭诬陷,亲身受益的我,同亿万大法弟子一样,用各种方式向人民讲述大法的美好,大法受迫害的真相,救度被谎言毒害的众生。

2002年8月的一个晚上,我与几个同修去散发真相资料,不慎被四名恶警抓住,它们强行把我拽上警车拉到派出所,戴上手铐非法审讯我,我不回答他们的任何提问,只向他们讲述大法的真相,一名所长怒气冲冲,诽谤师父,辱骂我,强行给我照像,偷录我和母亲的谈话。后又把我非法关进市拘留所,我绝食绝水抗议他们的非法关押,这期间,有一名恶警说我不老实,挑唆8名犯人合伙打我、骂我,因我正念足,清除了她们背后的邪恶因素使她们没得逞,那名狱警恼羞成怒,把我家人送来的被子在地上踢来踢去,说要给我扔掉,要我晚上面朝墙角站、冻着,还疯狂地从前门跑到后窗户骂我,我没动气,正念清除着他背后的邪恶,没多长时间他没趣地走了。后来又有几次见到我,他都很不好意思。

我用大法赋予我的慈悲向犯人们讲述大法的真相,她们中也有知道大法好的,也尽可能在我不方便时帮助我。这期间市公安局政保科的几名警察几次来威胁我,说要非法判我劳教,要给我灌食。我对他们说,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我是大法弟子没有做任何坏事,不应遭到任何迫害。我绝食五天后出现呕吐、发烧、晕眩等症状,她们慌了手脚,怕承担责任,急忙找来我的家人,逼家人交了3000元保证金,还逼我60多岁不修炼的老母亲写保证,这些都是公安局政保科的警察做的。后又强迫我母亲交115元的所谓生活费(拘留所恶警凶狠地说不吃饭也得交钱,少一分钱也不放人)在我绝食绝水10天后才把我放了出来。(这些是我出来后母亲告诉我的),出来后第三天下午,我的身体还极度虚弱时,政保科、610犯罪组织的两名歹徒闯入我家,说叫我去问一些情况,因我当时我正好不在家,他们的阴谋没得逞(我悟到是师父在保护我)。十六大召开前夕,政保科两人又开着车到我家,说上边要来检查,市610歹徒要给我办洗脑班,我当时对他们说,我一不偷,二不抢,我只修真、善、忍做个好人,我没有错,洗脑班我不去。他们见我这么坚决,也就作罢。从那以后市610犯罪组织、市政保科的人又几次怂恿不修炼的家人威胁我,不叫我向人们讲真相。我岂能被邪恶左右,于是又汇入了正法的洪流。

在中国,竟有这样愚蠢的当权者,不希望人民诚实、善良、健康、道德高尚。以我为例,得大法后,我用真、善、忍要求自己,身体健康、与人为善做个好人,这有什么错。大法遭诬陷、师父遭诽谤,我作为一名亲身受益者向人们讲实话就遭到非法拘押、高额罚款(因丈夫对我修炼不理解,3110元是我年迈的每月只靠500元退休金艰难地维持生活的父母东拼西凑,借遍所有的亲人才凑够的),还诬陷我不管家庭,制造社会动乱。善良的人们请想一想,是谁在制造社会动乱,是谁让我不能管家和照顾孩子。中国有句话:实话好说,谎话难圆。

江氏邪恶集团诽谤、诬陷大法的谎言和假象在一个个被揭穿,有良知的人们都开始起来反对这场邪恶的迫害,把践踏人权、践踏人类道德的恶棍江氏和它的邪恶组织610押上正义的审判台的时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