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大法弟子受迫害事实:丈夫被毒打至口吐白沫、卧床一年


【明慧网2003年3月12日】我今年51岁,高中毕业,河北省某市大法弟子。下面是我和我丈夫因修炼法轮功而被江XX为首的邪恶势力迫害的事实。

2000年3月,我正在单位上班,被派出所叫去,并被区公安分局一科恶警送行政拘留所,他们的借口是春节前我在给全国人大的上访信和国际人权大会的信上签了名。拘留证上写的是行政拘留15天,可是如果不写“保证”就无限期关押。为了抗议对我们的无限期关押,我们进行了绝食。5、6天后被派出所所长及恶警灌食。此后有的同修被加重迫害转成刑事拘留,后被劳教。我直到6月末才被亲戚和单位保出来。

2000年12月我因贴真相标语,被抓到市看守所刑事拘留,在没有出示搜查证的情况下,派出所纠集十多人抄了我的家。在看守所不让炼功、学法,谁要写信或说法轮功的事,所长就纠集一帮管教大打出手,上铐或铐在死人床上。我们常被强制劳动到深夜,有时甚至一夜不能睡觉。2001年1月25日(正月初二),我和同修绝食抗议无理超期关押,要求无条件释放。绝食第五天看守所所长指使管教给我们灌食。灌食一星期后,因我不配合,灌不进去,恶警所长叫五六个人摁住我给我下管子。以后一恶警让五、六个犯人摁着我,自己拿着铁开口器用劲在我嘴里乱搅,把我口腔搅烂,再把开口器堵在我嗓子里灌进食物。它还让犯人捏住我的鼻子,不能喘气,它坐在桌子上得意地讥笑、辱骂,直到我快要憋死才放开。2001年4月底,我们开始不配合他们对我们的迫害,不劳动、不值班,不出操,不背监规。它们把我们都给戴上戒具或背铐,不值班的同修晚上被铐在窗户上,所长带领全所管教都来到我们女号,叫我们一个个背监规。我不背,恶警让我跪下,我不跪,就被五六个管教摁在地上,3个恶警打我耳光。同修说不准打人,他们就把同修铐在死人床上。直到5月10日我被非法劳教,才给我开铐。因体检不合格,我们四人被退回。

2002年3月12日,我单位领导找到我说由于我炼法轮功,每次市里开会挨点挨批,强制单位送我去洗脑班,否则取消文明先进单位的称号。他们强行把我抬到了洗脑班,半月交费3500元(由于我无力支付,单位承担多数)。这是江XX给层层政府施加的压力和对我的迫害。

我的丈夫95年因单位效益不好被放长假,不发一分钱。得法前被医院诊为印象癌症,需预交3000元住院费。因无力支付,他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身体好转,病症全无。

2000年6月,因我被非法无限期行政拘留,我丈夫和其他被关押同修的家属一起去向政府要求释放,因说如果不放就到北京上访,他被抓到公安分局一科,由恶警连续刑讯逼供一夜。其间一个科长还曾趁我丈夫上厕所的时候在我丈夫的水杯里放入一粒绿色的药片,被我丈夫发现。折磨几天未果,我丈夫被转到看守所刑事拘留。在看守所因不背监规多次被恶警拿胶皮棒毒打。由于迫害和折磨,身体越来越不好,有一天出现昏迷、吐白沫。一个月后放出。回家后,恶人仍不放过,让他写认识,定时到派出所报到,不让出门。

2000年7、8月份一天晚上10点多,恶警到我家把我丈夫带走,几天后,给他捏造了四条无中生有的罪名,并强迫签字,劳教三年。

他在劳教所因不放弃修炼,被铐在暖气管上一天一夜。由于长期迫害和折磨,身体出现问题,在劳教所躺了7个月。2001年10月8日回家。其后公安局、派出所经常到我家骚扰。丈夫在家躺了一年后,身体才渐有好转。由于生活所迫2002年7月去北京打工。中共十六大期间,他单位受610指使,厂长等人在北京采用欺骗的手段找到我丈夫,强行劫持到洗脑班。

我在被拘留和我丈夫被劳教期间家里只剩下一个上学的孩子,生活和学习费用都是我女儿不认识的大法弟子送来的。

这就是我全家自1999年7.20以来因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而遭受迫害的经历。今天我简单地写出来。我家只是江XX一手操纵下的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中被迫害的一例。在我们这里还有好多比我遭受的迫害更严重的大法弟子。江XX灭绝人姓的虐杀和惨无人道的迫害行为理应受到正义的审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