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地方政府不法之徒野蛮殴打的遭遇


【明慧网2003年3月13日】我于2000年春节去北京上访正法时,不料刚下火车就被追去的恶警劫持,并绑架到市驻京办事处。另外同时被劫持的两名功友中,一名是我的女儿,另一名是临县的大法弟子。恶警非常恼怒,当时把我叫到地下室,两名恶警开始搜身,将我随身带的《转法轮》及800多元路费,钢笔等搜去,连我和孩子的食物也没收了,搜完身后,两恶警左右开弓式地用脚蹬我的头,直蹬的我两眼冒金星,疼痛难忍,恶警说:你哭!我说:你虽打我,但我也不恨你。我心里知道他们也是受蒙蔽的,听到我这句话,他们好象听出了什么,停住了后,另一名恶狠狠地蹬我的头,打了几下后,也不打了,就把我放在地下室不管了。

当时被抓的我县241位功友中有17名功友是我镇的,后被拉回本县公安局,非法拘禁了几小时后,有16名功友回到了所在乡镇,被非法拘留,我被非法拘留1月,恶警还强迫我在拘留证上签字,当时悟性低,想签就签,反正我学法轮功,上访也不犯法,心里不动,你们能把我怎么样。在1个月的非法拘留中,也都是这样,什么东西都是他们填好了再叫签字,虽然心很厌恶恶警的纠缠,但最终还是签了。很多时候连他们填的内容是什么也不知道,就签了字,当时有不在乎的感觉,其实是无形中配合了邪恶,默认了邪恶的迫害。

2000年农历正月初一,1个月时间到了,我被告知取保候审了,派出所和单位来人、车把我拉回派出所又非法关押起来了,并不放人,后我被强制洗脑两个多月,在两月里恶警和政府的邪恶之徒们对我们二十多名大法弟子使尽了招术,首先对女功友,实行惨无人道的侮辱和迫害,用老虎凳(就是用砖将女功友的腰部垫的很高),让女功友仰在上面使脚手似乎不着地,一仰很长时间,据受难的女功友说:当时真有生不如死的感觉,其中一名女功友被打断了腰,三个月未好。

晚9-10点,邪恶就戴着头盔,闯入女功友房间,将已睡下的女功友拉出来包上头,不让看到恶人的面孔,拉至前院僻静处,将手背铐在树上,用最下流的手段进行侮辱,数十名女功友都轮遭邪恶的毒手和迫害,恶警们做尽了伤天害理的事。我们男功友发现后,我带头向派出所和行恶者提出抗议和控告,由于邪恶之首江XX已经操纵了法律,任何控告和抗议也无济于事,并得不到处理。但当时我们的强烈抗议对恶人震慑很大,制止了那些下流之徒的嚣张气焰,制止了对女功友的污辱行为。

时过几日,去北京的一名功友也从拘留所里被放回来了,当时首恶江XX还对地方政府的发布密令,哪里的法轮功学员在北京被抓住,哪里政府的有关负责人就撤职,所以他们才恼羞成怒地把该功友往死里打,背铐树上,拳脚刑具相加,使出了最毒的手段,致使该功友最后昏迷过去,我们数十名功友在几十米远的后房听到惊人的惨叫声后,我带头喊出了,“不许打人,打人犯法”等反迫害的抗议,也正是这些呼声,邪恶们怒气冲冲象野兽一样大呼小叫地强迫我们集体站在院子里,喊着叫我们趴下,邪恶的打手们也分了工,每人手里都拿着警棍,一打就是几十下,一连打了三次,警棍被打断了两根。这次毒打致使我们的臀部、大腿、腰部又黑又肿,不敢走路。

邪恶的打手们还觉得不出气,于2000年农历2月18日,将我们转移到它们认为更严密的地方,那里四面是高墙,还有两道铁大门,恶警把我们分成2人1间,3人1间,4人1间,还有1人1间的,一是怕我们互相交流,二是怕我们受刑后跑了。一天夜里10点以后对我们数十名功友轮流拷打,当时我们被关在一排长房的两头,恶警办公室在中间,而打手们在东头一间小屋里打我们,恶警头子们策划好后都躲了起来,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打手们在行凶打人时,有意说出是某某叫我们教训教训你的,这一切,充分暴露出恶徒们的狡诈和内心空虚,它们把我们一个一个轮流叫去单个打,因为屋子很大有回音,在这里打人在两头都听得很清,这里我听到了嘭!嘭!嘭!的声音,打的很重,我不自主地默默数了一下,最多的打到88下,功友们都是瘸着腿回来的。

最后一个轮到了我,由于当时心里只默念着:“大法不离身,心怀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洪吟》中“威德”)强忍着邪恶的棍棒,它们打累了歇一会再打,有时用脚点点我的臀部,企图试试我还能否承受,其实只要用力一点,就疼痛难忍,已经打的又黑又肿了,能不疼吗?也不知打了多少下子,可能是100多下吧,这次用刑的目的主要是想勒索,但又不直说,只是问还学不学,炼不炼,你师父是谁,上次抗议是谁带的头等。当时虽然打的很重,我只是强忍着巨痛不答它们,始终正念很足很强,没有向恶人低头,但恶警怕我们跑了,所以晚上睡觉时就把我们两个人铐在一块。

师父说:“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通过这次迫害,我认识到只要心中有师在,有法在,就一定能否认邪恶旧势力的迫害与安排。但是由于长期不能坚持学法炼功,更没有做到在法上认识法,被邪恶的魔钻了放任了的空子,认识到虽然在以上的迫害中挺过来了,但总有一些怕心和消极承受的因素在里边,在邪恶的棍棒和酷刑摧残下,我没有屈服,但并不证明我没有对肉体的执著,更不证明自己的内心世界已筑起了坚不可摧的意志与正念正行,所以在我以后与功友的切磋中,经常说出一句“再也承受不住了”或“承受力就这么大了”的消极的错误认识来,并在邪恶的威逼下违心的向他们妥协了,虽然是假的,不是出自自己的本意,但现在通过学习师父的新经文,认识到这都是违背大法的法理要求的,极不负责任的做法。通过学法,我严正声明,在这场迫害中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和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和对大法对恩师不敬的话和各种签名,统统作废,重新回到恩师指引的修炼大道上来,重新修炼法轮大法,跟上正法进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和负面影响,做好三件事,学法、讲真相、发正念。

[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另行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